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50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蒋耀武今天下午在鸡进笼的时候到陈桂明家里阉鸡。陈桂明常年在广州务工,他的老婆胡金玉暗地里跟蒋耀武眉来眼去。阉完鸡,胡金玉开他的玩笑:“还有一只老鸡公能不能阉?”
  蒋耀武知道胡金玉在开他的玩笑,他岂不知情,讪笑着说:“听说金玉妹子也有好手艺,我还想领教一下。金玉妹子可否让老哥子一试身手?”
  “呸——”胡金玉涨红了脸,其实眼光早有点粘乎了,嘴里还是说着,“老砍头的,短命鬼,你敢!我家桂明回家真的阉了你。”

  桂明是当过侦察兵,现在在某公司当保安队长,蒋耀武还是知道他的厉害,他知道这事在乡下是最忌讳的,哪怕两人你情我愿也是不能做的。
  于是蒋耀武收拾他的家伙,背好了包;此时,胡金玉把钱数清楚交到他手中,接下来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胡金玉钱拿在手中,递给蒋耀武的时候,合不该胡金玉手软乎;哪个猫不吃腥?哪个男人不思春?胡金玉的红酥手一接触蒋耀武灵巧的手,就触动了他的情关,他情窦大开。他手抖颤了一下把钱塞回她手中。
  “妹子,这是一碗好下酒菜,你做给我吃要不要得?”蒋耀武心跳加速。胡金玉要是破口大骂,甚至把钱摔到他脸上,此事就罢了。可是胡金玉抓过钱,跟他对视了一眼,低下头拿着那碗鸡蛋蛋不声不响进厨房做菜去了。
  乡下人家,哪一家都有上好的米酒。胡金玉有意于他,当然不会亏待他,做了几个下酒菜。做菜的时候,一个炒,一个烧火,两人还不时对上一眼,弄得蒋耀武全身痒痒,恨不得快点上手。不过,都是上了年岁的人,并不是年轻人那种重在火星撞地球,而是重在情感上心悸的感觉,仿佛梅花二度春,生命再次蓬勃,找回了恋爱的嘭嘭心跳。当然这时,顾不上什么罗敷自有夫,使君自有妇了,什么顾忌早抛到九霄云外了。

  两人三杯米烧酒下肚,一个说:“蒋哥,妹子做的菜合不合你的口味?”
  一个说:“哇,妹子好手艺啊!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我还能吃到这么好的菜?人生有过这么一回,咱就是死而无憾了。”
  胡金玉故意说:“哟,看大哥说的。大哥要来吃我的菜尽管来吃,尽管放开量吃,就怕小妹做的菜不合你的口味,还比不上大嫂做的好吃。”
  “唉!别提她,别提这个黄脸婆,一提她扫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娶回一头母猪;做那事,我看就跟公猪上母猪差不多,她就是躺在哪里随便你动作,你做完了,她也就呼呼大睡了。”
  “哧——”胡金玉笑出了声音,赶紧用手捂住嘴,“大哥,你不怕我把你说的话告诉嫂子,那你可得要跪搓衣板了。”

  “她敢!我打烂这个醋罐子!”蒋耀武梗着脖子,醉眼看胡金玉,胡金玉可成了倾城倾国的贵妃了,胡金玉体态微丰,肌肤酥软,笑起来一对蜜意的酒涡,还有她忽闪忽闪的双皮眼,撩拨得他心荡神驰了。乡下跳蚤多,胡金玉正喝着酒,一只跳蚤在她的后背活动。跳蚤是个很聪明的家伙,后背是手活动的盲区。胡金玉反转过手往后背抓,可是跳蚤早就伏着不动,只能给自己抓抓痒。这只能自我安慰式的乱抓几下解除极度搔痒。可你一静下来,你几乎能感觉到跳蚤在你背上活动。

  “来,妹子,大哥帮你逮住这个万恶的跳蚤。咱们给它来个血债血还。”蒋耀武酒壮色胆,麻着胆子向胡金玉挑逗。胡金玉背上痒得实在难受,背过身去。蒋耀武心领神会,简直脚颤手颤,要是用这种手法阉鸡的话,鸡都要被他全给宰了。他血气翻涌,呼吸急促,咽着口水,抖抖索索揭开胡金玉的后背衣服,仿佛在看一块稀世珍宝。胡金玉的背,中间有一个极优美的沟,由于肉比较多,看不到脊骨,那肤色白莹如玉,到了腹部有赘肉,但还是收缩成细腰,可想而知,她年轻的时候腰是多么细。不过,蒋耀武是喜欢肉感型的,骨感型的,手感太差了。

  “蒋哥,你捉到跳蚤没有?”胡金玉看他半天没动静,她倒显得有点上火。
  蒋耀武看她月白的背脊上确有几个红点点,像是有人用画笔点缀上去的。看得他眼睛发直:“金玉妹子,这家伙狡猾得很,可能要脱了衣服捉。”
  “你想冻死我?没良心的。”胡金玉佯装生气。
  “我今天不捉住这该死的跳蚤,我还誓不罢休。妹子,你把衣服脱了,跳蚤一定会躲在线疙瘩缝里,待我小心翼翼地捉来你看,它绝对跑不了。”蒋耀武可不敢操之过急,他是此中老手,虽然他焦躁难耐,但要享受过程。你要是三下两下就完事了,那还不等于猪八戒吃人参果,还不如回家抱着黄脸婆发泄一通。他要的是现在这种狂乱的感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头昏脑胀,心如潮水。
  胡金玉没动,反正都打算给他的,她索性放浪形骸:“看你有不有劲?你抱我去啊。”
  “有。有。有。”蒋耀武一连说了几个有,他如得了圣旨,左手揽腋窝,右手从大腿搂进去,憋足了劲,嘿,蒋耀武力道不减当年,将一百二十斤的胡金玉横抱了起来,吓得胡金玉搂紧他的脖子。还是年岁不饶人,要把她搂到卧室去,虽然也只有十来步脚,但他也累得像犁了十亩田的老牛喘了半天。乐得胡金玉咯咯地笑:“看你这个熊样。还想吃老娘的豆腐。”

  这句话深度刺激了蒋耀武,他本想快刀斩乱麻马上干活;可是胡金玉偏要他先捉住这个跟她过不去的跳蚤。蒋耀武不能食言,只能接过胡金玉递来的全部衣服,她则嘻嘻地笑着钻进了被窝。蒋耀武要是不捉跳蚤,估计好事能成;可是他要耐着性子,在灯下一个线头,一个缝子翻看,那得费多么大一番功夫。嘿,皇天不负苦心人,还真捉住了一个吃得滚滚的跳蚤,肚子胀得像点着一盏小红灯。
  结果,早有人盯了他的梢,他暗暗引来几个好事者。这伙人一拥而入,不分三七二十一将他拉出去一顿毒打。蒋耀武可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先是抱着头苦苦地哀求,在地上打滚,任凭他们踢打,打得他鬼哭狼嚎。平时,这伙人看他劁猪、阉鸡赚钱,村里的妇人对他另眼相看,他们就眼红,现在栽在他们手中,他们岂是省油的灯?
  蒋耀武其实是一个窝囊废,韩宝来一咋呼,他还真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说到微妙处,后面的女干部咬着嘴唇吃吃地笑。人家性命悠关,亏她们还笑得出声。
  临了,蒋耀武知道今天他的命也只有韩宝来才是他的救星,韩宝来岂有不知,能救他的也只有他了。不过,现在要揍他的人将一个村委办公室围得水泄不能,火把照亮了整个夜空。他说完直往韩宝来后面躲,不停地哀告:“韩村官好歹救老蒋这一回,老蒋这辈子报不了你的大恩大德,下辈子衔环叼草相报。
  韩宝来却不理会他,扫视了全场一眼,喧哗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是这么一回事吗?哪一位是盯梢报信的?”
  人群里一片寂静,闹不明白村官问这话用意何在。可能盯梢也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竟然无人敢站出来认账。

  韩宝来只得点将了:“蒋水大叔,这事与你有不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