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王听到这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转向身边端坐着的几位术士说道:“几位先生也认为明决先生所见的是长生不老之药吗?”
  “陛下,根据明决先生所见。居住在丹房里面的二人都非同小可,如果臣没有猜错的话。那个老的应该就是方士一门的名宿归不归了,此人之前隐世了百多年。虽然早已经除了方士的门墙,不过论其术法来,以臣下所知。归不归左右者不过四五人尔。”
  说话的这人是位壮年汉子,虽然位于吴王刘濞的身边,被背插一口古剑。竟然是一年多之前,卧底于淮南国招贤馆的仇力。见到吴王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后,仇力起身对着刘濞行了半礼,随后继续说道:“关于那个年轻之人,就更加不得了。在坐诸位还记得差不多两年之前,瑞王谋逆的大案吧?那次还牵连到了老淮南王刘长。那次的事情和吴勉也脱不了干系,臣有师友经历过那次巨变。据他所言,如果不是吴勉,此时坐在皇庭里面主政天下的或许就是瑞王刘安了……”

  说到这里,仇力缓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臣在淮南招贤馆之时,探听过吴勉的底细。听说他是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师弟,当初就有过大方师徐福早已得到长生不老之药丹方的传闻。如果吴勉也是方士一门名宿的话,那么他能炼制长生不老之药,也就没有什么稀奇了。”
  这几句话说完。不知是吴王刘濞,就连陪坐在周围的方士,脸上都流露出来异样的表情。不过却没有给出建议,要如何替吴王殿下得到这长生不老之药。几个修士相互的看了一眼之后,还是明决先生再次对着吴王说道:“臣有一计,如殿下觉得可行。可助殿下长生不老,治理汉室天下千秋万载……”
  这话说的吴王刘濞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自己一方诸侯王的身份。起身对着明决先生说道:“先生请讲,如能有幸得到长生不老之药。孤王愿与在座诸公共长生、皆不老……”
  一个月之后,第二波朝廷使臣到了淮南国都城寿春。和之前那次不一样。这次的使臣并非是劝说淮南王和吴王刘濞等七国诸王划清界限的,而是当今天子景帝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淮南王府的门客炼制出了长生不老之药。当下发圣旨。要淮南王刘喜带着长生不老之药进京献药。如若淮南王敢据长生不老之药私有,便褫夺王位收回封国。当下景帝将驻防七国的大军抽调出来三分之一,陈兵于淮南国境。只要刘喜没有带药进京,大军便杀进这淮南国中。

  另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小刘喜接到圣旨之后,二话不说马上准备了两天之后,第三天便带着二百人的车马向着京城出发。出了淮南国境之后,原来带着大军驻扎在这里的卫尉将军亲自带人迎接了淮南王刘喜。随后卫尉播出三千人马护卫着淮南王进京。他自己带着大军回马七国驻防。
  虽然那三千人的将官对着淮南王小刘喜恭恭敬敬,不过谁都知道他们是来监视淮南王的。由于毕竟有淮南王的王驾,根据汉礼除非战时或特旨。否则诸侯王每日的行程不能超过三十里。而景帝也不敢动静闹的太大,引起其他诸侯王的注意。当下,这一走半个多月。路程还没到一半。
  这一日,淮南王的王驾到了长沙国境地。先长沙王刘发是景帝之子,论起来和刘喜平辈。年级却比刘喜大了十岁有余。本来按着当时诸侯王之礼,这位长沙王刘发应该带着自己的相国到边境相迎。不过淮南王的王驾过国境之时,只有一个长沙太守带着十几个官吏在这里相迎。
  小刘喜倒是能屈能伸,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反倒是进了长沙王的国境以后,便弃了自己的王驾,换乘了一架软轿,将迎接自己的太守接到了轿中,自降身份和这位太守攀谈起来。
  一直到了长沙都城前,才看见了长沙国相国带着文武几个官员在这里迎接。就是这样还没有看到那位长沙王刘发的身影。
  长沙王的相国长孙功的年级不大。是长沙王刘发的幼年玩伴。刚刚封了芷阳侯,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见到了淮南王下了软轿之后,这位芷阳侯竟然只是对着淮南王刘喜行了一个半礼。随后打着哈欠说道:“臣下失礼了。昨晚替长沙王批阅各地奏折一夜未睡,在淮南王殿下面前失礼,还请殿下不要怪罪。”
  长孙功说话的时候,面露不耐烦的神情,语气极为敷衍。在淮南王的面前无礼之极,当下,跟着淮南王一起前来的武将都面露不悦之色。不知是他们,就连护卫王驾那三千人的将官,都把脸沉了下来。他是朝廷的武官。本不受诸侯王的节制,更不用说还要看一个小小诸侯国相国的脸色。
  不过淮南王小刘喜还是面不改色,还了一个半礼之后,笑着对芷阳侯说道:“相国大人严重了,也是本王来的唐突。不知道我那位长沙王兄现在如何?本王要过王府拜见,这个应该不是难事吧?”
  想不到长孙功竟然皱了皱眉头,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小刘喜。随后不情不愿的说道:“我们长沙王殿下正在宴客,淮南王殿下这时求见,恐怕不是十分的方便……”
  “住口!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位诸侯王去求见另外一位诸侯王的?”
  说话的是陪同淮南王一起过了长沙国境的武官,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一位朝廷武将的嘴里说出来。而那位长沙国相国长孙功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眼睛盯着那位武官的盔甲,哼了一声之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本国相回淮南王殿下的话,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有你说话的份吗?来人,扒了他的盔甲,让这位中郎将知道,在长沙国谁说的算……”

  “我看看谁敢!”没有想到这位中郎将一瞪眼睛,双手一挥之后,他身后的三千人扇子面摊开。瞬间就将这位长沙国相和淮南王众人包围了起来。芷阳侯长孙功没有想到这位武官的胆子这么大,愣了一下之后,看到三千穷神恶煞的官兵用剑戟对着自己,当下吓得微微打起了哆嗦。
  长沙城中并没有屯兵,王府的护卫加上几个衙门的官兵加在一起也没有一千人。全部拉出来也不可能抵得过这三千人马,这时候芷阳侯后悔了。自己应该先把这个中郎将诓进城内之后再动手的……
  当着这么多人,长孙功还是硬挺着,要不是哆嗦的太厉害,这位国相还想再对这位中郎将说几句狠话的。长沙国国相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中郎将却开口说道:“本官是中郎将不假,却是皇城禁军的中郎将。官职虽然不大,不过念其戍边匈奴十年这点微功,当下陛下给了一个武安侯的封爵(正史中武安侯为田蚡)。芷阳侯,现在知道本官是谁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