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尖嘴猴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楚天齐挟到了屋子西北角处。咽喉在对方手中,又被提着衣领,他也不能有所反应。
  中间有货架挡着,虽然门上有透明玻璃,但外面的人已经看不到二人所在,而楚天齐却可以透过缝隙看到外面情形。
  没有属下在场,“尖嘴猴腮”放下虚伪,换上了一副求饶的口吻,但声音却尽量压的很低:“朋友,有话好说,何必大动干戈?”
  “好啊。”楚天齐回了一声,拿开了左手。
  “尖嘴猴腮”不禁大喜,忙又道:“你究竟想怎么合作,想……”

  没等对方说完,楚天齐忽然右手微微用力,钳住对方咽喉,同时左手捂在对方嘴上。
  “你要干……”“尖嘴猴腮”大惊,哑着嗓子喊道。话到一半又忽然住口,可能是他意识到不能有失*身份,外面可是有众马仔听着,也可能是感觉到了嗓子的异样。
  楚天齐快速拿开左手,缓缓的问:“感觉怎么样?”
  “尖嘴猴腮”只觉嗓中一阵清凉,似是有东西滑进腹中,不觉惊恐,忙道:“你动了什么手脚?”
  楚天齐挥挥左手,轻描淡写的说:“不要这么声色俱厉,只是给你吃了颗糖丸,让你润润嗓子而已。”
  听到对方如此一说,“尖嘴猴腮”意识到,对方真动了手脚,忙道,“糖丸?你能有这么好心?”
  “真是糖丸。”楚天齐一笑,“只不过……”说着,忽然松开了右手。
  稍微一楞,旋即“尖嘴猴腮”明白,对方双手已经拿开。他马上一反手,猛的挥拳打向对方。
  楚天齐岂能被打到,稍微向后一撤,已经躲开拳风。
  “尖嘴猴腮”正待抽招换式,忽然“啊”的叫了一声,躺到地上,捂着腹部,身体扭曲着。
  “七哥,七哥,怎么啦?”屋外众人喊道。肯定是听见了刚才那声杀猪似的嚎叫。
  “没怎么?能怎么?”“尖嘴猴腮”强忍疼痛,大声喊着。
  瞬间外面没了声响。

  “尖嘴猴腮”咬着牙,问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我刚才话没说完,真的是一粒糖丸,只不过你要是行功运气或是动歪心眼,就会小腹疼痛。另外,你还必须定期吃一粒这样的药丸,否则,疼痛会越来越厉害,你就会深切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楚天齐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
  “什么?你给我吃了毒药?”“尖嘴猴腮”不觉又一惊,便暗暗运气,想要发动突袭,以期制住对方。可是想法虽好,但却事与愿违,他只觉小腹疼痛加重,别说是袭击对方,连气都聚不起来,便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饶是这样,他仍然脸色非常难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向下滚落,滚落到他的腮边,滚落到他的衣领中。
  楚天齐伸出右手食指,语气很冷:“别动歪心眼,只要你痛痛快快听我的,就不会受苦。”
  此时,“尖嘴猴腮”已停止运行气息,感觉疼痛轻了许多,问道:“你告诉我,刚才那东西叫什么?”
  “真是死心眼,告诉你也无妨。名字很好记,就三个字:断—魂—丹。”一边说,楚天齐一边看着对方的神情。
  “断魂……说吧,要我怎么做?”“尖嘴猴腮”脸色一下子变的更加灰白。
  楚天齐道:“我说过,我也想做你这买卖,想和你合作。”
  思索片刻,“尖嘴猴腮”开口说了话:“要想合作,我说了不算,得找我的大哥,只怕他未必同意。”
  楚天齐忙问:“哦,你大哥是谁?为什么不同意?”
  “做这行不但利润大,风险也高,你一个生人,他怎么可能接受你?即使我跟了他多年,现在和他也仅是有一部分合作,好多事情他并没让我参与。别看你耍计谋制住了我,但我大哥可没那么好对付,就他那条鞭子也够你受的。‘龙头’,你听说过吗?”在说起大哥的时候,“尖嘴猴腮”很是自豪。可他不会想到,在他说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悄悄打开了微型录音机。
  ‘龙头’?手拿长鞭?楚天齐就是一楞,他一下子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岳江河曾经交待过,不觉心喜,试探着道:“你是说温经理?”
  “哈哈哈,看来你知道一点儿,不过‘龙头’并不姓温,那只是一些编外小喽啰才知道的称呼。”“尖嘴猴腮”不禁得意,“他本姓辛,叫……”意识到自己失口,他忙就此打住。
  姓辛?楚天齐心中再喜,微微一笑:“他叫辛长龙,对不对?”

  “你怎么知……你到底是谁?”“尖嘴猴腮”得意尽失,满脸惊愕。
  从对方那半句回答,以及面上的表情判断,自己分析对了。楚天齐不禁大喜,甚至都有些激动。不过现在好多事还存在便数,还是要谨慎再谨慎。想到这里,他沉声道:“本来我不愿讲,可你硬想知道,那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不要透露给不该透露的人,否则……”说到这里,楚天齐眼露杀机。停顿一下之后,才低声道,“疤哥,听说过吗?”
  “疤哥,你是疤哥?”“尖嘴猴腮”既惊愕,又疑惑。
  “我说我是疤哥了吗?”反问过后,楚天齐低声道,“叫我九哥就可以了。”
  “尖嘴猴腮”表情一松:“这还差不多,疤哥怎能没疤呢。我没见过疤哥,那是道上的老前辈了。不过‘龙头’见过,疤哥从里面出来那天,‘龙头’还去接了。”
  “别‘龙头’、‘龙头’的,不就是胳膊上纹了一条小长虫吗?”楚天齐很是不屑,然后叹了口气,“哎,机缘不巧,那天不能到现场,所好疤哥倒没见怪,还专程上门见了我。”说到这里,他又话题一转,“交待一下你的底细,介绍一下你的业务吧。我想小长虫会和我合作的。”
  对方竟然认识疤哥,疤哥还专程上门,是真是假?不过就看对方露的这几手,应该不是凡人。那自己还是老实说吧,如果“龙头”不愿合作,那就不赖自己了。想到此,“尖嘴猴腮”打开了话匣子:
  “我姓吴,江湖人称吴老七,我……”
  听着对方的交待,楚天齐欣喜不已,也不禁为自己的手段沾沾自喜。他刚才对吴老七使用的手法,在今年三月份就用过,是对那个意图行刺自己的赵六用的。只不过当时用了两个步骤,先吃VC药片,后拂对方穴位。而今天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训,直接来了个二合一,让对方尝到了“自食苦果”的滋味。
  从现在情形来看,自己的思路是对的。其实刚才楚天齐之所以装傻充楞,就是为了制住这个带头的人,就是想从此人身上获得更多信息,就是想知道对方是如何发现的自己。否则要想逃出这个屋子并不难,要想调来大批丨警丨察支援,也不难。
  日期:2017-05-2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