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7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也不在意,只是等车子上路之后,才起身走到徐会长的身边。
  原本许书刑跟他坐在一起,听我说找徐会长有事的时候,许书刑爽快的站起来,就准备把位置让给我。
  这时候徐会长却眉头一皱,有些不乐意的对我说,“周易,我跟小许正在说一件重要的事情,你有事就不能等一下?”
  听到他的话,我嘴角微微一笑,当初出发来玄学总会的事情,他就故意挑拨我和许书刑,现在居然还用这种手段。
  我还没开口,许书刑先冲我笑了笑,“周哥,没事,我俩也没啥重要的事。你先聊呗。”
  说完,他就直接让开位置,起身离开了。
  许书刑的脾气火爆,搁以前,轻易就会被人挑拨起来,但在玄学总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之间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徐会长还拿以前的法子来恶心人,却是不够看了。
  我在挨着徐会长的位置上坐下来之后,他先前的不耐一扫而空,脸上反而堆起了笑容。
  看他似乎要跟我寒暄什么,我却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开口问他说,“当日徐会长把我从办公室里丢出去……”
  还不等我说完。徐会长张口就打断了我,信誓旦旦的说那天不是他把我丢出去的,而是老蛊婆把我带走了,剩下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这事根本没有争辩的必要,等他说完之后,我才有神色平淡的说,“不管是谁,总之那天的事过去之后,我的一件罗盘法器应该是留在你的办公室里了,徐会长若是事后见到的话,烦请还给我。”
  “罗盘法器?”
  徐会长的面色一变,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些支吾的说,“不瞒你说。当日我的确见到了那件罗盘法器,不过我见到之时,那件法器已经被摔碎了,根本无法再用……事后我拿着研究了许久,试图想复原一下,最后也没成功,只好将其丢弃了……”
  丢了?
  我心里顿时一片恼怒,那罗盘不说材质顶尖,光是里面的蛇灵,就足以让任何玄学界人士视若珍宝,徐会长居然将它丢了?这怎么可能!

  我面色彻底阴沉起来,看着徐会长说道,“我那件罗盘里面有阴灵在,这一点徐会长应该不难看出来,现在推说丢弃,未免有些太过敷衍了吧?”
  虽说徐会长是识曜境界,但我早问过张文非了,徐会长当年不过是半脉晋升的识曜境界而已,实力只能算是一般,跟我的绝顶四脉根本毫无可比性。虽说现在我还不是他的对手,但只要他稍有几分理智在,就应该考虑一下将来。
  结果他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哭丧着脸,信誓旦旦的对我说,“我真不知道里面有阴灵啊,我捡到那罗盘的时候,已经碎裂成几瓣,根本没有什么阴灵存在,我当时试图复原,也只是因为罗盘的材质和原本的做工不错而已……”
  说完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又急匆匆的说,“当时这个罗盘那老蛊婆应该见到了吧?苗疆之人虽然擅长养蛊,但有些特殊的蛊虫也跟阴灵有关,那罗盘中的阴灵定是老蛊婆取走了。”

  他说完我也皱眉思索起来。不是我没想过这个可能,只是当时我昏迷之前,听那老蛊婆说过一句话,她说这罗盘法器虽然精妙,但却只能供中原道门使用,他们苗疆之人根本没法用。
  当时老蛊婆声音里面满是遗憾,肯定不是乱说的。所以我才具体推断,罗盘多半是被徐会长拿到了。
  但此时徐会长又说罗盘已经碎裂,里面蛇灵不知踪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蛊婆当时提过一句“龙蛊”,把里面的蛇灵取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思索一番,我又问徐会长那个罗盘的踪迹,他嘴巴动了一下。却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低头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摸索一番,找出来个小布包,递给了我。
  我一愣,下意识的反问,“你不是说将它丢弃了吗?”
  徐会长尴尬的笑笑。“当时随手放进包里了,准备回头扔掉,但这不忽然出发来了总部这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我懒得分辨他话里的真假,赶紧接过布包,匆忙打开一看。果然是我的法器罗盘!
  只是此时罗盘就像徐会长说的那样,已经碎裂成了好几瓣,根本已经无法再使用了。这件罗盘可是用虎骨木制作的,硬度和韧性都是极强,更何况还经过风水师道炁多年温养,历经百年也丝毫没有破损,现在却成了这幅模样,当时那老蛊婆摔的那一下还真够狠。
  不过我想找寻的是蛇灵,罗盘成什么模样倒也顾不上了,急忙用道炁将罗盘碎片包裹起来,仔细搜寻上面的痕迹。
  很遗憾的是,徐会长这次真没骗我,上面蛇灵的气息一点都寻不到,只能感觉到一些轻微的阴气,还是当初蛇灵没有化去身上阴气时候残留的痕迹。
  检查过后,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还特意将罗盘碎片放到玉环旁边,让瞳瞳也检查一遍。但很快,瞳瞳也给我了一个相同的答案。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沉默的思索着。
  杨仕龙那天跟我说过。龙蛊是跟麒麟蛊并称为两大祖蛊的东西,虽说老蛊婆说过罗盘苗疆人用不了,但并没有说无法将蛇灵从罗盘中取出来,这么看来,徐会长说的多半没错,蛇灵应该是被老蛊婆取走了。
  从得到罗盘到现在,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那条蛇灵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相处久了难免会有几分感情。而且瞳瞳也把蛇灵当成了好朋友,说不定将来我还得去苗疆那边走一圈,把蛇灵给找回来。
  此时让我更郁闷的是另一个问题,红影子那首诗里第一句是“墨龙麒麟结”,麒麟据我推测是麒麟蛊,而“墨龙”我猜的就是蛇灵,他本身身体就是一团墨色,而老蛊婆又将其称为“龙蛊”,很符合这两个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蛇灵被老蛊婆带回了苗疆,而且老蛊婆本身实力非常恐怖,至少也是识曜修为,我何年何月才能把蛇灵再找回来?
  心里叹了口气。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是尽快提高修为了,能不能找回蛇灵,还得看我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都在默默的稳定自己点穴境界的修为。
  体内的道炁已经变成了一道水流,缓缓的在经脉之中不断流淌,每过一个周天便能提升几分。另外一遍的墨绿能量也是如此。虽然数量远比道炁少,但也在经脉中不断的经过周天循环。
  而之前我也尝试过了,到了这个境界之后,那墨绿色珠子里面的能量我已经无法再吸收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跟我用上面的能量来封印玉环有关。
  玉环之中毕竟有一条完整的真龙脉,将其气息完全封印起来。需要大量的能量才能做到,估计是这部分能量将墨珠内的能量耗尽了。
  人体之中有一条正脉,名为“天脉”,大概位置就在先前寻龙境界之后,道炁光柱储存的位置。而到了点穴境界之后,道炁水流在开启的奇经八脉之中流转,最终还是好回归到正脉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