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8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些,我心中安宁许多。
  而我们这边正说着话呢,之前那位女官又来到了医馆,说族长安想要见我,询问我若方便,便去无忧宫一见,而若是不方便,她过来找我也行。
  尽管现如今的安权势大增,但这态度,比之以前,却是好了许多。
  虎皮猫大人既然回归,我再无心结,让坨鹊二老帮忙看住睡着了的虎皮猫大人,然后跟着那位女官一起前往无忧宫。
  来到了无忧宫,依旧是上一次见面的雅致房间,除了安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蚩野。
  作为藤族部落之前的大长老,他与我也算是熟人,只不过之前的时候他一直没有露面,怎么这会儿,却又出现在了无忧宫?
  蚩野一露面,立刻就起身与我道歉,说他前一段时间去了大荒山,一直到今天方才折转回来,听到了我来的消息之后,立刻就让人请我过来。
  他是藤族被灭之后残部的领导者,也是他亲手将安推上了藤族族长的位置。

  而这也埋下了安日后成为华族族长的引子,所以安对他一直都是很尊敬的。
  我问蚩野,说去大荒山干嘛?
  蚩野告诉我,说华族的传统,是所有的族长当选之后,都要派最信任得过的人前往大荒山去,与骊风一族、嵩阳一族以及落日一族的大长老见面,然后在他们的带领下,参观诸神黄昏一战,明白大荒山之于荒域的重要作用,从而能够在未来的时候,大家彼此合作无间。
  我想起之前的听闻,说大荒山之上,真的有魔鬼?
  蚩野点头,说虽然未见,但他相信。

  我说骊风一族我知道,但那什么嵩阳一族、落日一族又是什么来头?
  蚩野告诉我,说骊风一族、嵩阳一族和落日一族,这大荒山三族都居住于高度比肩青天的大荒山上,其中骊风一族的族人最多,有三五百人,而其余的两族,却是只有一百人不到,而且基本上都不会下山行走,所以世人罕有所闻。
  不过没有名气,并不代表没有实力。
  事实上,尽管一百人不到,但因为天赋的缘故,嵩阳一族和落日一族的顶尖高手,并不比骊风一族差多少。
  而这些高手倘若是来到了荒域之上,都将是长老、族长一个级别的强者,或者还要强大。
  蚩野过去,是代表华族,与他们缔结盟约的。

  而荒域之中的其他大部落,其实也有与大荒山三族缔结盟约的传统,而倘若是有人并不愿意遵循这样的传统,那么就将会受到三族的制裁,一直到那些人愿意低头为止。
  一旦签署了盟约,就需要朝着大荒山三族进贡,这里面包括生活物资、药物、天材地宝甚至是有资质的孩童……
  听到蚩野的讲述,我方才得知,在我们所不知道的视角之外,居然还有这样的庞然大物。
  它们隐没于冰山之下,寻常人不能知晓,却无时不刻地影响着荒域的大势。

  谈完了自己的这一次行程,蚩野又为安向我道歉。
  他告诉我,说安不懂事,让我原谅她,不要跟她计较,也不要生太多的猜疑来。
  他端起酒杯,给我敬酒,说希望我一如既往地支持安。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十分恭敬,而旁边的安则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我赶忙上前,与他碰杯,然后说别这么客气,我们都是老交情了,太过于客气,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相处了……
  的确,蚩野的客气让我们之间的陌生感迅速增加和累积。
  不过我也知道,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现场有着蚩野在,气氛比之前我与安单独相处的时候活跃一些,三人吃着酒,我知道安有身孕,前些时候又化身青鸾,动了胎气,所以当她朝我举杯的时候,便开口劝她,却不曾想安的双眼一红,对我说道:“怎么,陆言哥是对我有意见了么?一杯酒都不能喝?”
  我说你现如今是孕妇,还是不要沾染这样的刺激物,对孩子不好。
  安浑不在意,说一个孽种而已,怕甚?
  我说不管孩子父亲如何,但你不是说了么,孩子无罪,更何况你这个时候喝酒,伤的是自己的身子……
  安却不管我,一口下去,饮尽杯中酒。
  我不得已,也陪着喝下。
  聊了一会儿,我尽量不去触碰安的伤心之处,而是谈到了屈胖三此刻的情形,说将那魂珠引导之后,人并非屈胖三,反而变成了他前世的意志,这一世的,消失无踪了,这让我有些苦恼。
  听我说完,蚩野告诉我,说在大荒山上,落日一族中有一位大长老,叫做青樾,他对于灵魂的研究十分透彻,而且据说他已经轮回了十六世,如果有疑惑,或许可以去找他。
  啊?
  听到这话儿,我颇为心动,详细问了一下,听到蚩野的形容,的确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这样的人,在藏边之地,叫做活佛。
  我告诉他,说我回去跟虎皮猫大人商量一下,若是他愿意,还请蚩野帮忙开一封介绍信,好让我们去找寻。
  蚩野说当然好。
  随后安又告诉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之前花重金从华族市场和高层圈子里面收购毒龙壁虎精血的,是西南方向,一个叫做冤越的部族,那个部族有四百多号人,擅长养狗和驯兽,在荒域之中,还算是比较出名。

  她问我是否还需要那毒龙壁虎的精血,若是需要的话,她派人去问一下,是否还有剩余。
  听到这话儿,我赶忙点头,说要,要的。
  安说好,那我派人过去讨要。
  我想了一下,说不用,回头的时候,你派一个向导给我,我们直接找到那冤越的部族去就行。

  安说从这儿去冤越,脚程再快,也得有大半个月的脚程,其间瘴气深谷,不一而足,你亲自去的话,怕是会有危险……
  我说正因如此,我才要亲自去。
  安见劝不动我,也不再说,而是告诉我明天她派人过来,给我当向导。
  我表示感谢。
  无忧宫饮宴之后,安亲自送我。
  走到宫门之前的时候,安再一次提出了希望我带她离开荒域,去现实世界看一看的想法。
  她告诉我,她问了人,说骊风一族中,能够做出一种叫做“生死牌”的东西,有了这法器,便能够打破惯例,通过时空晶壁,抵达别处去。
  我问她,说你若是离开了华族,这边的一摊子该怎么办?

  安说华族本身就是一个大架构的部落,族长象征性的意义更大,并不需要她随时坐镇其中。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告诉她,说如果她能够拿到生死牌,又确定自己可以随时离开的我,我可以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安这个时候脸上方才露出一丝笑容来,对我道谢。
  离开无忧宫的时候,走在大路上,我的心有几分沉重,因为我感觉得出来了,对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安并没有太多的在意,甚至把这些当做是自己身上的枷锁和负担。

  青鸾天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才是最快乐的。
  然而现在她却当上了华族的族长,被禁锢在了汉城这个方寸之地,得不到解脱。
  日期:2016-10-3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