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53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用汗巾抹了一把汗,他内衣湿透了,可不能这样过去吃饭,前车之鉴不得不鉴:“不用陪了。吃餐便饭罢了。我可没有多的钱补助你。搞得太丰盛了,我抵当不起啊。”
  “韩村官别见外嘛。你可不要当我是外人,他陈建功、吴小凤、何月姑家里请得起,我蒋水照样请得起。韩村官请放心,没得说的。”蒋水说话略有怪腔怪调,但富有激情,“韩村官,我家里你可能不熟悉,我让丁小艳去接你吧?你现在在哪个位置?”
  “不用了,不用了。我来了有些日子,哪家哪户,我还是摸清楚了。你放心,现在十一点五十,十二点十分前,一点到你家。”韩宝来时间观念相当强,他马上给了一个具体时间。
  “好,好,好。”蒋水喜欢韩宝来的性格,说话嘎嘣脆。
  韩宝来早听说蒋水是当地的贼王,徒子徒孙遍及各地,每个月孝敬他的银子,他花都花不光,现在可不用亲自出马偷偷摸了。蒋水家处在出山口,地势低洼,但他家的房子用青石板高高托起,周围是茂林修竹,还有一条水渠淙淙流过,倒是一方幽雅之处。他家没有围墙,贼王家可不怕贼偷,过了一处棕树桥,就可以看见掩映在竹林里的木阁楼。从柱子、墙壁的木质来看,还是梨黄色的,应该是近两年修的楼。

  韩宝来脚跨过门槛,一个十一二岁的娃子点燃了一挂鞭炮,噼哩叭啦炸开了,电光四处乱窜,炸得满院子硝烟滚滚。一个围着翠花围巾的窈窕中年妇女从厨房里探出了头,甜沙沙地说:“韩兄弟来了,来得好准时,说十二点过十分,就准时到了。看来做干部的人是最讲究守时守信。”
  韩宝来听人说过,丁小艳绝非等闲之辈,是名副其实的贼婆,她要从你的口袋偷东西,你根本没办法察觉。一般的锁,她就像开自家的门一般麻利。不知道她今天做的菜怎么样。韩宝来面色平和地说:“大嫂,我又不是什么客人,怎么放上鞭炮了呢?”
  “啊哟,韩兄弟,你这就不知道,我们这里有个乡俗,新客上门,第一次是一定要放鞭炮的,让过往神灵知道,也让远近乡邻过来凑热闹。小新,快给韩叔端凳、泡茶,剖柚子吃。”
  “呃。妈,堂屋里的事交给我吧。韩叔,请吧。”小新长得矮小,咋看上去,像一只机灵淘气的猴子。韩宝来听人说过,蒋水喝了贼水,师傅将祖传秘籍传给了他,他就得绝后,他是没有儿女的。看来这个小新应该是他的小徒弟。
  丁小艳对小新看来是挺放心的,她慌慌张张回到厨房做菜去了,可能还做着什么菜,一会儿嗅到了烧锅味。韩宝来跟着小新走进堂屋,堂屋供着祖师爷的神像,燃着香火,烟雾缭绕。
  小新拿来一炷香,点着了递给韩宝来,一脸的虔诚,闪着黑豆豆:“韩叔,上炷香吧。祖师爷会保佑你安康、富裕的。”
  韩宝来知道要想得到小新的好感,你得认同他、接纳他,他才会对你释放善意。他跟着他的指导像模像样的上了一炷香,还拜了三拜。小新果然满脸兴奋地给他泡花茶,给他捧出一个大什锦果盘,果盘里盛装了花生、瓜子、板栗、糖、饼干等糖果,小新还选了一个有葫芦把的沙田柚,熟练地开剥柚子。

  韩宝来品着茶,漫不经心地问:“小新,今年多大了?”
  “十二。”
  “怎么不去上学?”
  因为现在还没到寒假,韩宝来看他只顾低着头认真地开剥柚子,没有回答他;但可以看到有泪花掉落在柚子上的叭嗒声。
  韩宝来知道小新一定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很有可能是一个弃儿。虽然蒋水夫妻收养了他,但是并没有当亲生儿子养,而是当徒儿训导,将来继承他的衣钵。做徒儿,首先要学会孝顺师傅,因此什么杂活他都得干,早晚叫他起来练基本功,时间长了,夫妻俩就传他几手。

  小新偷偷用袖子抹干泪水,将剥好的柚子一瓤一瓤盛在瓷碟里,若无其事地说:“韩叔叔,吃柚子。最好的沙田柚,美味多汁。”
  小新拿了几瓤进厨房去了,估计是孝敬师母去了。做徒弟的,最讲究眼明手快,讨人喜欢。
  韩宝来等小新回到堂屋,小新却留在了厨房。韩宝来知道蒋水外出接客人去了,估计丁小艳留在家里做菜,他看丁小艳那眼神也勾魂,他可不敢去招惹这个贼婆,他还是安安分分在堂屋里烤火、喝茶、吃糖果、看电视。
  过了好一阵子,蒋水陪着一个白胡子老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养蜂老人刘松明,年过百岁——像这种人家,正派人家唯恐避之不及,绝对不会与之同流合污。蒋水请客,只能请来世事洞明的刘松明老爷子。老爷子穿着黑布袄,黑棉裤,跟蒋水瘦精灵的身材相比,倒是不相上下。老爷子须发皆白,面颅骨棱嶒,双眼凹陷,眼珠子淡黄色;肌肤紫檀色,并不十分瘦,看起来精神饱满,像是一个民国老人。他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见了迎出来的韩宝来,抱了抱拳头,说话口齿清晰:“韩村官,让您久等了。罪过,罪过。”

  “老爷子多礼了。我们做晚辈的可是少礼了。今日得见的,想必是养蜂的百岁老爷子了吧?早听说老爷子大名,只是无缘见上一面。”韩宝来还是第一次见刘松明老爷子,他记忆特别好,凡是见过一面的,他都有印象。
  蒋水眉飞色舞:“韩村官好眼力啊!刘老爷子就是我们村寨的第一老寿星!刘老爷子在,刘富老爹、老砌匠师傅蒋猛、吴小凤的公公陈老爹、刘老爹的兄弟刘财、孙家正老爹、孙兴国老爹……虽然他们都是七老八十,都要叫您老一声叔。”
  刘老爷子忙打住他的话头:“快别这么说。咱可不能倚老卖老,虚长几十岁,越老越不中用。所谓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活了下来。我可是死脱了的,阎王爷嫌我不中用,不想收我哟。”
  韩宝来忙握住老爷子的手,老爷子的手看上去老年斑密布、青筋鼓鼓,但还很温暖,掌心起汗!这可是大冷天!年轻人的手心未必有汗!
  “老爷子,话不能这么说。家中有个老,胜似有个宝。村寨里有你这么一个寿星,说明我们小香河村是个长寿村,是块不错的品牌!”韩宝来可盘算好了,他要打长寿村这块牌,无疑这些花甲老人就是活广告。他的远期规划,就有一个养生馆。
  “说咱村是个长寿村,还真说得上。我信口数来,现在爷爷辈,上八十岁的老人可能就有四五十位,九十岁以上的应该二十多位吧。”蒋水对村里的寿星知之甚详,“我数一下百岁老人吧,陈水旺老爷子、陈新民老爷子、陈满庚老爷子、孙玉娥老婆婆、孙新淦老爷子、刘媛媛姑奶奶、蒋纪元老爷子、蒋秋云姑奶奶,我们村寨的百岁老人可有九位呢。”
  蒋水扳着指头一一数了出来,韩宝来有点惊疑:“不是说老寿星,一般来说女性居多。我听起来,只有三位是女性,男性占了其中的六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