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57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钧朝天嘶吼一声,先是一脚将岳母踹翻翻在地,岳父便上来拼老命,拣起一块砖砸在刘钧的背上,咚地一声,好响。这一拼命的架势,更激起了刘钧的怒火,刘钧的西瓜刀出鞘了,先砍翻了岳父、再砍吓瘫了的罗志强。刘钧可是农家子弟,力量大,别看是一介书生,但没有丢农活,手劲强,刀刀致命。
  当时,岳母躺在地上,突然抱住刘钧的大腿,不顾一切地叫娟娟快跑;可是李娟惨然一笑,还是怔怔在站在原地,她被眼前的刀光血腥吓呆了,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知道错误无法挽回。她心如止水。
  刘钧已经失却了理智,其实当时岳母不叫娟娟快跑,可能刘钧还不致于向李娟下毒手,但这一声呼叫,无疑是烧了一把猛火。刘钧知道自己活不了,也不能让她留在世上风流快活。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寒光一闪,一刀砍开岳母,在岳母的哀号声中,李娟感觉身上一阵接一阵发麻、发凉,凉气直透脊梁,眼前一黑,人事不省,当时玉碎花落。她脸上还残留着鄙夷的笑容,这一刹那间夏花绚烂,流星般消逝……

  刘钧麻木的神经触动了,他一把搂住了血狂喷的李娟,看她脸色在月光下逐渐惨白,眼角还残留一丝冷笑,像一个要倒塌的石膏塑像。刘钧痛苦地嘶吼一声,肝胆俱裂、五内俱焚。这一刻消融了一切恩怨,他还如相爱之初,抱紧她、亲她,喃喃地说:“娟,这个世界再容不下我们相爱,让我们一起到另一个世界继续相爱、继续一起幸福生活吧。来世,我们还做夫妻……”
  说罢,他仰天长笑,一口喝下早就准备好的滴鼠钠盐,在天旋地转当中,带着他的娇妻飞往了天堂……
  刘钧的妈妈听到这个凶信,当场吐血身亡。刘小昆当时五岁,还不懂得发生在他身边的惨祸。自此以后,他就生活在爷爷身边,祖孙俩相依为命。舅舅家本来是不认可这个外甥,可是这个外甥却很有出息,考入了中山医科大学。刘松明老爷子仅仅靠田地微薄的出产维持生计,攒钱送孙子读书。刘小昆一有出息,舅舅、舅妈就当他亲儿子一样看待了。支持他读研,出国读博士,归国后在某省城大医院做了第一主刀大夫。估计舅舅、舅妈给他洗了脑,刘小昆很少回生他养他的小香河村,也很少回村看望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亲爷爷。他对爸爸的恨,转化为对小香河的恨,对爷爷的恨。他逢年过节,良心发现,给爷爷汇几千块钱生活费,算是报答爷爷的养育之恩。屈指一算,刘小昆出生在六六年,也快五十出头的人了。也不知道舅舅、舅妈说了什么,让他恨透了小香河村。自从他功成名就之后,他就没有回过一次小香河村。

  刘松明提起这个孙子,直摇头叹息:“这个小白眼狼,我算是白疼、白养、白操心了。这孩子受了人家蒙蔽,我当初没有告诉他事实真相,我不想他卷入这个旋涡之中啊!谁知道让人钻了空子。唉——”
  老爷子酒喝到**成了,说话带有极大的情绪:“韩村官,你是个明白人。你倒给老头子评评这个理。”
  韩宝来今天上午虽然做的轻活,但忙碌了大半天,也是喝的辛苦酒。现在直喝到眼睛起眼泪屎,晃悠着脑袋说:“我说,我说他起码有三大罪过:不孝,第一宗罪;不明事理,偏听偏信,不辨真伪,犯浑,是第二宗罪;第三宗罪,不认父老乡亲,辱没祖宗,神人共愤。这种人,不认他也罢。老爷子,他不认你这个爷爷,我认您当爷爷。”
  “那我们是兄弟了。我蒋水,小时候虽然吃百家饭长大,但多数日子是跟爷爷生活在一起。特别是小昆进城读书那些日子,我几乎天天与爷爷睡在一起。那时候,爷爷教我养蜂,我至今养着几窝蜂。蜂源就是来自爷爷家的。我跟爷爷说过,有我蒋水一天,爷爷,你就不愁吃和穿。”蒋水小眼珠子崩得出火,江湖中人说话,义字当先。
  丁小艳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要是爷爷不嫌我们名声不好,你就搬过来与我们同吃同住。你看,爷爷,你还蛮喜欢小新的。你就当小新是你的玄孙吧?”
  蒋水破口大骂:“别胡说八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蒋水当然知道老爷子的犟脾气,怎么肯认他这个做贼的孙子?这不是辱没祖宗!老爷子活了一百岁,说不定哪天就要归去了,怎么肯辱没祖宗?老爷子布满老年斑的麻脸上,如今像回炉的钢材,没斑处成了钢火色,有斑处更是钢锈色,眼里仿佛溅着火星,说话舌头有点大:“水仔,不是爷不认你。你从此改了那毛病,你跟爷姓!爷带你认祖归宗。”

  蒋水不言语了,认祖归宗能当饭吃吗?他可不是孟夫子,不食嗟来之食,不饮盗泉之水。他一脸颓丧:“爷,为此事咱爷孙俩撕破过多少回脸面。今天好不容易以韩村官的名义请您来陪客。咱们都不提这事。韩村官真正把咱们村搞起来了,我就把我的那帮龟孙子拉过来——”
  “得——得——你就别给咱们小香河添乱了。”刘松明老爷子怕这帮贼子贼孙带回小香河村,那小香河村还有安宁日子过?
  “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收的每一个徒弟,每一个入室弟子,我都有门规约束。谁犯了门规,那就得按门规办,决没有半点含糊。我的徒弟,决不会偷小香河村一针一线,说句良心话,小香河村的狗这么威风,没有人眼红,没有人嘴馋。啥原因?我有戒律: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师傅的根基之地、立足之处,谁敢偷?上次丢牛,我就敢打保镖,绝对不是我的徒子徒孙所为。咱**门就以门规森严立威江湖,开派五百年,那是香火不断、人丁兴旺啊。”蒋水说起他的**门,还眉飞色舞的,这可是他的饭碗,立身之本。蒋水话锋一转:“韩村官,我愿意接受你的招安。我率领我的徒子徒孙投奔你。你做大老板,他们做你的员工。哪一个兔崽子,要是违反门规,咱清理门户。不,那时候,是炒他娘的鱿鱼!”

  韩宝来想都没想招一帮贼来搞活经济,他可没宋江的本事带领一帮梁山好汉打天下,但也不能寒他们的心,何况能将这一大帮贼子贼孙招安,为地方治安可立了一大功。加上酒精的刺激,胆气豪气都不差:“好啊!只要你们能在小香河村安身立命,我欢迎!”
  日期:2016-10-3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