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5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可以让叶青竹往后滑行足足一米。
  北辰逸两米长的战刀,只有刀锋约莫三公分的位置,撂到了叶青竹。
  白袍撕裂。
  鲜血飙溅。
  叶青竹肚子上,多了一条足足二十公分长的伤口。
  好在伤口只有三公分,堪堪划破了脂肪层,擦伤了腹膜,而没有伤到任何内脏。
  刷得一下——
  叶青竹往后足足掠了五米,单膝跪地,手捂着肚子,鲜血抑制不住流出。
  她咬着嘴唇,眉头紧锁,显然正在忍受无比剧烈的疼痛。
  这一下,要不了她的命,却让她失去了所有战斗力。

  北辰逸冷冷一笑,看着陆羽和叶青竹,舔了舔嘴唇,无比嗜血。
  此刻,他面前这两人,已经失去了所有战斗力。
  在他面前,跟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他并不打算立马杀了这两人,这两个居然敢挑衅他、激怒他的狗-男-女。
  就好像猫抓住耗子,总是要尽情玩弄戏耍一番,才会下嘴吃掉一样。
  北辰逸也打算跟这对狗-男-女好好玩玩。

  节外生枝?
  夜长梦多?
  北辰逸没有考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变数都是浮云,一切计谋都没有任何作用。
  而他北辰逸,就是拥有绝对实力的那个人。
  “姓陆的,听说你很厉害啊,杀了日本那么多武者。虽然你杀的那些人,在我北辰逸眼里,也全都是一文不值的垃圾,不过他们再垃圾,那也是我日本的垃圾。你一条支那猪,居然敢杀我日本的垃圾,我可不可以采访一下你,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
  北辰逸唇角微翘,看着陆羽,眼里的鄙视和奚落,一览无余。

  “傻儿子,你爹我的勇气,当然是你妈给我的。毕竟她叫得太好听。”
  陆羽咬着牙,站了起来,挡在了叶青竹面前,死死盯着北辰逸,眼里没有丝毫恐惧,有的,只是平静。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他知道,他跟叶青竹,都将死在这里。
  不过人总是会死的嘛。
  他只是在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上不愧天上的英魂,下不愧地下的尸骨,在中,也对得起这世间的良心。
  因为问心无愧。
  所以无所畏惧。
  眼前这个白头翁,显然是想在自己死前,好好戏耍和折磨一下自己。
  那就更不能认怂了。
  站着也是死,躺着也是死,那还是站着死,比较帅气一点。

  “八嘎!”
  北辰逸眼眸一红,身形倏地一闪,已经出现在陆羽身前。
  一巴掌打在陆羽脸上。
  无比清脆。
  直接把陆羽扇到了地上。
  陆羽左边脸颊,顿时变得浮肿起来。
  陆羽躺在地上,喘着出气,却是笑了起来。
  “儿子,你吃饭没,用点力嘛,你老子我可是享受得很。”
  他强自撑着,颤颤巍巍得站了起来,背脊打得笔直,冷眼漠视着北辰逸。

  北辰逸仔细观察着陆羽,想从他眼中,看到哪怕一丁点的恐惧,那样,他才会有成就感。
  可是很遗憾。
  陆羽让他失望了。
  即便是直面死亡的威胁,这头该死的支那猪,眼神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高贵和安宁。
  这样的人,哪里会真的惧怕死亡呢?
  “姓陆的,我知道你不是怕死的那种人,硬汉嘛。”
  北辰逸冷冷一笑,“不过再硬的硬汉,也会有他的软肋。你放心,我还没把你玩够玩崩溃,还不会这么轻易的杀死你。”

  他看着叶青竹,“这是你的女人吧。你说,我要是当着你的面,扒光她的衣服,用一百零八种方式操她,你会不会比较爽?”
  “北辰逸,你想多了。”
  陆羽眯着眼睛,“在小爷没死之前,你动不了她一根毫毛,我死后,她也不会给你侮辱她的机会。小爷的女人,也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人,我相信,她会有终结自己生命的勇气。”
  “陆郎,能跟你一起死,青竹不后悔。青竹一点都不怕,还有些高兴。”
  叶青竹也笑了起来,唇角上翘,眼里俱是静谧的光,风姿摇曳、柔情万种。
  第九十四章:林花谢了春红(四)

  拳。
  拳头的拳。
  魏文长这一生,出了许多拳。
  有许许多多人死在了他的拳头下。
  这里面,有修为高强不可一世的武道宗师;有小弟如云拥趸众多的枭雄巨擘;有高官,有显贵,有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也有鸡鸣狗盗的小人物。
  许许多多。
  多到,他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但他清晰自己人生中打出的第一拳。
  那是个冬天,大风大雪,他的父亲,第一次教他练魏家的八极拳。
  那年他六岁。

  父亲教他蹲马步,然后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魏家男儿,心中有道理,身上有拳头,你的拳头,可以用来贯彻你心中的道理,但不能用拳头来取代你心中的道理。文长,我要你跟我保证,你以后砸出去的每一拳,都能做到无心无愧。
  “爹爹,什么叫问心无愧?”
  六岁的魏文长在漫天风雪中蹲着马步,看着自己的爹爹。
  “不杀妇孺,不打老幼,不杀好人,不杀无辜。”
  “爹爹,俺什么是好人,什么又是无辜?”
  六岁的孩子,可以理解什么是妇孺老幼,但他无法理解什么叫好人,什么又是无辜。
  “文长,这个问题,爹爹没有办法回答你,但等你长大了,你心里自然就会有一杆秤,它会称量出你良心的重量,它也会告诉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只是想要你知道,只要你能做到以后你出的每一拳都问心无愧,那你魏文长之拳,迟早都会无敌于这个世间。”
  四十年过去了。

  时间可以风化许许多多的东西。
  无论是人的情感还是记忆。
  许多往事都已经消弭在魏文长的记忆里面。
  但那个大雪天,爹爹告诉他的话,却一直未曾忘却。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都做到了爹爹告诉他的话。
  每一拳,都问心无愧。
  所以,他的拳头,变得越来越厉害。
  每一拳,都比先前的一拳厉害。
  四十年前,他在风雪中第一次出拳,六岁的小男孩,紧紧握着拳头,鼓着腮帮子,嗨地一声,打出了他人生中第一拳。

  风依然再吹,雪依然在下。
  整个世界,都无人知晓,在某个角落,有个六岁的小男孩打出了他人生中第一拳。
  四十年后,在富士山漫天遍野纷扬的樱花瓣中,这个叫魏文长的小男孩,站在了光阴流转的尽头,打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拳。
  风不敢吹,雪不敢下。
  这天,这地,这人间,都在为这一拳而动容、而颤抖。
  明心见性,可见如来。
  这是超越这个世界极限的一拳。
  这是这个世界,这个人间不能再有的大风大景。

  以须佐之男为首,建御雷和月读命这日本的三大武圣,日本最后的底蕴,都在为这一拳而恐惧。
  这一拳,如长虹贯日,如彗星袭月,如苍鹰击殿,狠狠砸向了这个世界。
  日期:2016-10-3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