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7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鱼玄机听完,与那个叫十娘的姑娘对视了一眼,然后苦笑。
  “如果我遇到的那位,也有这般痴情,我粉身碎骨也无憾了。”十娘喃喃说道,“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遗恨千年,依然解不开情结。”
  林三生苦笑道:“谁又解得开呢。”
  一句话说完,三人各自沉默。
  林三生起身踱步,来到琴案上,看着上面一副古琴,惊道:“古琴绿绮!”
  鱼玄机道:“正是。此琴为司马相如所作,司马君为道门中人,与我也算一脉传承,我生前便继承此琴,死后烧毁,化为阴物,终不忍弃之。”

  林三生道:“当年司马相如以绿绮琴演奏一曲《凤求凰》,赢的卓文君青睐,成为千古佳话,这琴也是有情之物。”
  鱼玄机道:“正是如此,先生既然认得此琴,想必也通音律,请试弹一曲。”
  林三生拱手道谢,坐到琴案前,心想自己当然不能弹《凤求凰》,不然就显得轻佻了,于是弹了一曲《广陵散》……
  叶少阳在外面听见琴声,皱眉道:“怎么还弹上了,看来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了,耽误事。”
  小白道:“我也没来过这,我们四处逛逛去吧。”
  当下留四宝在这等消息,其余人绕过房舍,往桂花树方向走去。
  这桂花树长的十分巨大,枝繁叶茂,香气馥郁,树下有一口泉眼,水流清澈。
  叶少阳一眼看到水边石头上长着一株紫色的植物,只有两片叶子,中间托着一朵粉色的花朵,层层叠叠,每一片花瓣的尖端,都有一道紫色,好像镶边一样,十分赏心悦目。

  几个人都啧啧称奇,蹲下来观看。
  叶少阳这才发现叶子上趴着一只肥大的青虫,正在啃食花叶,也不知犯了哪根筋,一时不忍心这么好看的花被毁掉,伸手把青虫抓在手里。
  青虫回头咬了他一口。
  “妈蛋!”叶少阳把青虫一把扔进草丛里,低头看时,手指被咬出两个牙印,有点疼。
  “你们快看!”
  在萧逸云的提醒下,众人转头望去,他们来时走过那条空无一人的小路,此刻鬼影重重,两边是一身黑袍的鬼差,提着两道铁链,将一些鬼魂赶到路上去。
  男女老少都有,大部分都是过去的打扮:民国为主,还有不少打扮的像70年代宣传画上的人物,偶尔也有几个古装的。
  叶少阳不解其意,向萧逸云询问。
  “民国时候社会动乱,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最多,还有就是70年代那场运动,你懂得。更早时候的冤鬼,基本上都已经投胎了。”
  这些鬼魂神情愤然,似乎有些抵制,但耐不住被鬼差押送,来到孽镜台上,对着镜子照一会,从台上下来,每个鬼的表情都有变化,有一些变得坦然,有一些仰面长叹,也不得不放下前世的种种。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叶少阳等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蟒服的阴神,从桂花树下面转出来,身旁跟着四个低级的功曹,其中一人拿着黄色折子,一人捧着鬼幡,上面写着“回避”二字。

  再看这阴神的打扮,叶少阳很快认出,这是一位巡游。
  萧逸云拱了拱手,道:“刘押司。”
  刘押司本来还昂首挺胸,带着几分官威,一看是萧逸云,慌忙拱手行礼,连道“不敢”。
  虽然从官职上来说,他跟萧逸云一样都是押司。
  但萧逸云是天子殿的人,是崔府君的私人“秘书”,阎罗王见到他也要给几分薄面,这巡游哪里敢惹他。
  萧逸云跟他简单聊了几句,便带着叶少阳一干人退到一边去。

  这时候第一批在孽镜台前照过的鬼魂,已经被押到桂花树下,刘押司道一声“天官赐福,轮回往生”,摘下一片桂花叶,交给鬼魂,便接着往前走过。
  “妹夫,这些鬼领了桂花叶,是要去哪?”美华问道,她生在鬼域,对阴司很多事都不了解。
  这一句“妹夫”叫得萧逸云满心欢喜,解释说,这些鬼魂消弭了业障,要前往六道轮回,投胎为人。
  美华皱眉道:“这些鬼魂,不是要喝孟婆汤的吗,到时候什么都忘了,一了百了,为什么还要照这孽镜台?”
  萧逸云笑道:“这不一样,大部分鬼是不用照孽镜的,但是孟婆汤只能让人失忆,但业障和戾气还在,必须照孽镜,领桂花叶,才可以消弭掉。”
  叶少阳望着那个姓刘的巡游,道:“不是说这里是鱼玄机负责的吗,这老小子又是干啥的?”

  萧逸云翻了翻白眼,道:“你还真以为鱼道长会亲自动手?她只是负责人,遇到事才出来拿主意的。”
  叶少阳道:“这孽镜台能有什么事,岂不是一年到头都很闲?”
  萧逸云道:“是啊,那又怎么样,你不服?”
  这时候,琴声停止,叶少阳猜测估计快差不多了,于是带着大家回到小院的正面去,正遇到门打开,林三生出来,见到叶少阳,说道:“鱼先生请你进去。”
  “我一个?”
  “就你一个,走吧。”

  叶少阳跟在林三生身后进去,穿过院子时,小声问道:“谈的怎么样,找我干什么?”
  “进去就知道了。”
  进入里屋,叶少阳立刻看到两个姑娘,坐在木椅上面,两人都很漂亮,颜值是没得说,而且纯天然的感觉,其中一个道姑打扮,不用说一定是鱼玄机了。
  只是模样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十岁,这让叶少阳感到有些吃惊,姣好的容颜,带着一丝看破红尘的倦意。
  叶少阳盯着她,突然觉得仿佛在哪里见过,尤其是那眉眼。

  鱼玄机见他这样盯着自己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见过前辈!”叶少阳回过神来,行了个标准的稽首礼。
  鱼玄机点了点头,上下打量起他。
  边上的十年有点不满,对林三生道:“林郎,这道士看着不如你实在。”
  林三生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他人其实很好,就是略有些油滑。”

  鱼玄机道:“叶天师,你所来之事,林郎方才已经说了,你们需要桂花叶,自己去取。”
  叶少阳道了谢,心里纳闷,这俩美妞怎么叫林三生“林郎”,想到一些古装剧,貌似有文化的男女之间,的确是这么叫的,不过应该是相当熟悉的人之间才会这么叫。
  林三生跟她们只是相处了片刻,难道就这么熟了?
  叶少阳感觉太不可思议。
  鱼玄机把目光移到林三生脸上,说道:“林郎可知,阎罗王为什么要让我守孽镜台?”
  林三生摇摇头。
  叶少阳想说这是闲职,快活,但是没敢说出口。
  鱼玄机道:“大家都道阎王照顾我,实际并不是,这孽镜台能照去人的业障,唯有像我这种业障深重,连孽镜台也是无法消除。我累世为善,本来福源深厚,可进入修罗道,只因业障深厚,无法超度,所以守这孽镜台。”
  叶少阳心中一动,想到这阎罗王做事也挺有深意:让一个业障深重的人,去管理孽镜台,帮助别的鬼魂消除业障。
  日期:2016-07-2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