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5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叶微微低了头:“我看您好像很累,就不想打扰你。而且……”梁健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问:“霍省长让你带什么话?”
  “他说,存在即是道理。”小叶说完就闭了嘴。梁健等了一会没见她接着往下说,诧异地问:“这就没了?”
  小叶点头。
  梁健有些懵,这是什么意思?玩禅机吗?
  正迷糊的时候,车子停了。沈连清转过头来对梁健说:“书记,我们到了。”
  梁健压下心底那些烦躁,开门下车。山庄里除了老板一家子之外,没什么客人。他们进去的时候,看着五十多岁的老板正在逗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不知是孙女还是外孙女。他看到梁健他们四人,惊讶地问:“这么大雨,你们不会是从山里出来的吧?”
  “老板,有饭吗?”沈连清没回答老板的问题,开口问到。老板忙站了起来,连声说:“有!你们要吃什么?”

  “你看着给做几个就行。”梁健说道。
  老板说好。梁健又问老板要了些热水,暖一暖身子。这大雨一下,温度比之前低了很多,加上几人身上都有点潮湿,在车里有暖气还没觉得,下了车就觉得有些冷了。
  老板拿了热水来,喝了后,四人都感觉好了很多。小叶在旁边捧着水杯,暖着手,姣好的脸颊上,泛着红扑扑的色彩,眼睛出神地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梁健心里想不通霍家驹为什么会拒绝,心里烦躁没有出口,忽然想问问小叶,之前他们在山上,除了那过于高深莫测的‘存在即是道理’的话之外,还说了什么。
  他刚要开口,忽然那小女孩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在小叶背后一歪,甩到了,顿时哇地哭了起来。
  小叶忙去抱她。奇怪的是,小女孩竟不要小叶抱,反而对着梁健伸出了手。梁健一边诧异,一边伸手抱起了她。小女孩趴在梁健的肩膀上,很快安静下来。
  小叶惊叹:“书记,您小孩缘真好!”

  梁健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在此刻,莫名地疼了起来。他想到了霓裳,唐力,然后又不受控制地想到了项瑾。
  这两天,他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她们,可,有些时候,总会有些东西提醒他。就好像此刻这个在他怀里乖巧地的小家伙。
  他想起以前的时候,霓裳哭的时候也总喜欢让他抱。他一抱,小家伙就会安静下来。项瑾为此还吃过醋。可如今……
  竟是物是人非。梁健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错了,为何仿佛是一夕之间,一切都变了。项瑾病了,是他的疏忽,是他关心太少,可是为何,她连一丝机会都不给,要如此决绝?到底是哪里错了!
  “籹籹,快到妈妈这来!”小女孩的母亲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看到籹籹在梁健怀里,忙过来,将籹籹接了过去,还不停地跟梁健说不好意思。
  “没事的。”梁健努力笑了笑,道:“她很乖!”
  提到孩子,母亲脸上浮现出一种幸福而又自豪的光芒,道:“她是比一般小孩子要懂事一些。”
  母亲说话时,籹籹在母亲怀里,还伸出手想让梁健抱,一张小脸上,梨花带雨,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眼睛,里面有着梁健总在霓裳眼里才能看到的依恋。
  忽然间,眼前的小女孩就成了霓裳。梁健不由自主地伸手接过了孩子。籹籹母亲笑得很尴尬和不好意思,同时也很惊讶,口中说道:“孩子跟您真亲。平日里,不是很熟的人,她都不要别人抱的。”
  籹籹到了梁健怀里,就把脸蛋埋在他的肩窝里。梁健轻抚着她的背部,有些出神地回答:“我也有个女儿,比她大一点。”
  “是吗?肯定也很可爱吧。”母亲说道。
  梁健用力地点点头。
  籹籹在梁健怀里待了很久,才不情愿地被她母亲抱走。梁健走的时候,她还在门口看着梁健,不停地摇着小手。
  梁健看着她,一整颗心都飞到了大洋彼岸,你们都还好吗?

  大雨还在持续,没有丝毫要停的迹象。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回太和市区。梁健让小五先将小叶送回住的地方,然后才回的太和宾馆。
  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梁健还在洗澡,手机就响了。梁健出来的时候,手机已经响过两遍。梁健看了眼,是广豫元的电话。他正准备回电话,门忽然敲响了。梁健打开门,沈连清站在门外,对梁健说道:“梁书记,广秘书长说城东那里出事了。”
  梁健心里头顿时一沉,不等沈连清说,他基本已经猜到了是出什么事了。他扭头看了眼窗外那还在瓢泼的大雨,想起之前广豫元曾跟他提过的危房评估,心又往下沉了沉。
  “你去跟小五说下,准备下,我们出发。”梁健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扭身回屋准备换衣服。
  沈连清什么都没问,就下去通知小五去了。

  正如梁健所料,出问题的就是这场大雨。之前广豫元为了说服城东的那些人在征迁合同上签字,曾做过危房风险评估。广豫元跟梁健提过,城东的那片房子,有一些已经风险很大,遇到恶劣天气,很可能出问题。当时,梁健也没太在意。一是因为,现在是冬天,除非是强降雪,一般情况下,应该问题不大。二是因为,那片地方是他们准备拆迁的地方,危房风险越大,其实越有利于他们说服这些居民。可梁健没想到的是,这场本是帮了他的大雨,竟给他带来了这样的麻烦。

  广豫元因为是城东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下雨的时候,他正和华夫在城东那片勘查一些情况。据广豫元汇报,城东那片起码已有四五个房子塌了,具体情况,还没有统计出来。最关键的是,之前那位老军人的房子也在这些塌掉的房子中,老人家的腿被压到了,又加上本身心脏不好,现在已经送往医院急救,情况不容乐观。
  梁健赶到现场的时候,城东那片的很多居民都已经在广豫元和明德的安排下,退了出来,都在附近的公园里临时搭的雨棚下面躲雨,一个个冻得嘴唇都紫了。
  大雨还是哗啦啦的下,老天像是疯了一样,不停地往着人间泼着水,有着不全淹了不罢休的态度。不少状态还算好的居民,坐在雨棚下,连连感慨:“冬天下这么大的雨还是头回见到!”
  “是啊!天热的时候,都很少有这么大的雨!”
  太和位处西北,加上近几年环境破坏严重,土地大面积沙化,雨水逐年减少,如今就算是夏天,也很少会有这么大的降雨量。所以,这一次,虽说不是什么百年一遇,但起码也有好几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梁健扫了一眼雨棚下躲着的近百号居民,有些人衣服都是湿的。这些人全都滞留在这里也不是回事。现在比不得夏天,天气寒冷,等会天一黑,就更加冷。这些人若是不能尽快妥善地安排好,回头再冻出个好歹来!

  想着,梁健叫过沈连清,问他:“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安置这些人吗?”
  沈连清皱眉想了一会,回答:“这边过去大概一公里路左右,有个初中。要不我去跟初中的人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将这些人先安排到那边去。”
  日期:2016-06-2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