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纱绢是一幅画,上面有几个身材高大的人形生物,他们拥有着健硕而流线的身材,浑圆的光头和一条蝎子般的角质尾针,双目是复眼,有拳头那般大,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日漫《龙珠》里面的弗利沙。
  坨老对我说道:“传言中那些恶魔是从修罗道中出来的恐怖怪物,有不同的形态,说着同样的语言,而它们的领导者,或者说是贵族,则是这副模样。”
  我眯眼,仔细打量着绢画上的图像,问这些家伙,有多高?
  坨老说据文献记载,大概有八尺。

  八尺?
  我心中默算了一下,一尺三十三厘米,八尺的话,得有两米五六的样子。
  哗……
  这可真高了,相当于姚明还要高出一头儿……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当夜也是跟两位聊到了很晚的时间,一直询问起荒域过去的事情,一直到后来瞧见两位老人有点儿撑不住了,方才满是歉意地催促两人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过来找我,我稍微洗漱之后,出门一看,却发现居然是一个熟人。

  来找我的人,却是昨天夜市里面帮我付账的年轻人冯溪。
  不过他过来,并不是找我还钱的,而是被无忧宫派来给我带路,前往冤越部落的——他之前负责的是商贸护卫,曾经去过西南一带,虽然并没有去过冤越部落,但是附近的离桑、瘰疬和布衣部族,他都去过。
  到时候只要再在那儿找到向导,问题应该就不大。
  我本来担心派来的向导是个不太好相处的人,到时候挺麻烦的,这回瞧见了冯溪,多少还是放了一些心。
  他对我的态度十分不错,几乎算是我的迷弟,这样的人,路上总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我伸手过去,与他相握,说路上就麻烦你了。
  冯溪一开始有点儿拘谨,不过被我的热情感染,笑了起来,激动地说道:“能够跟您一起,是我最大的荣幸;只不过我没有去过冤越,到时候可能会多一些周折,还请您不要见怪才是。”
  两人客套一番,冯溪告诉我,说如果要离开华族的话,还请去一趟无忧宫。
  我点头,说好。

  此番前往无忧宫,一是为了辞行,二来也是拿一件信物,让冤越的人知道我的身份,是华族的贵宾。
  华族在荒域的名声还算响亮,于情于理,他们应该都不会太过于抗拒。
  虎皮猫大人所说的“杀人越货”,这事儿倒是不值得提倡,毕竟太没有底线了,但如果对方不愿给,威逼利诱,这事儿还是得办的。
  真正有了冲突,我也不是弱鸡,哭哭啼啼没法子。
  虎皮猫大人还在睡觉,我也不想去打扰他,反正他对于无忧宫和安没有什么见面的想法,于是便与冯溪一起,去了无忧宫。
  安并没有出去,显然是在无忧宫等着我,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介绍信和一块代表华族族长的青鸾美玉,交到了我的手中,说冤越一族与华族还是有一些商贸往来的,有了这个,想必对方多少也会给一些面子。
  倘若不给,回头的时候,她这边自有手段去对付,让我不要太过于担心。
  另外她这边也会在华族以及小香港全力收购毒龙壁虎的精血,也会在附近百族传播消息,算是双管齐下,不管如何,总是要帮忙将东西给找到的,让我放心。

  对于安的承诺,我表达了感谢,而安则告诉我这都是她应该做的。
  两人客客气气,我莫名就觉得多了几分疏离。
  这些不谈,我说我准备今天中午就离开,安询问我,说一个向导实在太少,是否需要派一个护卫队随行,这样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大家路上都有个照应。
  我摇头,说算了,你这边还未稳定,人手不够,再派人的话,影响不好。
  安依旧劝我,不过瞧见我如此坚持,便也不再多说。
  她知道我的实力,真正论起来,这世间其实没有多少人能够拿得住我。
  我这边见过了面,也算是辞行,离开了无忧宫之后,我带着冯溪回到了医馆,叫醒了虎皮猫大人,将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虎皮猫大人倒也随和,说走就走,说没关系啊,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们与坨鹊二老告别,离开了医馆,朝着城外走去。
  走到集市门口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叫我名字,我回头一看,却见来人是龙云,他骑着马,匆匆赶来,到了我跟前之后,他跳下了马,然后对我说道:“这是要走啊?怎么也不说一声?”
  我笑了,说对,准备去一趟西南的冤越一族,你这几日繁忙,我也就不去打扰你了。

  龙云说我也是刚刚得了无忧宫吩咐,族长怕你路上疲惫,特别让我带来这圣物,与你一路相伴,免去腿脚辛苦。
  他吹了一声口哨,却有一头斑斓猛虎陡然窜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却见正是之前我送给安的那一头。
  她,果然还是关心我的。
  离开华族,往西南走,一开始还是丘陵平原,而越走越多山。
  到了最后,山峦连绵,到处都是高山险壑,十分难行。

  不只是路途漫长,一路上我们还瞧见许多的猛兽——这些玩意虽然没有员峤仙岛那般古怪和厉害,而且攻击性也不算强,但相差也没多大,有的时候,前方突然颤动,突然间瞧见小山一般的巨兽从眼前走过,那感觉,甭提有多酸爽了。
  难怪安一直跟我说,可能需要派一队人马陪着我,并不是没有理由。
  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要凭借着地遁术来赶路,然而到了后来,我方才发现,西南一带的群山连绵,但并非空无一物。
  每隔一段路程,都有一些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地遁术根本无法跨越这样的地形。
  所以到了后来,我也是放弃了这种想法,转为骑虎。
  好在这头斑斓猛虎足够巨大,驮着我、虎皮猫大人和冯溪三人,都任由余力,而它在山间奔行的时候,英姿勃勃,不但速度很快,而且还能够吓跑一些豺狼虎豹,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当然,真正遇到一些很厉害的猛兽,我们要么逃,要么就由我来应对。
  冯溪是识途老马,对于这一条道十分熟悉,并且对于这一路上过去的许多部落,也是了如指掌,所以我们这一路过去,倒也不愁没有地方歇息。
  一连走了七八天,我们因为比较着急,所以没有怎么停顿,每天都走很远的路程。

  有的时候,我们会在一些小部落里休息,拿着华族的招牌,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大部分部族都很热情;而有的时候,我们错过了地点,就只有风餐露宿,有的时候会睡在山洞里面,有的则直接找一树杈子就歇息了,也没有什么法子。
  与第一天的多话不同,赶路的这些时间里,虎皮猫大人的话语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
  日期:2016-11-01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