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19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不太对了?”林煜笑呵呵的说道。
  “你没有平日里的冷静,”夏清雪道:“平日里,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很冷静,冷静的让人感觉到可怕,但是你今天不一样,我感觉,你今天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完全是那种不管不顾的情绪。”
  “今天,是有些失态了。”林煜低头道:“但是,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胸中有一团火,我恨不得把他给马上杀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仇人一样,让我根本无法控制得了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林煜喃喃的说,他的目光变得深遂无比:“或许,这个人,确确实实的和我有仇吧。”
  “以后别这样了,一个人,一旦失去了冷静,那他将会走向一条不归路,你不该是这样的。”夏清雪一只手搭在林煜肩膀上。
  “我知道。”林煜握住了夏清雪的双手,他沉声道:“我懂得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
  秋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看来,我们的太子爷,也不是很喜欢黄明轩那个人啊。”梁雪倒了一杯水,端到了秋若盈的跟前。
  “他今天,失去了冷静。”秋若盈合上有关于林煜的报告,她有些疲倦的说:“他为什么会对黄明轩有这么大的仇恨感?他们两个,是第一次见面。”
  “不知道,但我们的太子爷,第六感是十分强的,或许黄明轩见他的时候,是对他报有敌意的吧,太子爷这种人,危机感一向是很强的。”梁雪道。
  “也许是吧。”秋若盈若有所思的说:“黄明轩今天去见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还有,他是不是已经看出来什么端倪了,那样的放,林煜是很危险的。”

  “放心吧,黄明轩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聪明。”梁雪安慰道:“而且太子爷,集你和林浩宇两人之长,说他像林浩宇,也只是性格方面有些像。”
  “他的长相,和你们两个可是一点都不像的,不过太子爷今天失去了冷静,这会让黄明轩有所怀疑的,所以我感觉,他以后会查我们太子爷的身份的。”梁雪道。
  “让他去查吧,想想办法,让他查不出来。”秋若盈道。
  “这个你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一切了。”梁雪笑道:“我给太子爷伪造了一个身份,他们就算是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除非是他们有动用玄道天部档案的权限。”
  “黄家有人在天部任职,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秋若盈道。
  “我说的,是终极权限,黄明轩的大哥黄明鸿,可是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啊。”梁雪道。
  “那就好,持续盯着他的动态,有什么异常,第一时间向我报告。”秋若盈道。
  “好。”梁雪点点头,她想了想道:“该出发了吧,家里的老头子,可是第三次来信了,说是老太太身体不太好,想你了,让你回去看看。”
  “走吧,他们打的什么心思,我心里最清楚。”秋若盈站了起来。
  一辆并不算很豪华的车队,停在了一处深宅大院处,这是帝都最中心处的一个庄园,这个庄园,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小花园了。

  这便是秋家大院的所在之地。
  它占地面积极大,足足有数千亩地,在这附近的小区,那些普通的公寓式房价,一平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能在在这个地方有这豪华的一处庄园做为家,只能说秋氏的财力,着实让人震惊。
  “大小姐好。”门口的保镖早已经恭候多时,他一躬身,伸出一个请的姿势道:“大家都等着大小姐回家呢。”
  “恩”秋若盈点点头,和梁雪一起走了进来,沿途所遇到的家人,看到秋若盈进来,无不低头问好。
  秋若盈的地位,在秋家并不弱,想想也是,执掌秋氏集团,其名下产业遍布大半个华夏,而且其产品远销欧美等发达国家。
  去年华夏经济实力排行榜,秋氏以强势之力从众多华夏企业中杀出,名列第一,可能谁也想不到,这么大的一家企业,居然是在一个女人的掌控下。

  所以不管秋家内部怎么样,但是在秋家的佣人看来,秋若盈的身份无疑是最高的,她的地位也是值得尊敬的。
  秋若盈面色清冷,对于众人的热情,她也只是微微点头做回应,她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了,而且这个家,并没有给她那种家的感觉。
  第1212章 清冷
  现在是初夏,但是在这里,她却感觉到有点清冷。
  “若盈,你回来了。”
  刚刚踏入正厅,一群人便站了起来,为首的一名中年人迎了上来,他笑道:“你看看,大家都等着你呢。”
  “大哥。”秋若盈点了点头,这个中年人正是秋若盈的大哥秋柄祥。
  “回来了就好,二姐,你看你一年都没有回家了,大家都是想你想的紧啊。”说话的这个人是秋强,秋若盈的弟弟。
  “老爷子,老太太,你们这下该安心了吧。”两位老者中间坐的那个女人,是秋若盈的妹妹秋若筠,今年三十岁出头。
  “若盈啊,回来了就好,来,来这里坐坐。”老太太站了起来,她热情的向秋若盈招呼道。

  “妈。”秋若盈笑了笑,整个秋家,或许只有这个老太太,能让她感觉到温暖了,她放下了手里的包,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大家吃饭吧,你看你们二姑妈回来一趟也不容易。”说话的老者秋凌岳,是秋若盈的父亲。
  “二姑妈,来,我先敬你一杯。”有一个小青年站了起来,他倒了一杯酒笑道:“姑妈,你辛苦了,敬你一杯,是应当的。”
  “秋风,别胡闹,你知道你姑妈不喝酒的。”老太太板起了脸,老三的这个儿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奶奶,你放心吧,我姑妈商场里这些年,摸打滚爬的,要说不会喝酒,谁都不信。”秋风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刺头。
  “秋风,姑妈确实不喝酒,谢谢你的好意,以茶代酒。”秋若盈举起了跟前的杯子。
  “姑妈,不够意思啊。”秋风的不悦表现的很明显:“你这样,是不给你侄子面子啊。”
  “你的面子,很值钱吗?”坐在桌子另外一端的梁雪可是向来不给秋家人面子的,她端起酒道:“来,我跟你喝,你想怎么喝?”
  “你算什么玩意,这是秋家的晚宴,你一外姓人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桌子上一个凤眼桃腮的女人发话了,她是秋风的母亲武墨。
  “我坐到这里,是经过老太太老爷子许可的,你又算什么玩意,你敢指责我?”梁雪笑了,开玩笑,她会怕秋家的这些人?

  “梁姨,你一外人,坐在这里是不合适,我要是你,我真的不好意思坐下。”秋风刁儿郎当的说:“你不要仗着和我姑妈关系好,就在这里胡作非为,毕竟这是秋家,说句不好听的,你算什么玩意?”
  梁雪还没有说话,秋若盈就发火了,梁雪的确不是秋家的人,但是这些年,她视梁雪为亲姐妹,眼前的这些人可以没有,但是她却不能没有了梁雪。
  “雪,走,我们两个去房间吃去。”秋若盈站起来,拎起包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