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一直在黑暗中,现在忽然一亮,楚天齐还感觉眼睛不太舒服,过了一小会儿才适应了。
  “九哥,咱俩暂时分手吧,你等我消息。”说着,吴老七把一串钥匙递了过去,“你开路边那辆。”
  看了一眼侧前方停着的那辆黑色“现代”车,楚天齐摇了摇手,微微一笑:“七哥,我还是喜欢开越野。”
  “好吧。”吴老七也一笑。

  本来在半夜已经说好,两人先一起乘车,然后吴老七继续驾驶这辆汽车,去找“龙头”通报。九哥驾驶另一辆车,就近找地方等消息。结果现在九哥变了卦,分明是不信任七哥,担心七哥在车上做手脚。其实,七哥又何尝信任九哥,只不过受制于人而已。两人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吴老七和司机去了那辆车,楚天齐没有下车,而是直接换到了驾驶位上。
  黑色“现代”启动不久,楚天齐驾驶着绿色越野也跟了上去。估计吴老七也知道对方肯定会盯稍,或是真想和九哥合作,那辆“现代”并没刻意做出甩掉尾巴举动,楚天齐毫不费力就能盯着对方那辆车。但多少也得给双方留点面子,楚天齐还是尽量与“现代”隔了一定的距离。
  路上还有些堵车,两辆汽车因此走的不快,楚天齐也正好有机会观察一下外面情形。从两旁的标识看,现在是在许源县的邻县——苍南县,只是不知刚才出发地点区划归哪。
  开车走在路上,楚天齐心情好了很多。
  这些天因为何氏药业涉嫌造假一事,楚天齐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不但被要求回避,还遭受了各种谣言的攻击。虽然相关部门对何氏药业查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发现进一步的所谓罪证,但何氏药业的嫌疑一直洗不掉,因为真正的造假者找不到,也没有发现造假窝点。为此,楚天齐很是着急上火,既为自己的被回避,也为何佼佼牵涉其中,更为此案不能破获而恼火。
  正是由于不得不回避,也更是因为要急于破案,楚天齐这些天才把精力放到了此案上。虽然不能正面参与此案,但他反倒多了好多独立行动的时间,只是辛苦没少下,却没有什么效果。
  有时事情就是奇怪,没想到在去医院看望何喜发时,有了意外发现,也才有了这几天的经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曙光已经出现,相信不用太久就应该会有收获。

  正在想着事情,忽然几个画面映入眼帘,先是一辆大巴挡住视线。待大巴刚过,就换成了两车相撞的场景,其中有就一辆黑色“现代”车。
  事出突然,暗叫一声“不好”,楚天齐找地方停好越野车,然后快速奔事发地点而去。刚才找车位加上徒步赶到,等他到了事发现场的时候,已经离事发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他看清了那辆事故“现代”的车牌号,正是吴老七乘坐的那辆。
  救护车适时赶到,医务人员把伤者抬了上去。楚天齐看到,第一个放在担架的那个人尖嘴猴腮,体形瘦小,额头上有鲜血。
  来到僻静处,楚天齐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他这是刚从苍南县人民医院出来,刚刚看过吴老七。

  从十二月六日发生车祸,到今天已经过去三天,在这几天中,楚天齐每天都会至少来一次医院,来看吴老七的情况。当然,他每次都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观察。
  在发生车祸那天,楚天齐直接打出租,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他亲眼看到,吴老七被直接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在这几天悄悄观察中,他了解到,吴老七和那个司机都一直处在危险期。只是在刚才来的时候,发现吴老七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但却仍然没有醒来。
  吴老七昏迷不醒,怎么办?难道多日的努力就白费了吗?楚天齐不禁皱起了眉头。
  从十一月七日被要求回避假药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这期间,先是在县公丨安丨局班子成员会上,张天彪拿楚天齐和何佼佼的关系说事,以所谓的群众来信为由,提出了公务回避。虽然其他班子成员有人明确反对,有人模棱两可,但是经张天彪这么一闹,楚天齐就已经没法再直接参与此案了。

  紧接着,十一月八日,在县政府党组会议上,财政局长向阳发难,也是说楚天齐和何佼佼的关系。然后,相关部门适时提供了所谓退回群众来信的数量:四十八封。楚天齐再次被县长牛斌要求回避,这是两天中的第二次,他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就在楚晓娅为其辩解时,不早不晚就有人送来了二楚吃饭的照片,不但楚晓娅无法再为其说话,就连她也相当于被要求了回避。
  这还没完,十一月九日,周子凯也打来了电话。虽然周子凯说的不甚明了,但主要意思是传达给了楚天齐:市局也收到了信和照片,市局请你“休息”。只不过没有明确下文,只不过说的婉转一些,其实就是被事实停职了。
  三天三轮攻击波,楚天齐根本没有不回避的道理,也没有继续插手的理由。于是他选择了以退为进,明着不再参与,也似乎暂时不理政,但暗地里却加紧了对假药案的调查。
  经过多日的努力,现在终于理出了一条线索,而吴老七就是这条线索中的重要一环。
  在一个多月前岳江河的交待中,第一次出现了“温经理”三个字,接着又有六人也供出了此人。但众人只知道这个人是上家,只知道这人是为何氏药业工作,也正是这个供述,点燃了楚天齐被回避的导火索。

  就在十二月二号那天晚上,楚天齐在跟丢老四的时候,何佼佼打来电话。在电话中,何佼佼说出了怀疑对象辛长龙。她是根据楚天齐说的温经理身高,以及辛长龙所做过的事猜测的。据何佼佼所说,辛长龙曾经在何氏药业工作过,在此期间因为偷窃公司财物被开除了。
  正是从吴老七的交待中,楚天齐确认温经理就是“龙头”,就是辛长龙。这让楚天齐大喜,他意识到,只要抓住辛长龙并得到口供,那么好多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这才有了三天前吴老七提前通报,要把九哥引荐给“龙头”一事。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吴老七却突遭车祸,致使这条重要线索忽然中断。
  如果没有吴老七的引荐,自己就找不到辛长龙,找不到辛长龙的话,这一段的努力就白费了,而且还会招致更大的麻烦。对于这个道理,楚天齐再明白不过。可吴老七遇车祸已经三天,虽然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不知何时醒来,这又奈何?
  想到那天的车祸,楚天齐的疑惑不禁又再次升起。如果那天自己驾驶那辆黑色“现代”,那么车祸能避免吗?这个车祸发生的太巧,让楚天齐不得不怀疑,怀疑这并不是偶发。可同时另一个疑问又来了:如果是吴老七针对自己设计的,那么临时换车的信息,应该能够及时通知出去,这个车祸又怎么会发生呢?

  “到了。”司机停下汽车,回头说到。
  楚天齐赶忙收起思绪,付过车费,下了汽车。
  想其它的都没用,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办吧。楚天齐拿定主意,迈步而去。
  日期:2017-05-27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