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5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玉娥看韩宝来还是那副德性,置若罔闻,就推搡了他一下,生气地说:“韩村官,你表个态呀。”
  “我也反对呀。放心好了,我不会做费力不讨好事情。”韩宝来高深莫测地扬了扬眉毛,脸上还挂着诡秘的笑容。
  “但你得有个解决的方案啊!可急死人了!”贺玉娥可是急群众之所急的好干部,可能受她丈夫的影响,做事情雷厉风行。
  韩宝来不紧不慢地说:“我给你们一个工作笔记本。你们分派到每个自然组去,到各家各户走访、调查、统计。三天之内,每个家庭能种完多少,还有多少不能种。不能种的,六十块一亩,能不能接受?能接受,就要签名,缴费;村委负责种完。”
  何月姑伸手摸了摸韩宝来的额头,吓得韩宝来赶紧躲闪:“何会计,君子动口不动手。有意见提吗?”
  “你是不是发高烧,烧迷糊了?”何月姑气愤地说,“我估计,起码有八千亩不能种。我们村委干部七八个人,就是种上一年也种不完啊!”
  “你们真傻。不会雇人做?”骆雁颇能猜中韩宝来的心思。
  “你以为我们村委是袁大头?有那么多钱烧吗?”何月姑是当家人,知道当家油盐柴米贵。
  韩宝来却是一副仓里有粮,心中不愁的神气,说话还带有一点戏谑:“放心吧。分头干活吧。资金周转不灵,保证不砸你家的锅,卖我的裤子。”
  于是贺玉娥将七名村委干部和一名治安员都分到各自然组搞走访调查。韩宝来则进屋推出他借来的摩托车。吴小凤猜他进城看陈汝慧去了,骆雁认为有可能雇人来种油菜。吴小凤嘴唇一撇:“你用点脑子吧。只有进城务工,哪有从城里雇工人来乡下务农的?除非脑子进了水!”
  “哼,宝来说行,那就一定能行的呢。”骆雁满不在乎地说。
  柳花明抿着唇笑成了一朵花:“哟,宝来叫得那么肉麻。敢情关系不一般?”

  柳花明的话有点出格,吴小凤铁青着脸说:“柳嫂开玩笑注意场合。现在是讨论关系群众生活问题的大事情。不要当作儿戏好不好?”
  柳花明被吴小凤严厉批评,她还不知死活,捂着嘴吃吃地笑。韩宝来严肃地说:“好吧。支书、主任负责分工,到各小组开展工作吧。我要活动活动一下筋骨了。”
  “这才过去三天,还要过四天出院呢。”贺玉娥没好气地说。虽然说得有点隐晦,谁不知道她说的是陈汝慧。
  “你真是死脑筋一根筋。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何月姑阴阳怪气地说。
  韩宝来正色道:“做好你们的工作。别瞎说。明天,你们就知道我请的各路大神能不能如你们所愿了。”
  韩宝来说完,甩手而去,不管后面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韩宝来夹着公文包,飞身上了嘉陵摩托车,一溜烟消失在大伙的视野中。乡下有句土话:养汉婆怎么收得了心?韩宝来心里肯定猫爪子在挠。
  陈汝慧织着毛衣,她的伤口愈合得快,闲得无聊,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织着一件羊绒衫,颜色呈石青色,打了半个桶,看得出来尺寸较大。她还拿不定主意,不时用手量一量。

  主任医生江楚瑶、一名护士陪着韩宝来走了进来。护士没有敲门的习惯推门就进来,陈汝慧一惊,慌乱间将毛衣藏了起来。不知道是护士不允许,还是怕韩宝来看见。
  护士好不饶事:“陈姐,怕什么?江主任又不是不同意。毛线还是她帮你挑的呢。”
  江楚瑶颇知内里:“你懂什么?藏才有趣。韩主任,十二点钟之前,你可要毫发无损地把我的病人送回来哦。我可为你担着风险啦。”
  “江大夫,我可以出院了?”陈汝慧闪烁着明亮的大眼睛,满是惊喜的兴奋,这些日子在医院里养的,不仅人白润了,个性也温柔可爱。连江楚瑶也相信,堂堂韩主任会喜欢一个乡下妹子。
  “没听清楚吗?是韩主任要我作保,他带你出去散散心,怕你住院闷坏了。好吧,请他陪你出去逛超市、看电影、下馆子、K歌。不过,不要做剧烈运动,跳舞可不行。还有——还有——那事,不能做。”说着,江楚瑶抿着嘴笑了,护士跟着捂着嘴吃吃地笑,笑得陈汝慧脸上一阵红,一阵烫。她嗔怪似地说:“韩宝来,你对江大夫说什么了?我们可是萍水相逢,顶多是姐弟关系。你可别想多了。再说,我回到村里还要做人。你看,要是有人传到村里,我还活不活了?”

  江梦瑶故意说:“那好吧。韩主任别自作多情了。请回吧。免得我给你担惊受怕。韩主任带人出去,我这里可替你捏着一把汗呢。走吧,走吧,韩主任,一个巴掌拍不响,单丝难成线,请回吧。你带来的苹果,我替你收下了;医药费,你帮她解决了。反正,你替群众解决的都解决了。我代表我的病人,对你说声谢谢。”
  陈汝慧一愣,忙说:“韩村官,你为民女做了这个么多啊?民女怎么报答你呢?”
  “以身相许呗。”护士说完挤挤眼,笑成了一朵花。要是有这等好事,她立马跟着出去逛街了,还在这里多费口舌。
  “放心吧。咱们的韩主任可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决不会趁人之危。韩主任,现在走,说明你真心是为群众办实事。你要是现在死皮赖脸在这里呢。嗯哼,那就不好说了。”江梦瑶故意拖长了声音,戏耍韩宝来,看他如何收场。
  韩宝来迫于压力,只得装逼:“那好,那好。我就不强人所难。我不过是怕你闷得慌、憋坏了。原来,可以织毛衣解闷儿,那就织毛衣吧。”
  陈汝慧别过脸去,一言不发,再不看他一眼,看出来了,韩宝来不过是哄她开心而已,算不定还当她是玩物,最终来个始乱终弃。那她不就成了韩宝来的开心果?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韩宝来黯然离去。

  “陈姐,我们尽心心力帮你,终于挫败了某个人的不良企图。你怎么还偷偷地抹泪?”护士颇为不解,说话声音相当夸张!
  韩宝来本来转身欲去,他在这方面可不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还以为真的陈汝慧不想跟他出去散心。听护士如此说,转身的瞬间不经意回头一瞥,暗吃了一惊,陈汝慧目光冷艳,韩宝来水禁内心一颤,别看是韩宝来冒着风险来见她,其实思念到骨子里的该是女人!
  “你——其实,没什么。我就是怕你闷嘛。我保证,跟你保持距离。或者,江梦瑶、肖护士,你俩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吧?”韩宝来跟江梦瑶旧时相识,肖护士直接看护她的,请她俩出去吃宵夜也是应该的。
  肖护士嫣然一笑:“我可不敢离开工作岗位。我这个月的奖金你给我发?”
  “你们去吧。别忘了给我们带点好吃的回来堵我们的嘴哦。”江梦瑶浅浅一笑,背过身去,拉着护士径自走了,还别有深意地关了门。

  陈汝慧这才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一把抱紧他,放声大哭,又是用粉拳捶打他,怪他笨得像猪。韩宝来憨笑着说:“谁知道你给我打哑谜?”
  陈汝慧用指头点着他鼻尖:“你真是笨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