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身在自己寝室的床上,本来已经在身边伴驾的两个美人不见踪影。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自己府中的大夫和国相芷阳侯长孙功……
  如果不是一阵带着眩晕的头疼,刘发还以为昨晚遇到的只是一场梦境。看到自家的殿下醒过来之后,长孙功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气之后,说道:“殿下……您……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惹得您发了如此大的肝火……”
  “发生什么事?你问本王?长孙功,你说的是人话吗!”如果不是现在头疼欲裂。现在刘发已经跳起来给长孙功一巴掌了?他捂着自己的脑袋哼哼了半晌之后,对着一脸惶恐的芷阳侯说道:“本王问你,昨晚发生什么事了?那两位美女哪里去了?还有,门外的死尸又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想刺王杀架吗?”
  “殿下,您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吗?”看到自家的殿下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长孙功将早上赶过来看到的一抹说了出来……

  天还没亮的时候,这位长沙国的国相便被家中的下人叫醒。说是外面有都城的太守求见,憋了一肚子起床气的长孙功让手下将求见的人叫进来。如果没有什么动摇国本的要事,他就亲自用棍棒把这太守打出去。
  这位太守是带着两个巡城的校尉来的,三个人都是满脸大汗,见到了国相之后,都没有来得及见礼。这位太守便惊慌失措的说道:“国相大人,王府那边出了大事。有巡城的兵丁见到王府之内被大雾笼罩,守门的侍卫都已经身首异处,被人砍掉了脑袋。我先后派出两队人马百余人进府查看,两队人都是泥牛入海一般有去无回。下官怕长沙王殿下在府中出了意外,特此才斗胆惊扰了国相大人的清梦……”

  听说是王府出事了。当下长孙功便再无睡意。当下也官服都来不及换,直接披上了一件斗篷都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王府前。这时,王府已经被太守衙门的官军层层围住。不过这些官军脸上都是惧色。他们相互壮着胆,但是王府里面一有风吹草动,他们恐怕直接就跑了。
  这时候。长孙功也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官军。他看着被浓浓雾气笼罩住的长沙王府,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哆嗦。这股诡异的雾气只出现在了王府里面,王府之外没有一点下雾的征兆。雾气里面还时不时有诡异的声音响起来。
  长孙功所有的功名都寄托在长沙王刘发的身上。如果刘发有个三长两短,第一个要背黑锅的就是他这个长沙国相了。当下,长孙功也顾不得许多。命令太守再次组织人马进府查探。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探知长沙王殿下的死活。但凡有一线希望,也要把这位殿下搭救出来。
  本来这些兵丁已经都下破了胆,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国相大人出了百金,终于凑齐了二十个不怕死的兵丁冲进了王府。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见到那二十个兵丁出来。就在长孙功等的不耐烦,准备第四波人马进王府的时候。东方破晓,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说来也怪,王府之中的浓雾见到了阳光之后,瞬间便消散起来。长孙功众人眼瞧着这雾气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快速的散开。露出来里面气势非凡的一座长沙王府。
  天亮雾散之后,里面的阴森之气便一扫而空,看着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当下。在一众官军的簇拥壮胆之下,长孙功和都城太守进了王府。进来之后便见到了人间炼狱一般的惨象……
  整个王府之内都是死人,其中大半都是被刀剑毙命。还有一些人表面看不出来死因。不过根据随行进来的仵作解释,这些人肝胆皆碎,都是活生生被吓死的。整个王府当中都是死人。最怪异的还是王府的宝库。这里是淮南王收藏私家珍宝的地方,刘安所有的宝物都会藏在这个地方。
  死在这里的几乎都是生面孔,除了那两个赵国送来的美人之外,还有三十多具尸体长孙功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而且这些人多半都是修士大半,死时手里还拿着各种怪模怪样的法器。更加怪异的是那两个美人,她们俩竟然也换上了修士的打扮,一人手里一柄刻满了符文的铜剑。
  这些人的死因是相互残杀,从现场来看,一动三十六个人进了宝库,一个人都没有出去,都死在其他人的手里……
  好在王妃因为赵国美人的事,和刘安闹翻,带着几位王子和公主回娘家了。这才侥幸逃过了一劫。不过寻找长沙王刘发的时候,废了点劲。本来以为这样的大场面,长沙王殿下难逃一死。不过在府中转了一圈之后,竟然在一处回廊下面,找到了还在昏迷当中的长沙王刘发。看他脑门上的伤势来看,这位殿下是自己撞到了回廊的柱子上,自己把自己撞晕的。
  府中除了刘发之外在没有活人,联想到长沙王那些喜欢招揽修士为门客的兄弟们,长孙功心里臆想,这位长沙王殿下弄不好背着自己也招揽了天下的修士,这王府中的惨案就是这位殿下自己做的,根据那死在宝库中的两位美人,可以往花案那边靠了,只不过这位殿下的脾气太大了。不就是老婆偷人吗?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长沙王刘安混归混,人却不傻,听到长孙功诉说王府中除了自己已经死绝之后。他就猜到了这是出了什么事情,怪不得那晚已经撕破了脸皮,淮南王小刘喜还要将这个长生不老药给自己,难得他小小的年纪,已经知道什么叫做借刀杀人了……

  与此同时,距离长沙都城三十里外的一座城镇中,小刘喜听到了自己派到长沙城细作的禀告。当下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闹的这么大,看来后面的路不好走了……”
  从长沙国都城离开之后,小刘喜只是在下一个城镇休息的时候,发牢骚一样的说了几句迫于长沙王的压力,将留给自己的一颗长生不老药让与了他。本来以为再有几天长沙国才能传过来消息,没有想到当天晚上那位长沙王兄刘发便穿出来的消息。
  现在长生不老药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防着有人在半路上抢夺。那位禁军中郎将周珂将那三千人排出了阵势。分成几路护卫在淮南王仪仗的四周。这里面隐隐的有了阵法的驾驶,看起来这位禁军中郎将也不简单。
  第三天即将要离开长沙国境的时候,远远得就见到有一队几百人的人马,已经等候在国境的另外一侧了。甚至在那里还搭了一座席棚,里面摆放着各种水果和糕点,一个高大得胖子站在席棚外面。手搭凉棚向淮南王得车队看过来。一边看着一边和身边几个谋士打扮的人说着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