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55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年之后,这对自由恋爱的夫妻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贝,夫唱妇随,十分恩爱;但是好景不长,下放青年纷纷返城,他们来得快,回得也快,来是一个浪潮,回也是一个浪潮。不同的是,当年敲锣打鼓来,搞得场面壮观,每个下放青年都热血沸腾;回城的时候,那是打破头、削尖脑袋回城。因为每个下放青年返城,可是要过五关斩六将,那才能拿得到回城指标,并不是呼啦一下,全部落实到位。回城指标,那就成了可望不可即的香饽饽。影视里,可以看到了某某女下放青年主动献身某干部,就是为了某干部手中攥着的回城指标。那时候,每个下放青年除了青春还值钱,几乎没有值钱的东西。

  刘小昆的妈妈李娟开始想开了,说打死她也不回城。她其实在乡下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刘松明夫妇能干,家庭经济还活跃,再加上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宝贝。每天就是带着儿子串门,根本不用干家务。刘钧当民办教师,也有一份收入。空闲时间,夫妻两人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其乐融融。哪有心思回城?
  李娟回了一次娘家,事情就大变样了!城市生活的无穷魅力不可遏制地吸引着她。特别是参加了一次聚会,有的同学参加了高考、考入了理想大学,有的同学招了工、甚至提了干,有的同学分了新房,那房子装修得简直跟五星酒店差不多……时代的列车进入了八十年代,政府主动落实下放青年的问题,李娟不得不做出痛苦的诀择。不过,最初刘钧还是支持她回城的,他认为自己完全有可能转为正式教师,也会跟着她入城,他们家的小昆也会顺理成章成为城里人。这是当年梦想“农转非”的夙愿!

  于是,李娟做通了刘钧一家的思想工作,她顺利地落户城区。父母动用全部关系帮她跑出了一个工作,在染织厂当一名纺织女工。虽然是普通工作,可也是一份正式工作。刘钧顿时感到压力山大,他埋头苦读,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参加转正考试。每年确实有民办教师转正指标,可是这指标那是寥若晨星,争指标的民办教师那是满天繁星。因为那年月每个乡只有几名正式教师,几百名民办教师,民办老师多的地方占据百分八十!不过,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转正的指标逐年增多,这当然是利好消息。刘钧父母帮他到各个部门人情上下打点清楚,他当年评上了全县优秀班主任,种种迹象表明,他完全可以稳获一个转正指标。

  但事与愿违,李娟从乡下回到城市,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她回城那年不过是二十六七岁,正当妙龄;再加上她感情成熟,又有高中文化,颇引人注目。不到半年,李娟全身上下,看不出她身上有半点农村妇女的影子。她披肩的秀发烫了小波浪,扎上个时兴的小雀尾,束上一个彩色发套;整个圆润的脸蛋,飘着几绺发丝,水汪汪的眼睛描了眼影,睫毛用了睫毛膏显得飞蒙蒙的。那好看的双皮眼,就那么忽闪忽闪几下,一大帮城市小哥们围着她转。她起初守身如玉,因为她是有夫之妇;但是人就那么奇怪,你越得不到,你就越发了疯一般暗恋她。

  李娟本来一门心思在刘钧身上,两人一直鸿雁传书。每个星期天,刘钧便骑着他的凤凰牌自行车翻山越岭骑到李娟家夫妻团聚。这牛郎织女的日子过了一年,小两口恩恩爱爱,金风雨露一相逢,胜过人间无数。
  最近一段时间,刘钧隐隐感觉李娟有点例行公事,每天跟他说话有点魂不守舍。刘钧反复追问:“娟,有事吗?”
  刘钧眼里是爱怜,李娟似有不忍,半天才支支吾吾说:“钧,你——你周、周来,看你日晒雨淋的,一年就显得苍老了许多。你还是,还是隔一周,或一个月来一次吧?”
  李娟眼神闪闪烁烁,语气淡漠;刘钧心格登一下,有一种不祥之感。最近感觉李娟的父母对他也是一副冷面孔。联想到上一周过来,他带来家里产的花生,他第二天走的时候,竟然被扔到了垃圾箱!这件事深深地刺伤了刘钧的自尊心。刘钧当时没有跟她撕破脸,只是苦笑了一下:“嗯。我以后是该少来了。”
  “不——钧,我不是那个意思。”李娟忙矢口否认,她咬着嘴唇,不知可否。一个人违背自己的良心,突然恩断情绝斩断情丝,那也要泯灭天良才行。要是李娟一咬牙把事情做绝,来个快刀斩乱麻。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可能断了就断了,不会伤得那么深。可是李娟欲罢却不能,她俩毕竟深爱过,现在她仍旧深爱着刘钧。只是刘钧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老土,那么的木头呆脑,哪有城市里的公子哥们能玩!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刘钧转正的指标顺利地拿到了手,他也可以到师范学校进修一年,然后取得合格的学历,成为正编教师!这本来是天大的喜事,盼了多年的梦想眼看要梦想成真。
  刘钧当即想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李娟,李娟并没有他预期的兴奋,只是生硬地笑了笑:“恭喜你啊,终于修得正果。”
  “你怎么不兴奋呢?娟!你不希望我们团聚?你不想把小昆接回城里?娟,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李娟其实这半年来,一直在他眼前演戏;她的演技并不高明,常常流露出厌倦。
  李娟怕面对现实,她只能继续瞒天过海,眼里迸出大颗大颗的泪水,这泪水说明她受的委曲,这泪水说明她还是有良心的,这泪水说明她也想有个好归宿。第二天,刘钧骑着自行车去染织厂门口接她,他以后也是正编教师,可以与城里人平起平坐。
  可是,他来晚了,他从下班的人流中,他看见城里人不一样的风情。李娟换了装,走在下班人群后面,可是她不是往人群中走。她匆匆走过绿化带,绿化带的树阴下停着一辆桑塔纳。有人给她拉开了车门,车上坐着一个戴细边眼镜的小青年,两人在车上还有一连串只有情人才做的动作。刘钧当时感觉血要从他的嘴里喷涌,他强压怒火。他可不能轻饶背叛他的人!
  刘钧一辈子其实是被父母宠着的,他是老爸眼里的天之骄子,妈妈眼里的心肝宝贝。从小,他就享受着家庭的溺爱,这种孩子自尊心特别强。眼前这一幕,他伤得可不轻!

  当晚,他先买了一把西瓜刀,包在一张报纸里,他先到岳父家里转了一圈,岳父家是铁将军把门,他吃了一个闭门羹。他本想敲门,但是他的手缩了回来。他沮丧地低着头,背着一个背包消失在街灯中。当时,他父母其实在楼上看见了女婿,如果让女婿进屋,可能结局完全不一样。
  李娟本来是首鼠两端,无法做出诀择:刘钧无疑是个好青年、好丈夫、好爸爸。他教书认真、肯钻研业务,教学成绩突出,多次被评为县区乡三级优秀教师;近些年来,埋头书本,勤奋学习,朝着自己的理想奋进。本来是天遂人愿,刘钧顺利拿到了民办老师转进指标,一年之后,他就是国家正编教师。儿子刘小昆也能跟着落户城区,这是当时平民百姓常规思维的定势。可是,现在狂热追求她的是县委书记的一个儿子,外贸局的副局长,配有专门的小车。

  两人当时在小车内的火星撞地球,并没察觉有双仇恨的眼睛盯着他们!李娟在公子哥罗志强狂热的追求下,再加上家庭的怂恿,她内心矛盾极了。傻子都知道嫁给公子哥,一定会过上高品质的生活;但李娟不是那种绝情的人,她内心极度内疚,有一种红杏出墙的耻辱感。她与刘钧曾经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与刘钧耳鬓厮磨日久,可以说如胶似漆,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刘钧那火山爆发式的爱、用生命对她的呵护,曾经一次次让她感动,一次次将她征服。那些缱绻的花前月下,那些相濡以沫的浪漫,怎么能说忘就忘,说移情就移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