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8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们见过么?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应该说是我见过你,你肯定是不知道我的了。
  我苦笑,说那您还记得后面的事情么?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哎呀,等等,容我想一想啊,一时之间,我的确是有点儿懵逼了——我想一下啊,对啊,按理说我应该死了的啊……对,在天山,我想起来了,我艹,那阵仗,绝逼是开挂啊小佛爷,这尼玛没有活路了,我只有拼命,到后来的时候,我记得我是不行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特么怎么变成一小胖墩儿了?

  呃?
  这位虎皮猫大人,说话倒也是蛮随和贴切的啊,让人感觉市井之气当真严重。
  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不管怎么,都得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于是我开始说起了他在天山大战之后,浴火重生,在烈焰之中,孕育出了一个巨蛋来,被陆左带回了晋平,安放在一位亲戚的养鸡场里,结果给人偷了去,几经辗转,陆左等人找寻无门的时候,结果却给我误打误撞地找到了,而那个时候的他,名字叫做屈胖三。
  我大概讲了一下我与屈胖三认识的过程,以及后面的一些经历,听我说完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说哦,原来我这一世,叫做屈胖三啊?
  我点头,说对。
  他勃然大怒,说妈蛋,这绝逼不是我自己取的名字,若是能够想起前世屈阳的话,这一世叫做屈三、屈老三,都没有问题,胖三是个什么鬼?
  呃……
  虽然他对于屈胖三的记忆完全想不起来了,但逻辑却还是通的。
  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屈胖三的确不叫屈胖三。
  他之所以最终敲定下来这个名字,完全就是被我掰弯的,当时的屈胖三对于姓名这事儿,并没有太多的要求,所以我随口胡扯一番,他也就应承了,后来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只不过这名字听起来,怎么都觉得有一些古怪。
  这事儿叫处丨女丨座的完美主义者虎皮猫大人如何能够接受呢?
  他发了一通火,后来却回过了神来,说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或者说你和我的第三世,算得上是朋友?

  我点头,说铁杆交情。
  他思索了一番,说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挺别扭的,感觉人生缺了一大段——这尼玛肯定有坑啊,到底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呢?
  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一五一十地讲来,听到我的话语,屈胖三、或者说眼前的这位虎皮猫大人摸着双层肉下巴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带我去那个地方瞧一眼。”
  我说啊?
  虎皮猫大人瞪了我一眼,说愣什么愣啊,傻波伊,我是说你带我去那个什么陷空失灵阵去瞧一眼。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
  虎皮猫大人说又怎么了,啰啰嗦嗦的,跟娘们儿一样,有话直说。
  我说我昨天破阵的时候,把那个地方搅得天翻地覆了去,你就算是过去,也未必能够找到什么痕迹……
  虎皮猫大人瞥了我一眼,说切,你不知道法阵这事儿,讲究的是阵眼和意识流,其余的都不过是外物么?别啰嗦,带路的干活。
  我无奈,点头说好吧。
  我带着他走,而无尘道长却没有跟过来,我一愣,回过头来,说道长你怎么了?
  无尘道长嘻嘻一笑,说那个讨人厌的小娘皮儿走了,我们的约定已经报销了,这个家伙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熟,所以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们玩你们的,我自己个儿找地方玩去了……
  话音刚落,他以手做刀,往前一劈,却有一道黑色镜面凭空浮现,而他往前一跃,直接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瞧见无尘道长的这举动,虎皮猫大人顿时就跳起了脚来,说我艹我艹,这尼玛说地仙么?
  我点头,说对呀。
  虎皮猫大人抓着头发,痛苦地说道:“怎么我这儿一觉醒来,高手多如狗,地仙满街走了,什么情况啊……”

  我赶忙跟他解释一番,虎皮猫大人方才好受一些,随后我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然后开始了地遁术。
  我这边刚走没几步,虎皮猫大人又大呼小叫起来:“卧槽卧槽,地遁术?这不是地魔的绝学么,你怎么也会?这太神奇了吧?”
  他这架势,搞得我有点儿懵。
  大人,听说你一向都挺矜持傲娇、眼高于顶的,怎么就这么不淡定啊?
  我脑袋有点儿晕,不过最终还是带着他抵达了昨天的现场。
  我们抵达的时候,这儿已经不再是昨日模样,那些被雷劈过的地方,也没有了烟雾,不过还是能够瞧得见满地的狼藉,到处都是树木断裂、地块翘起的模样,屈胖三瞧见这些,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我,说你是地魔的徒弟?
  我摇头,说不是。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那你怎么会地魔的终极绝学,地煞陷阵呢?”
  我苦笑,说这事儿说来话长,您先看。
  虎皮猫大人点头,然后开始往阵中走去,东看看、西瞧瞧。
  我不确定他能够从一堆废墟之中找到什么玩意儿,只有跟在旁边,结果刚刚走进去没一会儿,虎皮猫大人又跳起了脚来,大声叫道:“我艹,他真的没死……”

  我愣了一下,说谁?
  虎皮猫大人说还能有谁呢,沈老总那家伙呗。
  我说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他指着旁边的几个点,说这儿、这儿,还有那儿,都是无字天书上面的手段布置,对,对,我想起来了,靠,绝对的,沈老总那家伙,绝对没死。

  我为之一愣,说什么叫做无字天书?
  虎皮猫大人愤愤不平地说道:“当年大人我纵横天下,自觉天下法阵,莫过于此,没有我破不了的布置,即便是西洋景物,对我而言,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结果沈老总那家伙为了收服我,布了一个大阵,将我围困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终让我饿晕在了阵中,又诱之以利,言明这手段却是从那《无字天书》之上得来的,我若肯为他做事,便给我无字天书阅览。”
  说到这里,他顿时就恼怒起来,骂了一句脏话,方才继续说道:“结果我降了,狗日的却一点一点,就好像挤牙膏一样,时不时给我看一点儿,后面最重要的部分就要给的时候,结果丫的却失踪了……”
  我听完,终于明白,说所以说这个陷空失灵阵,就是无字天书之中记载的阵法咯?
  虎皮猫大人说对,凡人法阵,万事万物皆有规律,一眼可明,而这无字天书之上记载的法阵,都为神魔之法,人力有时尽,根本无法从其中找到什么规律,故而我也不能破解。
  听他说完,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既然知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虎皮猫大人不答反问,说你们跑到这个、这个什么地方来着?
  我说荒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