《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本来自以为收拾对方就是小菜一碟,谁曾想老鹰还真让小家雀啄了眼。在一次次主动发起的进攻中,曲刚不但一次都没沾到便宜,而且还连连败退,权力受限好多。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服,认为那小子侥幸,认为那小子运气好。
  可是后来,曲刚的看法慢慢变了。他发现楚天齐这个小年轻,虽然没当过一天丨警丨察,可是对于丨警丨察的好多业务并不完全陌生,甚至在有些方面还知道的挺多。不但如此,这个小年轻还有好多出乎自己意料之处。仅仅从政四年,这小子做事竟那么老到,酒量就那么惊人。尤其那甩手三枪的水平,连自己这个摸了半辈子手枪的人也自愧不如。
  既然斗不过,那就暂时忍一忍,让一让。在忍让的过程中,曲刚发现,这个楚天齐也并不是咄咄逼人,相反还表现出了一定的善意和尊重。这小子不得了,既有城府,也有胸怀,说不准还有什么过人之举,还是谨慎行*事的好。
  后来,当曲刚知道周仝是楚天齐党校同学,也知道周子凯和楚天齐是忘年交后,他意识到,楚天齐在暗地里肯定还布了许多局,只不过是自己看不出来而已。
  在今年,曲刚还发现,县长牛斌也靠不上,也许关键时刻还会把自己一脚踢开。与其混到那个地步,不如及早提前自救,于是他找到了自认最好的办法,与楚天齐合作。果然,在配合楚天齐工作期间,他尝到了甜头,不但被重用,有些权利也回来了。可就是这个张天彪老是给自己生事,总是挑衅楚天齐,让曲刚不得不多次给其擦屁*股。
  一开始的时候,曲刚认为张天彪那就是因为性格太直,和自己当初一样,心里别不过那道弯来。可这次张天彪竟然利用“公务回避”逼楚天齐,而且向自己解释的理由也很牵强,这让曲刚不得不怀疑。怀疑以前对张天彪看走了眼,怀疑张天彪可能搭上了别人的船,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只不过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所以他既没有彻底和张天彪闹掰,但却也没给张天彪留情面,总是对对方冷嘲热讽。

  见曲刚半天不说话,而又总是盯着一页内容看,明显就是要晾自己,而且还不知道要晾到什么时候。于是张天彪“嘿嘿”一笑,伸手合住了对方的笔记本,嬉皮笑脸的说:“曲哥,看的时间太长了,休息一下,还是听我说说那个大新闻吧。”
  人就是这么奇怪,以前自己总给张天彪打圆场,可张天彪竟然不领情,对自己还冷嘲热讽。现在自己给他脸色,他竟然态度好的出奇,看来人就不能惯。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张天彪可没管这些,而是继续说道:“大新闻发生在苍南县。前天晚上,在苍南县城,忽然出现了一个手拿长鞭的人,自称是‘龙头’。这个人说要单挑苍南县所有江湖人,要让这些江湖人奉自己为老大,否则就要逼其退出苍南县。人们以为那是一个醉鬼,可是昨晚竟然又出现了,几乎还是说的同样的话,而且口气更大。你说怪不怪?”
  “见怪不怪。”曲刚沉声道。
  张天彪又说:“本来做为一个混社会的人,就应该低调一些,就应该躲开政府,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这人倒好,不但大声喧哗,还口出狂言。他就不怕丨警丨察出手,不怕江湖人群起而攻之?对了,我好像听说许源县江湖也有一个叫‘龙头’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曲刚一语双关,“每个人都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都应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曲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也想好好工作。可现在连一把手都找不到,好多工作根本没法办。”张天彪报怨着。
  曲刚“嗤笑”一声:“你不是让人家回避了吗?”
  “曲哥,那不是我叫的,而是县政府、市局要求的,是群众的呼声。”张天彪显得很无奈,“另外,只是让他回避案子,又没让他无故脱岗,不处理工作。”
  曲刚道:“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人家自从到这工作,几乎就没休过周末,就是现在补休个二、三十天也正常。何况人家已经让厉剑代交了请假条,时间也不过两周而已。”
  张天彪哼了一声:“请假条?我看那就是他让厉剑捣的鬼。六号那天,我就没见到他的人,九号厉剑才交了一个纸条,而且还是厉剑代写的。我看八成这里面有猫腻,还不见得去干啥了呢。”
  “六号是星期五,临时出去一天,需要写假条吗?七、八号休息,那就更不需要说了。再说了,局长去哪,还需要跟副局长请假吗?管好自己就行了。”说着,曲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张天彪红着脸站起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看曲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摇摇头,走出了屋子。

  “大新闻。”看着关上的屋门,曲刚自语道。
  其实,“龙头”现身一事他也听说了,听说那个人个子挺高,胳膊上还纹了一条蛇,那蛇头还很大。他也觉得奇怪,奇怪那个人为什么要那么做,甚至奇怪那个人是不是真的“龙头”。同时,他也想到一件事,想到了岳江河供出的那个“温经理”。
  此“龙头”是彼“龙头”吗?“龙头”和“温经理”有什么联系,是一个人吗?曲刚犯起了嘀咕。
  就在曲刚伤神的时候,楚天齐却睡了美美一觉,拿过手表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多。这一觉可是从凌晨睡的,竟然睡了整整十多个小时。他太困,太缺睡眠,太需要大补几个小时了。这一觉不但睡的香,而且还做了美梦,梦中不再是被追赶的场景,而是鸟语花香、美女成群。
  伸了几个懒腰,楚天齐从床上起来,到了地上。又伸了伸胳膊腿,他觉得精力充沛,神清气爽。看来“养精蓄锐”这个词说的真形象,他现在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即使连着两夜不休息,也肯定没问题了。
  “咕噜噜”,肚中一阵响动。

  楚天齐一笑,他知道人是铁饭是钢,该补充一些钢了。想到这里,他稍微收拾一下,走向门口。
  就在楚天齐刚要伸手去拉门把手的时候,从门外酒店走廊里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他忙又停下了动作。
  门外的对话继续:
  “听说没?这两天有个大新闻。”

  “就是那个所谓‘龙头’现身的事?还称什么江湖人?我看顶多就是个混混。混混敢那么明目张胆?八成是假的吧。”
  “有人可是亲眼见了,说是……”
  对话的声音渐渐远了。
  “大新闻,真是大新闻吗?”楚天齐微微一笑,自语着,走出了屋子。

  繁星漫天,寒风呼啸。
  一个瘦高的黑影行走在苍南县城北,正一步步向最北端的鸡冠山而去。
  时间已是后半夜,街边的路灯全都停止了工作,整个空间呈现出一片黑色调。伴着天上的星光,如果有人当面遇到这个黑影的话,那肯定会被吓一跳的。因为这个黑影太高了,而且帽子还遮住了大半个脸颊,如果再配一个大高帽和一条长舌头的话,那不就成了传言中的勾魂鬼了吗?所幸的是,街上没有其它行人,黑影也没有大高帽和长舌头,而且他还故意靠边行走着,似乎在有意躲避行人。
  日期:2017-05-28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