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7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错。以前,我感觉死神离我很近,我的免疫系统遭到破坏,到处是疱疮、疥癣,全身痒得要死,感觉病毒像无数的白蚁在啃噬着我的肌体。我完全对生活丧失了信心。现在,我脸上连一个痘痘都看不到,我的免疫系统一天一天在恢复,这已经是奇迹了……”张咪说着亲身感受,眼泪扑簌扑簌地掉落下来,倾诉着内心的隐痛。
  陈小斌帮她揩着泪,充满了天才满的自信:“咪,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重获新生,我还要让你确诊之后,怀上咱们的宝宝,过咱们神仙眷侣的日子。阿爹,你一定会抱上孙子,绝对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孙子!我保证!”
  陈抟如同木雕的菩萨面无表情,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咂着嘴巴子说:“事在人为。孩子,爹自始至终支持你,跟你同甘共苦。爹等你苦尽甘来,否极泰来,咱们陈家也,也有一个盼头——”
  陈老爷子说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别过脸去,哽咽着说:“韩村官,你今天来,这是一个福音,增强了我们全家人的信心!”

  韩宝来是个乖觉儿:“斌哥一定会创造奇迹!这是患有这种病的人,一个福音。到时候,斌哥可就震惊医学界!我们小香河村要出一位再世华佗!斌哥,我还想拜你为师,当一个救死扶伤的药师,悬壶济世。”
  陈小斌满口答应:“好,好,好。我其实就有这种想法,我治好了自己,治好了张咪,我还要当华夏第一人!我就在这个山谷,搞一个往生谷。为什么叫做往生谷呢?就是死里逃生,咱们死过一回了,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韩宝来眼睛一亮,马上拍板:“好哇!这是一个举世皆惊的壮举。斌哥,嫂子,你们康复之日,就是往生谷挂牌之日!我帮你们跑下这个轰动世界的项目!”
  走出树林斑驳的暗影,一轮新月高悬当头,碧空如洗,虽然寒气冰肤砭肌,韩宝来仗着酒劲,挥手告别陈抟老爷子一家三口,陈抟老爷子家离村委会也不过是一里多路,那是一条泛着青冷月光的石板路,过去走过马车。韩宝来坚持要老爷子留步,他现在对村寨的路径了如指掌,用不着一个七十岁的老爷子送来送去。
  陈老爷子还是点起一个大火把,送他走了半程路,老爷子才立住脚,拄着杖眼望着韩村官高一脚、低一脚往前走,韩宝来不时回头叫他:“老爷子,回吧!山风大,小心着凉!放心吧,我还没醉,清醒着呢。你看我,不是走得很稳的。”
  陈老爷子远远地叫:“走吧,走吧,你走你的,别管我!尽管大步往前走,不要管我!”
  韩宝来知道老爷子的脾气,他是拗不过老爷子的,他只得开动两条腿,大步往前赶,快点走出老爷子的视线,让老爷子早点回家安歇,老爷子喝的酒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估计也是强打起精神。韩宝来狠狠心,大步流星地走了一阵。
  村委办公室还亮着灯。嗬,来得还挺整齐,七名村委女干部桌前都摊着一份礼品,空着的位子上也有一份,原来贺玉娥回家了,贺玉娥离开姐妹这些日子还给每人带回一份可心的礼物,每人一套城里很流行的保暖内衣。贺玉娥还拉了发,染成了栗色,衬着她略有点圆润的脸蛋,穿着时尚的米黄色风衣,颇像一个知识女青年。
  “贺姐,你怎么回来了?”韩宝来语气有点责备。

  贺玉娥翻着怪眼,声音有点恼怒:“我怎么不能回来?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家。”
  韩宝来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换了笑脸,装着挺关心地说:“贺姐,辛苦了。这些日子陪着陈姐还是挺不容易的。不过,她们在家里也挺辛苦的,我们现在掀起了种油菜的热潮,你家里的油菜,我们村委干部统一种了。不信,你问她们。”
  “那当然。因为我帮你把陈汝慧照顾得又白又胖,起了双下巴了。你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嗬,不管是大夫,还是护士,当我们是祖宗了。手术还是那个江楚瑶主任亲自主刀,手术做得相当成功。要不是伤口愈合得好,陈汝慧能够自由活动了,她也不会催促我回家看看。要不是护士很给力,我还真不能回家。告诉你吧,陈汝慧比我更惦记着家里的事情,我怕你不相信我,我还要她亲手写了证明。”贺玉娥果然是老手,她拿出一张陈汝慧写的字条递给韩宝来,韩宝来装着无所谓,揉了揉就随手扔了。听说手术相当成功,他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没有什么为难贺玉娥的理由。

  韩宝来笑呵呵地说:“贺姐,你可让我们眼前一亮,怪不得说漂亮的女人是三分人才,七分打扮。贺姐这一上妆,嘿,简直就是一个——一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小品的蔡明大姐。”
  韩宝来话音刚落,吴小凤一伙笑成了一团,她们哈哈笑着:“韩宝来真有眼光,你不说,我们还想不到。你一说,还真是一个活脱脱的蔡明。特别像演金丝猫的那个小品!”
  贺玉娥涨红了脸,瞪了韩宝来一眼,娇羞地说:“净瞎说!你这一说,明天准有人给我叫绰号了。要是明儿有人叫我的绰号,我可跟你没完!”
  柳花明撇撇嘴说:“贺姐,你可要跟他保持距离。他现在——我看咱们还是小心为妙。”
  这话简直是火上浇油。陈小花剜了他一眼,说了一个不雅的段子:“到时候会闹出一个大笑话。村官得了花柳病,结果传染给村里的人,村里人的互相传染,一个村都有这种病了。这不等于不打自招。”
  “呸——”其她的女人都啐了她一口。吴小凤对韩宝来虎视眈眈、呲牙咧嘴、恶狠狠地说:“乌鸦嘴,有什么不好说,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不过,我现在正式宣布与你划清界限。”
  韩宝来故弄玄虚,吓唬她们说:“对啊,以后你们可要小心点,少沾我,免得惹祸上身。我可是不怕死的,你们不是说了,我反正人一个卵一条,死不足惜。”
  骆雁一把揪住韩宝来,眼放白光,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怕!你死,我给你当垫背的!”

  韩宝来打着饱嗝,晃悠着脑袋,乜斜着眼,满不在乎地说:“来啊,谁怕谁,不怕死的,来吧!”
  七个女人面面相觑,吴小凤冷眼瞅着他,压低了嗓门说:“你不会因为我们的缘故,自寻死路吧。我们没有逼得你那么狠吧?”
  韩宝来与吴小凤有过第一次的,反正也不怕第二次,他一把横抱起她,吓得她乱弹乱推,她还是珍惜生命的。她力量大过韩宝来,再说韩宝来喝了酒,哪里能制服她。很快就被她挣脱了,马上躲到贺玉娥身后去了,脸色惨白地说:“贺姐救我!韩村官发神经了!”
  贺玉娥是不怕的,她拦住了韩宝来,韩宝来怎么对她,她得到老公的暗示,可以以身相许的。再说,她也是看过新闻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和夫人都与患有这种病毒的人握手、共同进餐。她主动投怀送抱,韩宝来的西洋镜反而给戳穿了,再说骆雁明白表示要与他同生死共患难!没想到贺主娥用湿漉漉的嘴唇、丰满的身体迎接他。看见贺玉娥闭上眼,很享受的样子,他不敢借酒发疯了。
  像情人谈心,轻柔地问:“贺姐,医药费还差多少?”
  日期:2016-10-3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