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7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富豪权贵们需要住院的时候,就在自己的病房住,而出院之后,医院会一直将这个病房留着,相当于这些人在医院里面买了一个长期的病房。
  不光如此,每一个病房内都还配有一个专门的负责医生,这个医生平时的工作就是给自己所在病房的富豪权贵们提供医学上的简易,比如饮食和生活习惯等。而假如这些富豪权贵们住院的话,这些医生则是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里,绝对保证不会耽误病情。
  当然,每个病房里面,除了配有医生之外,还会有几个助理护士。跟医生一样,这些护士也是只负责一个病房。
  杨开臣的话,听的我目瞪口呆。我知道这些富豪权贵们生活奢靡,但也没想到,居然能奢靡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这样的一间病房,怕是能比上市中心的一栋豪宅的价格。不过就算这种价格,估计这些富豪权贵们也会觉得很值,有了钱之后,人最怕的就是死,为自己的健康花多少钱,恐怕他们都不会眨一下眼。
  王永军这人倒也算是宅心仁厚,居然能把自己使用的这种病房给林玥彤用。要知道林玥彤不过只是代南州女友的同学而已,跟他非亲非故的,王永军能帮到这种程度,实在是没话说。
  其实不光是王永军。真正顶级的富豪权贵们,几乎都会做这种事情,慈善不光是帮别人,更是为自己求心安。但凡有钱人,大都乐意花钱买个心安,一毛不拔的那些只是个例而已。
  当然,这只是指私人的慈善行为,至于这些人手下公司员工的福利待遇好坏之类的商业行为。那就见仁见智了。
  一路聊着,我们很快就走到了病房楼的入口处,那里大门紧闭,有四个穿着防暴服的保安在门口站岗,看到我们之后,四个保安连动都没动一下。
  王永军停住了脚步,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出现在大门里面,刷了一张卡片打开门,快步走过来,满脸笑容的跟王永军招呼道,“王先生,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他虽然一副中国人的面孔,但汉语却说的有些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外国人说中国话的感觉,估计是个华侨海归之类的。
  王永军跟他寒暄两句,然后我们就一起进到了楼体内,往病房走去。
  路上给我们互相做了介绍,说那个医生叫林彼得,名字半中不洋的,是国外什么著名医科学校毕业的博士,现在担任他的私人医生。而介绍到我的时候,王永军显然不愿意多说,只是笑着说我是来给林玥彤看病的。

  谁知道这个林彼得一听,面色顿时不悦起来,停住脚步,开口对王永军说道,“王先生,那位女士的病情我已经做出了最终诊断,脑死亡性植物人,几乎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性,只能终身靠一些医学手段来维持生命。这不光是我的诊断,前几天我还将医学报告给我的导师同学发过一份,最终的确诊结果都跟我一样。”
  我愣了一下,这家伙怎么反应这么大,转念一想,估计这家伙在医学界也有些地位,觉得自己做出了诊断结果。王永军又带其他人来看病,是对他的不信任吧。
  我没说话,王永军则是笑着打圆场说,“那是你们西医的诊断结果,今天这位周老弟是中医,试试不同的治疗方法,说不定就有效果了嘛。”
  这位洋医生估计从小接受西方思想的熏陶,说话直的很。直接摇摇头说,“那不可能,中医我也研究过一些,对这位女士的病情来说,中医肯定也没有效果。而且中医最看重经验,这位先生年纪这么小,经验肯定也不足,我听说中国经常有冒充中医行骗的人。王先生你可千万不要上当。”
  本来我心里没在意,即便这人对我表达了敌意,我也依然笑呵呵的,但这时候我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了,哪有当面说别人是骗子的,这也太过分了一点。
  王永军面色尴尬,但估计是因为两边都是熟人,他还是继续打圆场说。“反正你们已经断定无法治疗了,就让周兄弟试一下,也不会影响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这个林彼得虽然面色依然不悦,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带着我们走进了病房里面。
  进去之后,林玥彤躺在房间中心的大号病床上,口鼻处连接着呼吸机。病床旁还有不少其他仪器,上面各种细小的管子连着林玥彤身上,监控着各项生理指数。
  我对这些不在意,只是抬头往她额头上看过去。
  那里依然还有一个小红点,额头乃魂宫所在,根据推算,那个小红点肯定是被人用类似分魄针之类的手段留下的痕迹。除此之外,小红点周围还盘踞着一股浓郁到极点的阴气,但诡异的是,这阴气却并不散发出来,只聚集在额头处。

  我简单的看了两眼,就转身对王永军说让他们所有人先出去一下,守在门外不要进来。
  井鬼这种凶物,交起手来我估计也顾及不到旁人,只能让他们出去才比较安全。
  王永军和杨开臣自然知道这道理,点点头就准备出去。但那个林彼得医生这时候却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这绝对不行!这是我的病房,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我可以接受其他医生联合会诊,但不能完全把病人交给其他人,更何况还是你这样一个年轻的中医。我必须在旁边监督,以防止你做危害我病人的事情。”
  他一脸正义的模样,倒让我有些无言以对了。
  这时候不等我发火,王永军终于也生气了,重重说道,“林医生,这是我的决定,让谁治疗我说的算,你不想要这份工作的话,现在就可以去院方提交辞呈!”
  林彼得似乎不敢相信王永军的话,瞪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王先生,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有二十多年的临床经验,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反而要相信这样一个年轻的中国医生呢?我知道你们中国人都比较迷信,但这是严肃的医学问题,事关人的生死,你不能这样做。”

  王永军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也不愿再跟他多说什么,拿起手机就准备联系医院的人员,这时候我叫住了他,然后转头笑着对这个林彼得医生说道,“林彼得先生,你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我很赞同,但有句话你却说错了,中医不是迷信,同样也是很严肃的一门科学。让你出去,只是因为我行医的方法有些特殊而已。不如我们打个赌,你说这位女士是脑死亡,已经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对吧?如果我今天治好了这位女士呢?”

  虽然玄学不是中医,但跟中医也有许多共通的东西,我不认为中医就一定比西医好,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假洋鬼子这么污蔑中医,我心里终究也是不舒服。索性就捉弄一下他。
  这个林彼得果然是耿直,对我的话嗤之以鼻,立刻就回答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你真的能治好她,我以后就放弃学习三十年的西医,转攻中医去!”
  “林医生此话可当真?”
  林彼得脖子一梗,“用你们中国人说的话,我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如果你没治好呢?”
  我笑着说,“没治好的话,我和王总都会给你道歉,王总还会赔偿你一笔精神损失费,你看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