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下班后,县长秘书明拜仁刚回到住宅小区,正准备上楼,手机却响了。他一边走向单元门,一边取出手机。
  看到手机上面的号码,明拜仁赶紧收住脚步,挂断来电。然后匆匆走出小区,到了一个僻静之地,四顾一番后,他回拨了刚才那个号码。
  手机里响了两下回铃音,接着传出一个声音:“执法部门一把手连日脱岗,而且和涉案企业关系密切,怎么就没人管呢?照这样下去,怕是整个政府工作都要瘫痪了吧?”这个声音非常怪异,显然是做了变声处理。
  明拜仁陪着小心,道:“我知道,我已多次反映过此事,为此还联合了其他几个人,他们也没少讲。可是县里有好多人态度暧昧,还有些人坚决反对,这需要平衡,也须有个过程,所以……”
  “少给我甩官腔,我工作的时候,你还在你爹腿肚子转筋呢。想拿这话唬我?没用。我告诉你,这事必须有人管,否则我让好多人吃不了也兜不走。懂吗?”对方说话很不客气。
  “懂,懂懂,我尽量去争取,我找……”明拜仁继续陪着小心。
  对方打断,道:“又在哄我,还什么尽量?就一周之内,明白吗?”

  “一周时间,其实也就是五天。您也知道,政府部门办事太拖沓,这程序那程序的。要不这样,两周怎么样?”明拜仁和对方商量着。
  “少费话,最多十天。否则,哼哼……”对方有些不耐烦,“你是人们公认的明白人,应该不会犯傻吧?”
  “我……”刚说了一个字,明拜仁便收住了话头。他说再多也没用了,对方早挂断了手机。
  收起手机,明拜仁自语着:“十天?十天能干个屁?”说到这里,他马上右手捂嘴,然后警惕的四外看了看,才放下右手,长嘘了一口气。

  稳定一下情绪,明拜仁向小区走去,一边走一边盘算:十天?今天是九号,十天后就是十九号,去掉周末两天,再……
  不行,时间紧迫,得赶快说。想到这里,明拜仁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手机很快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什么事?快说。”
  明拜仁一怔:怎么这么正式?旋即他明白过来,肯定说话不方便。于是,长话短说:“我晚上去你那里汇报工作。”

  “晚上,我可能……”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犹豫
  明拜仁暗暗冷笑:装什么装?他马上换了一副腻歪歪的口吻:“不嘛,我就要陪你,就要……咯咯咯……黑……”
  “先这样,招商细节再详谈。”手机里的声音很急,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看着挂断的手机,明拜仁冷哼道:“老东西,还想跟我拿捏?不过你还真狡猾,还扯出一个什么狗屁招商细节。招商?招你奶奶个嘴。”一边骂着,明拜仁一边向小区走去。
  坐在沙发上,楚天齐双臂环于胸前,沉思着。
  从回到宾馆,楚天齐就一直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可是想了好几种办法,又都觉得不妥。
  本来自己是想着通过吴老七的引荐,与辛长龙见面,先套出辛长龙一些底细,或是发现一些自己需要的证据。然后再忽然出手,制住对方。可现在吴老七成了那样,这个最佳方案就泡了汤。
  刚才那个方案,不但相对稳妥,制胜把握大,而且能让自己找到辛长龙。如果没有吴老七的引荐,自己别说是抓住那小子,就连对方的藏身之所都不得而知。当然也可以出动丨警丨察,先抄了吴老七那里,然后再审出需要的口供。可如果这么一弄的话,怕是辛长龙早成了惊弓之鸟,早不知道躲哪去了。要是辛长龙这次一旦成功逃脱,那要想抓到他,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恐怕还没等到抓住人,自己已经被迫放弃了好多东西。因此,强攻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以,不能使用。

  不能强攻,那就只能智取。可辛长龙躲在哪呢?自己现在没有一点线索。那小子能使用多个称呼,而且对自己下属都防备甚严,就一定是个狡猾之徒。要找到其巢穴,谈何容易?
  正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哥们。”
  “哥们,这几天有进展吗?”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进展呢?我都被骟了。这当然是他的心里话,不能如实去讲。于是他舒展眉头,轻松的说:“又有了一些新线索,但还需要进一步深挖。”
  “哦,那好吧,我先向俞头去汇报一下。”雷鹏停顿一下,又说,“哥们,别着急,慢慢来,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打扰你了。”

  手机里没了声音,楚天齐知道雷鹏已经挂断了。虽然好哥们说是不着急,但那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能不着急?
  好哥们着急,自己也着急,又找不到辛长龙,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难道真要铤而走险?还是好好计议一下吧。想着想着,楚天齐眉头又皱了起来。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办公室。

  曲刚在台历上记下几件事项后,随便扫了一眼上面的日期,自语道:“十三号了。”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说着话,曲刚坐直了身子。
  屋门推开,张天彪走了进来。
  进屋后,张天彪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边左右看看。
  见屋里没有旁人,张天彪径直坐到曲刚对面椅子上,神秘的说道:“曲哥,有个新闻听说了吗?”
  曲刚看着对方,不说话,而是摇了摇头。
  “这么大的新闻,你不知道?”张天彪显得很奇怪。
  “张局长每天都是忙一些大事,在你眼里,什么事才算大新闻呢?”曲刚讥诮的说着。
  张天彪倒是没有挑理,而是陪笑说道:“曲哥,那事是我做的欠妥,但我对你绝对是忠心不二。今天这个新闻……”
  曲刚摆摆手,打断对方:“张局,我手头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工作那么忙,要不先回?”
  张天彪岂能听不出对方的意思,但他只是脸上稍现尴尬,便马上说道:“我等着,等你忙完,我再说。”
  曲刚没再说话,而是拿出笔记本,随便翻了翻,然后盯着一页内容看了起来。其实他这就是做个样子,就是在晾对方,就是要给对方难堪,因为他对对方有意见。
  自从上月初张天彪上演逼宫戏码后,曲刚就对张天彪有意见,而且意见很大。他怪张天彪做事前不和自己商量,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也怪对方做事乖张,总是没事找事。
  本来曲刚想着通过合作方式熬走楚天齐,并得到对方的推荐,以期和平晋级一把手。他这个想法也是逐步形成的,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因素。也是他综合分析楚天齐这个人,反思最初与其争斗的过程与结果,并考虑自己所处形势而做出的决定。
  最初的时候,曲刚对楚天齐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奉。以自己堂堂三十多年的老刑警,怎么能瞧上一个年轻呢?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和自己儿子岁数差不多,而且竟然没当过一天丨警丨察。而就是这个嘴上没毛的后生横插一杠子,才让自己十拿九稳的晋级之梦破碎。曲刚又怎甘心寄于此人之下,又怎甘心任其吆来喝去?所以他要给这小子下马威,要赶走这小子,让这小子知难而退,把局长位置让出来。

  日期:2017-05-2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