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7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对来说。杨仕龙的表现比他强得多,只是站在远处,朝我尴尬的笑了笑,就转身提前离开了会场。
  回到房间,我一头扎到床上,连洗漱都没有,直接就准备休息了。
  突破境界之后,身上浓郁的道炁早就让我恢复了伤势,但身体的疲惫却无法彻底恢复。这一天时间里,经过跟陆振阳的恶战,先是濒临死境,然后再经过开启经脉时候的狂喜,精神大起大落之下,早就疲惫到了极致。这种疲惫靠道炁也无法完全恢复,只能依靠深层次的睡眠。
  但此时广东分会的其他人,包括杨文非在内,都兴奋到了极点,汇聚在我房间里不愿离开,一个个人不断重复之前看着我展现四脉天赋时候的情形,兴奋的好像他们自己展露了绝顶天赋一般。

  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替我开心,也无法打断他们的兴致,只好陪着他们一起又聊了大半晚上,等众人的兴致终于略微消散之后,才劝他们先回去休息。
  所有人走后。我再抵挡不住身体的疲惫,倒头便睡,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隔着玻璃照了进来,而就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笼在日光里的白色身影。
  一开始我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张文非这么早起床了,但等我睁开眼之后,才发现椅子上坐着的,居然是叶翩翩!
  我顿时彻底清醒过来,心里有些发傻,她这么漂亮一大姑娘,咋这么不害臊,直接跑我床头来了呢?
  我吓的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才发现自己上身赤裸裸的,赶紧又裹上了被子,满脸纳闷儿的问叶翩翩,“你啥时候进来的?我们俩大老爷们儿的房间,你一个小姑娘,这么闯进来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我这刚一开口,没听到叶翩翩的回答,反而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转头一看,张文非那家伙也是刚睁开眼,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没好气的问道,“周易。大早上的,你跟谁说话呢?”
  一边说着,他抬头往我这边看过来。
  然后他刚揉完眼睛准备放下去的手,凝固在了半空中,两只眼睛蓦然发直,结结巴巴的开口道,“你……你……叶翩翩!”

  大早上的一睁眼就看见叶翩翩,我相对还好,张文非这家伙估计会觉得自己还在梦里吧?
  惊讶过后,张文非很快就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开心的跟什么似的。只可惜不等他脸上笑容完全绽放,一直坐在那里,像个雕塑一般的叶翩翩忽然开口了。
  “你先出去一下,我跟他有事要谈。”
  今天的叶翩翩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整个人就像一块万年玄冰一样。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还不等我想明白,张文非已经一脸悲愤的跳到床下面去了,估计是因为不好意思当着叶翩翩的面穿衣服,这家伙直接裹着被子匆匆离开了房间。
  “你有什么事?”张文非离开后,我的声音也冷静了下来。
  叶翩翩盯着我,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嘴巴微微一动,开口问道,“真龙脉处,不管你隐瞒了什么东西,现在详细告诉我。”
  我愣住了,万万没想到她问我这么一问题,我看傻子一般看着她,“这事儿我昨天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怎么又来找我?”
  叶翩翩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摇了摇头道,“你再讲一遍。”

  妈的,这疯女人,时不时的就发一次疯,估计这回又在什么事情上怀疑我了,但我这回对她可是毫无隐瞒啊。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昨天告诉她的话重又说了一遍,然后告诉她我这回说的绝对千真万确,半点隐瞒都没有。
  本以为叶翩翩还会跟我再纠缠,却不曾想,听完我的话之后,她干脆利索的就站起身来,飘飘然的离开了。
  这……莫非她大早上的,特意跑过来消遣我?从她那冰冷的面容上看,这姑娘不像那么有情趣的人啊。
  实在是莫名其妙。
  叶翩翩走后,时间不早了,我也赶紧穿衣洗漱,然后往昨天的会场赶过去,参加玄学会的庆功会,至于发言稿,这时候肯定没机会弄了,我路上一边走,一边随便瞎琢磨了两句,到时候糊弄过去便是。
  庆功会上,我又看见了叶翩翩,说来也奇怪,早上从我房间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一袭白色裙装,此时却换上了玄色长袍,显得整个人更加明艳几分,坐在那里,看到我进去之后,还冲我点了点头。
  这……早上那会儿你还一脸冰冷,一副一言不合就要暴起杀人的模样,怎么现在忽然还冲我点头了?这态度,前后转变也太大了吧?
  我压根儿没搭理她,一脸郁闷的过去在自己位置上坐下,跟提线木偶似的,把这场无聊的庆功会熬了过去。
  等庆功会终于结束的时候,坐在我不远处的叶翩翩站起身来,似乎想往我这边走过来。
  我心里一哆嗦。赶紧自个儿先站起来匆匆离开了。早上时候叶翩翩那冰冷到极致的模样,给我留下了心里阴影,莫名的我不想跟她再有交集……惹不起我总躲得起。
  等我回到房间之后没多久,房门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过去打开一看,又是叶翩翩阴魂不散的跟了过来。

  我无奈的回头坐到床边,没好气的问她说,“大姐。你究竟要干嘛,一个问题非要问我两遍,一天还来找我两回……有啥事就不能一次问完吗?”
  叶翩翩刚走进来的脚步停了下来,冰冷却娇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问我说,“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声音忍不住抬高了几分,“是我该问你什么意思才对吧?昨天我已经告诉你寻找真龙脉的方法。昨晚上大半夜的也不知道你啥时候闯进我房间里来,早上一睁眼,差点没把我吓死,还以为你要来杀我,没想到你只是又问了一遍真龙脉的事……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本来想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但想起她早上那一副随时要杀人的模样,我还是明智的改口了。
  叶翩翩的眉头皱了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昨晚上没来你房间,今天早上也没问你真龙脉的事。”
  我顿时无语了,她这话简直打破了我对她的认知,一直高傲冰冷的叶翩翩,说起谎来。居然信手拈来。
  我嗤笑一声,正准备叫张文非来给我作证的时候,叶翩翩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又对我说道,“你看到的那个人,不是我。”
  这什么意思?我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圈来,下意识的问道,“不是你那是谁?难道是一个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我认错了?”
  叶翩翩却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又问道,“你见的那个人是否穿着一身白衣?”
  我稍作回忆,立刻就点点头,早上时候我还对她换衣速度有些惊讶,心里自然还记着这件事,点头说,“的确穿着一身白色裙装……你是说,那个人真的不是你?”
  叶翩翩缓慢的点点头,“我从来不穿白色衣服。”
  我傻眼了,这算怎么回事,双胞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