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39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此时如果李步刚能来到他的公司视察工作,无异于是雪中送碳,让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投资者看到他露了面,以及还有来自于上级领导的视察,自然会认为他没有什么事情,投资者的信心自然就会恢复了。
  因此,当他看到李步刚真的来到了永利公司视察时,胡永利感到长出了一口气。李步刚下车时的态度是严肃的,因为胡永利刚刚遭到了调查,他过来看一看,心情上还是不大好的,所以态度严肃,一时让李步刚摸不着底。
  但是随着在公司视察开始,李步刚的态度舒缓开来,询问着公司经营的情况,胡永利一一回答着,李步刚频频点头表示满意。
  在视察的时候,李步刚表示政府还是要支持对民营企业的发展,因为民营企业的活力强,后劲大,民营经济发展了,才能解决更多的就业问题,这对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是有利的。
  杨国昌和季远大等人听了,都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这话给胡永利增添了不少的信心。李步刚其实想了解一下胡永利到底是因为何事受到调查的,但是由于人员太多,便没有问及,想着问一下季远大便是可以了。
  在永利公司视察完毕后,李步刚回到江夏大酒店,杨国昌和季远大要为他举行晚宴。李步刚想了一想,就让他通知市人大的那帮老家伙全部过来,然后他又点了几人的名,全都是他在江夏工作时的老部下,现在全部退休了,让他们也过来一下,陪陪他。
  杨国昌自然知道他的心意,人老了便想着怀旧,听说之后,他立刻安排人去做这事,把能联系上的人全部给叫来了。
  听说李步刚回来,专门约见他们,那些老干部们也是非常高兴,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地跑过来了,一见到李步刚便是热烈地握起手来。
  拉着过去的老部下入座,李政军等在职干部倒是不好意思与他一桌了,杨国昌觉得也是,便是拉着李政军跑到另一桌去,只留下季远大一人陪同着李步刚。
  李步刚看到这种安排,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表示,大概他现在还是要保护季远大,把他当作自己最亲近的人,让他陪着自己与这帮老部下一起吃饭是了。
  而季远大也乐得与李步刚在一起,在他的眼里,只有李步刚是全力支持他的人,其他人包括冯深其实都是不怎么支持他,甚至有些讨厌他。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过春节
  李步刚与一帮老部下联欢,搞得非常热闹,李政军作为夏伟仪派过来的人,看到这种情形,也是感到李步刚还是一个性情中人,与着一帮老部下会喝得这么开心,李步刚此次来到江夏,真是一次纵情之举。
  与一帮老部下联欢了两个小时,李步刚回到房间休息,他专门把季远大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季远大是他最放不下心的人,所以想亲自和他谈谈话。
  季远大来到李步刚的房间,一见到他来到,李步刚笑着说道:“远大,你去京城时,我没有专门和你单独谈过话,这一次想和你单独谈谈。”
  季远大道:“老领导,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我听着呢。”

  两人就是坐了下来,季远大此时有些感到心灰意冷了,虽然说现在没有人对他怎么样,但是政治空气就像弥漫于空气中的毒气一样,慢慢侵袭人的身体,让他感到浑身的不好受。他知道自己树敌太多,有好多人想搞他的事,但是他相信自己是一个能干事会干事的领导人,无愧于江夏市的发展,但是这种政治空气却让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李步刚坐下来后,看了他一眼说道:“远大,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接任书记吗?”
  一听到李步刚说到此,季远大就是感到有些不高兴,李步刚当初一直不让他接任书记,导致他现在面临着窘境,如果他现在当上了江夏市委书记并且成为省委常委的话,怎么会面临这种局面,那些想暗中搞他的人,会顾忌他到的省委常委地位而根本不敢来针对他。
  “老领导,你当初的决定我现在也想开了,当不当也无所谓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季远大就是比较使气地说道。

  看了他一眼,李步刚说道:“你是一个干才,是冲锋陷阵的人物,但是不能坐中军帐,不能在那里指挥,我当初看中你,把你提拔上来,也是看中你这个品质,敢于冲锋,敢于碰硬,但缺点是政治性不足,政治性不足就当不了一把手,一把手是搞政治的,不会搞政治,即使你当了一把手,也会面临难题。你当了书记,看市长干工作不顺眼,你就想着替他干,到头来你还是相当于干市长,既然这样,不如一直让你干市长,发挥你干才的作用,我想这对你是有利的,现在有些风声,你不必在意,只要你自己站得正立得直就不用怕,我在京城保着你,如果有人对你不利,我是不会同意的。”

  听着李步刚把这话说完,季远大有些无动于衷,过了一会看向李步刚说道:“老领导,你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你怎么知道我就当不了书记,说不定,我当书记要比杨国昌强的多,杨国昌根本不了解江夏的情况,让他来担任江夏市委书记,其实是一个错误,如果是我,我不会容忍别人对江夏的发展指手划脚。”
  看到季远大不服气,李步刚耐心地道:“远大啊,不让人家说三道四肯定是不行的,你这样说反而证明我当初的看法没错,要是你成了市委书记,人家一议论你就要打击,那么你的敌人是打击不尽的,你树敌过多其实就是这个原因。”
  听到李步刚这样讲,季远大不语了,他树敌过多,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原来的时候不在乎,但是现在一想,觉得真是不该这样,李步刚走了,他远在京城,即使说要保护自己,又怎么能保护呢?李步刚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了。
  “老领导,我也不想在这里干了,要不你把我调到京城怎么样?”季远大有了这样的想法。
  李步刚一听,反问道:“你不会心灰意冷了吧?原来可不是这样的,只要你好好工作,没有人会对你怎么样,如果你离开了江夏,便是放弃了责任,与临阵脱逃的将军有什么区别?”
  季远大立刻表示道:“我也不想心灰意冷,但是当前的政治空气非常不好,胡永利遭到调查,明显有警告的意味,不知道省里头是一种什么情况,我再干下去有什么意思?”
  李步刚一听,便问了问胡永利受到调查的事情,季远大就把知道的情况讲了。李步刚听了之后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赵治远咎由自取,纪委方面未必就是要针对胡永利,你不用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