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小凤冷冷地瞅了他一眼,不无担忧地说:“我怕你,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让村委欠上一屁股债,结果呢,饴笑大方。全民医疗,好大的口气。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无底洞吗?弄不好,背上沉重的包袱。你就是神仙,也没办法折腾出这么多钱来吧?又是村委工资、治安员的工资,又准备搞全民沼气推广,下一步,脑子一热,算不定是免费入学了,还有这福利那福利。可是,我们的收入还是镜中花、水中花啊?”

  韩宝来一身酒气,斜着脑袋,说话酒气熏人,害得离他最近的吴小凤捂着鼻子,他大咧咧地说:“吴主任,你别怕,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我虽然没有三头六臂,但我绝对要兑现我的诺言。我可不是脑袋一热,大腿一拍,夸下海口。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神奇力量。我这个人就喜欢挑战,挑战一切不可能。事在人为嘛。小凤,、月姑、小花请你们也支持我、信任我,咱们拧成一股绳,一定大有作为。记住我的话,在任何时候,我最需要的是你们的信任和支持。听好了,人心齐,泰山移。”

  何月姑没好气地说:“我怕你把牛皮吹破了。到时候没办法收场。你算过账没有?你一个月要开支多少?你有那么大能耐弄这么大一笔收入吗?我不相信,自有我不相信的道理。我怕你就是放卫星,刮五风。”
  陈小花也歪着脑袋说:“是啊,你有那么大本事。你早辞职不干,自己当大老板了。哪有那么蠢的人,有本事为别人赚钱,而不为自己赚钱的。”
  韩宝来看她们还是继续逼宫,她们的担心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这相当于愚公移山,弄不好,他真的是身败名裂。背上一屁股债,结束他轰轰烈烈下乡捞政绩的鲁莽行动!
  韩宝来沉重地坐了下来,推了推眼镜,扳着指头给她们算了一笔账:“眼下双璧水库鱼的这笔收入暂时可以帮我们度过难关。接下来,猴头菇可以有一笔收入,然后菜籽油有收入,明年开春之后,我还有一笔巨额收入足以化解资金紧缺的危急。现在,我可不敢放出风声来,到时候,你们自然会分享到其中的高额利润。我告诉你们,绝对是一本万利!”
  韩宝来神秘兮兮地挤弄着眼睛,看她们互相交换着眼神,有人疑惑,有人兴奋,有人难以置信,有人翻着白眼……

  何月姑单刀直入:“韩宝来,你不会真喜欢陈寡妇吧?”
  “喜欢啊,我也喜欢你们啊,你们都是我的姐妹,合作伙伴,工作对象,亲密朋友。”
  “别拽文。我说的喜欢,是想娶她做老婆。我们不可能做你的老婆,我说你是不是想娶陈汝慧做老婆?凭良心回答我!”何月姑何许人也,岂能容他打马虎眼,说话是一针见血。
  “说!”后面还有几个帮腔的,一起附和着吆喝。
  韩宝来嘻笑着说:“我不说的话,是不是要大刑侍候?”

  “你正经点。你要是娶黄花闺女,我们不会阻拦你,像刘艳梅、蒋师师、蒋勤勤,还有我家学生妹陈玉萍,还有在外面的打工妹,我保证过年的时候,刘娇娇、陈玉凤、陈美存、陈红、陈思思……哎呀,数都数不过来,凭你的条件,还不让你挑花眼。”吴小凤目光凝情,语气款款地说。
  “是啊,不要眼前只盯着一个寡妇打转转,一点出息都没有,连我们脸上都没光。”柳花明嘟着樱桃小嘴抢白他。
  韩宝来知道她们都是为他着想,他的思维转向比汽车方向盘快,他抱一抱拳:“我的好姐姐,你们的盛情我都领了。你们懂不懂政治?我的婚姻早就有定数了。我在这里荒涎不经,可能是对政治婚姻的对抗吧,说报复也行。我其实跟你们好,跟寡妇好,结果是一样的,我要从政的话,要平步青去的话,婚姻是由不着我自作主张的。姐姐们,我说的意思你们听懂了吗?”
  贺玉娥能印证韩宝来的话:“这是真的。宝来早就有对象,是官二代。她陈汝慧算哪根葱?就凭她那病态恹恹的样子,还想勾住咱们韩少的魂。做梦去吧!”
  贺玉娥说罢,还拧了韩宝来的脸,两人有些日子没在一起,有点粘粘乎乎。韩宝来顺势抓住她的手,随手一带,她就倾斜了过来。韩宝来当着大伙的面,把冰冷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冰意刺得她大惊小叫:“哎哟!你的手像冰砣子一样!你不会是死人手吧。一点温暖没有。我老陈的手可是热乎乎的。”
  韩宝来可是热血青年,又加上酒气:“所以,我更需要大姐的温度。”
  “咚——咚——咚——”门被擂得山响。吓得韩宝来赶紧缩回手,他起身打开了大门。门外的黑汉一把拽住韩宝来如遇救星:“韩村官快快救我,他们要打死我!”
  外面一伙人点着火把,映得满天红通通地如同白昼,寒风拉着火焰,呼啦啦地响,看那壮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已经挨了不少拳脚。
  “怎么回事?”韩宝来看人群中有气呼呼的陈浩南、高声喊打的蒋善青、凶神恶煞的陈浒、吼声如雷的陈斗焕、扯着鸡公嗓子乱叫的陈鹏举、唯恐天下不乱的陈梓豪、陈昊强、陈卫东……这一伙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们是经过文斗武斗过来的,加上在外漂泊半辈子。陈斗焕是猪贩子,陈鹏举是牛贩子,陈梓豪是收破烂的,陈昊强因为诈骗罪判入狱六年、刑满释放的家伙……陈卫东也是一个刑满释放的家伙。他本来是医生,他当年吃了豹子胆,借行医之际,给黄田铺区区长的二女儿注射了麻丨醉丨剂,趁她人事不省的时候,夺走了她的美好青春。结果,区长打上了门,陈卫东这家伙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亲了,他父母给区长下跪,求区长看在族上的份上,看在他是区长本家兄弟的份上息事宁人,放过这畜生。区长眼珠子一转家丑不外传嘛,就逼着陈卫东写一个检讨。这家伙以为是在学校写检讨,他一五一十将做案过程写得一清二楚。

  区长将检讨拿到手,二话没说就走了。家里人如释重负,还给区长送了一份厚礼过去,区长大人有大量,答应不再追究。可是他成亲的那天,警车开过来,将陈卫东当着全村合族男女老少、四十桌亲朋好友的面将他铐走了。陈家人这才知道中计了,现在可是罪证确凿,他写的检讨就是供词。陈卫东只能低头认罪。
  今晚他可是叫得最凶的一个,手里挥舞着一根耍棍:“打死他!打死劁猪佬!打死他娘的蒋耀武!”
  韩宝来知道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触犯众怒。他的气场,还是能镇住这帮大叔、大伯们,他威严的目光扫处,各位乡亲们还是哑然无声了。
  韩宝来看大伙静默了下来,他阴鸷着脸,目光如炬,含威不怒:“你怎么啦?如实地说。”
  韩宝来看那劁猪公也有些岁数了,估计也是五十开外了,可是梳着光光的大分头,肯定上了摩丝,脸上收拾得光亮光亮,要不是挨了几记老拳,鼻子流着血,嘴角打歪了,流着血,还真是个春风得意的人物。
  “说呀!老实说!不老实,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贺玉娥喝斥了一声。
  蒋耀武打了一个哆嗦,眼光畏缩,突然咚地一声给韩宝来磕了一个响头:“韩村官救我!他们,他们要把我往死里整。我罪不至死啊!我——我——我最多不过是生活作风问题,私生活有点不检点。”
  韩宝来想笑,但这种要命的场合,哪能不严肃。他目光炯炯,说话铿锵有力:“你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我能帮你的尽量帮你,不能帮你的,也只能报案,靠公检法来解决!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一言堂,我说了也不算。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尽地说一遍,我再酌情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