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7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正脉之中也有十个穴窍。随着道炁的不断增长,每当有一个穴窍被蓄满之后,风水师的能力就会得到一次显著的提高,而十个穴窍全部蓄满之后,就可以冲击识曜境界了。
  所以点穴境界的风水师也被分为一窍到十窍圆满这十个不同境界。
  刚到达点穴境界的风水师,寻龙时的道炁光柱,经过奇经八脉的压榨,此时的道炁只能将不到五分之一的穴窍填满,所以还算不得一窍修为,只能算是半窍不通的伪点穴境界。
  只有蓄满一个穴窍的道炁,才能正式成为点穴境界的地师,可以修习绝大多数的手印之法。而同样境界也可以修行的步罡之法,则是需要大量道炁支撑,至少要到五窍修为才能初步接触。
  当然,我与其他人不同,寻龙只是便有五条道炁光柱,此刻体内的道炁,已经极为接近一窍。

  更何况我道炁流转之时,途径体内三脉零五穴,一个周天道炁增长速度就是其他人的三倍左右,修行速度十分惊人。
  从京城回到深圳,大约需要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时间,而就在这一路上,我体内的道炁经过不断的流转,终于在接近深圳的时候,将天脉之中第一个穴窍蓄满了。
  也就是说,我已经达到了一窍的修为。
  只是我还来不及高兴,胸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烧感,猛地一下,让我几乎叫喊出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忍住没有叫出来,正准备低头查看的时候,那灼热感就蔓延开来,整个胸膛加上肚子上,好像被人泼上了一瓶浓丨硫丨酸。痛的我瞬间涌出一身汗珠,坐在那里,居然连动都无法动弹。
  刚才我还刻意想要压制自己的呼喊,可现在我连张嘴都张不开,更别说发出叫喊了。甚至我体内的道炁都突兀的停止了流动,聚集在我胸口处,无比的狂暴混乱。
  这股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才逐渐的消散下来。
  一直到此时我的身体才终于可以动弹,但我却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不是我不想动,而是刚才那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身体完全虚脱了,一丝气力都没有。
  庆幸的是,道炁的混乱此时终于平静了下来,慢慢的又开始在经脉之中缓缓的流淌起来。
  随着道炁的流转滋补,身上那种虚脱感逐渐的消失了,慢慢的又有气力从四肢百骸之中渐生出来。

  我强忍着残留的疼痛,伸手把胸口的一副扒开低头一看。
  原本只有一个独角麒麟首的纹身上,突兀又延伸下去一大片,从脖颈到胸腹,整个麒麟的身子似乎都生了出来,从胸口下方一直绕过右侧肋部。绵延到腹背上。
  跟头部末梢覆盖的皮毛一样,整个麒麟身子上,都覆盖着一层银灰色的毛发,看起来无比的神骏。唯一的缺憾是,麒麟身子的下方却光秃秃的一片,根本没有四肢。
  我想起前几天杨仕龙跟我说过,种了麒麟蛊之后。寻龙境时,麒麟蛊头上生角;点穴境时,麒麟蛊身上生鳞;等识曜境时,麒麟蛊脚下生出祥云。
  此时我身上的情况跟他说的差不多,一窍之后,我算是正式进入了点穴境。而“鳞”在古语之中,就是指身上的皮毛,所谓的“身上生鳞”,大概就是说整个麒麟身体以及毛发的出现吧。
  看着此时变得硕大恐怖的纹身,我刚刚才提升到一窍修为的喜悦转瞬而逝。
  到了深圳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们所有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徐会长看见我,目光一凝,十分震惊的失声说道,“你居然已经一窍境界了!”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全部都听到了,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徐会长修为在我之上,此时我也没有用墨绿色能量来掩饰道炁。他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冲他点点头,也没有隐瞒,开口说,“方才在车上的时候,突破到了一窍境界。”
  见我点头承认,周围人目光中都是浓浓的艳羡,徐会长喃喃说道,“不愧是绝顶四脉的天赋,这速度还真是……真是……”
  说了半天,他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只是站在那里不停的感慨。

  周围其他人也陆续过来对我道喜,我此时心情并不太好,反倒是显得他们比我更高兴一样。
  许书刑鼓动着其他人,说深圳是我的地盘,再加上我突破一窍境界,非得让我做客请他们吃顿饭,以尽地主之谊。
  一群人闹腾起来,我也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们离开了深圳分会,准备去找个地方一起坐坐。
  徐会长虽然也在场,不过我根本就没叫他,其他人估计也是看出来我跟徐会长不太对付,也没人多说什么。只是临走的时候,徐会长笑着告诉我说,让我有时间来分会办一下手续,要把我提升为副会长。
  在那老蛊婆来找我之前,副会长对我有莫大的吸引力,但现在我早不放在心上了,笑着推辞掉之后,带着其他人快速离开了。
  虽然我是深圳玄学分会的人,但对深圳这个地方,我委实算不上了解,去哪里吃饭也是两眼一抹黑,索性就给王永军打了个电话,想让他给我安排一下。
  谁知道电话接通之后,王永军得知我已经回到了深圳,语气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匆匆对我说道,“周老弟,你快来市中心医院一趟,南州他出了点问题。”
  我心里一惊,代南州?他怎么了?
  “还不是早先林玥彤那个后生女的事,他们去了一趟广西,回来之后南州就直接昏迷过去,玄学会的朋友我也找了个遍,结果谁都帮不上忙,最后只能送到医院里面,每天输液维持着,虽然性命无忧,但就是一直醒不过来。”
  不等我再问。王永军就竹筒倒豆子的把情况跟我简单说了一遍。
  我听完,眉头一凝,林玥彤的事,当初我就觉得有古怪,只是因为时间来不及。我这才没有跟过去,没想到还真出事了。
  但我当时特意安排让杨开臣随他们一起去了,怎么最后还弄成这样了?
  我连忙又问杨开臣的情况,王永军语气低沉的告诉我说,杨开臣也受了伤。不过比代南州轻一些,此时也在医院里面照顾代南州。这些天要不是他的维持,代南州恐怕都支撑不下来。
  这一下,原本说好的请客吃饭自然是没法继续了,我把情况简单说明之后。张文非他们都热心的问我要不要帮忙,我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此时我已经是点穴境界一窍修为,比之他们都高出不少,事情如果过于棘手。叫上他们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会给他们也带来麻烦。
  在我的坚持下,他们只好无奈作罢,各自返回自己的分会。
  临分别前,张文非把他的地址告诉了我,说让我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去他们梅州一趟,他师父之前在电话里说过很想再见我一面。
  上次赵老爷子对我有示警之恩,此次玄学总会之行,我也用了好几次他们师门传承法器,老爷子既然想见我,那过段时间,我肯定得去一趟。
  约定好这件事之后,我匆匆打了一辆车,往市中心医院赶了过去。

  到了医院门口。王永军的司机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带着我匆匆的赶到了医院的特护病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