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5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有点激动,声音更抖了:“没,没,还没了。我们一家子刚种了油菜回家。正准备做饭做菜呢。来吧。孩子,我吃啥,你就吃啥。”
  “好的,好的,我一会儿就过来。”韩宝来显得异常兴奋。
  韩宝来挂了电话,吴小凤冷下脸来,眼里喷出火来,说话很冲:“你想死啊!你去他家吃饭,以后休想碰我一下。”

  韩宝来牛脾气上来了,闷着脸,一甩手就闪人,心想:不碰就不碰。有什么了不起。本少爷不稀罕。吴小凤想拉他,他两脚不沾地,一阵风消失在夜色中。
  陈抟老爷子住在栖霞岭,栖霞岭也是大瑶山的一个山峰,离陈汝峰家起码有三、四里路,但不需要过河。好在有石板路蜿蜒相连。这里也有一个自然村组,是第七组,又称栖霞岭组,过去叫栖霞岭生产队。
  陈抟老爷子已经拄着杖,站在村头的小山岗上往路上张望,远远地看见山道上一簇亮光,他就喊了一嗓子:“喂,走夜路的,是不是小韩啊?”
  “是我!老爷子!”韩宝来也兴奋地回应。
  陈抟老爷子紧握着韩宝来的手,老爷子感觉韩宝来的手不对劲,用手电光一照,他吃了一惊,心痛地说:“孩子,你吃大苦头了。”
  “没事,没事。恢复很快地。”韩宝来自信地说,“我想,我参加搞一点生产劳动正好锻炼我的身体,不然都脂化了,上楼走几步路都喘得不行了。”
  于是,陈老爷子领着韩宝来往村子里走,村庄掩映在蓊蓊郁郁的樟树林中,走在下面没有凛凛的寒风,偶尔会惊动一声犬吠,但是陈老爷子叫骂一声,它就摇头摆尾、憨态可掬,陈老爷子拍一拍他的头,它也会孩子撒娇似地跟着欢蹦乱跳,甚至还舔他的手。韩宝来也懂狗性,他大着胆子拍抚狗的头,只要与它亲密接触,它就接纳你了。你以后进村,它就不会叫得那么凶了。因为它认得你的气味、脚步声,可能还有更隐秘的信号。

  陈老爷子家走过一道水渠,就是一块明镜似地水塘——不用怀疑,即使冬干两个多月了,还有清亮亮的水。再走过一道碎石子路,路两旁是夹道石砌的矮墙,矮墙布满了荆棘、绿萝,里面是菜园子,再往里走便看见一座石砌外墙,周围是低矮的灌木,其实不是灌木,是挤挤挨挨的药材。院门半开着,有亮光透出来,可以看见光亮的石板路布满了苍苔,踩在上面还有点打滑。平时少有人走的缘故吧。

  走进院门,眼前是一座木壁子瓦屋,堂屋门也张开着,满屋浑黄的灯光,乡下人节省,采用几十瓦的白炽灯,但比过去的煤油灯亮度要大多了。再说,乡下人眼睛都精亮的,不像城里人,十个九个戴着眼镜。韩宝来就是四眼(乡下人管戴眼镜的叫四眼),笑戴眼镜的人说,戴着眼镜架子犁田,狗都笑出尿来。乡下人当戴眼镜的是知识分子,是吃皇粮的,你要是戴个眼镜犁田,他们觉得不伦不类,觉得很滑稽。

  院里有两条黑狗,冲出来跟老爷子撒了一会欢,一条瘦小短悍的黑狗圆眼放着绿光瞪着韩宝来,韩宝来伸手摸它,他呼地一声,窜起来要咬他。多亏陈抟老爷子,一拐杖打得它咣咣咣惨叫着逃走了。
  “阿爹,你生谁的气呢?”厨房里传来一个女子娇声娇气的声音。
  陈老爷子朗声说:“没有。我高兴呢。这畜生不认人。韩村官伸手摸它,它还不识抬举反而跳起来要咬它。我不教训它,谁教训它!”
  “哟,韩村官,哪阵风把你给刮来了?稀客,稀客啊。”那女人说的是纯正的普通话,听起来嗲声嗲气地,像是夜总会招徕客人的声音。韩宝来听起来是全身起鸡皮疙瘩的。
  厨房里走出一个束着围巾的青年,他就是身患绝症的陈小斌,声音十分纯正:“这有什么稀奇的?咱爹是什么人?也算得上革命老前辈了。我要是不给咱爹丢面子,爹是村里面的一个大人物,跟刘老爹平起平坐。”
  韩宝来确实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草药气味,但他是大学生,懂得基本常识,这种病毒接触是不会有传染的,甚至可以同锅吃饭、同锅吃菜。村里人不明究里,只当他两口子是瘟神,以为看一眼,或者擦肩而过,都吓得魂不附体。吓得他俩口子,平时很少串门,只是采药、煲药、针灸,闲暇时种药、种菜,养鸡养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上街买卖都是陈老爷子一手操办。
  今晚吃火锅,用老鸭汤做汤锅,然后涮羊肉。原来,听说韩村官来,陈家宰了一头黑山羊招待他!更令人感动的是,陈小斌当着它的面,醮一点酒精,将炊具点上火烧了一遍。
  韩宝来忙说:“不用。不用。我如果生疑心的话,我也不会来了。既然来了,你们可要当我是自家兄弟一样,别见外啊。”

  韩宝来一句话,像一股暖流暖遍陈小斌全身,就像总书记来接见他,让他知道党和政府没有忘记这些不幸的人们,陈小斌一把紧搂住他:“好兄弟,你是我的好兄弟!”
  陈小斌原来是做大厨的,认识帝都大酒店的陪酒女郎张咪之前,他就是该酒店的金牌厨师。你看他,半个小时宰好一头羊,让他打理得有条有理,囟汁羊蹄、白焯羊肚、糖汁炸羊排、炭火烧羊肝……
  陈小斌像是在帝都酒店做大厨一般用心,每个菜都是色香味形俱全。韩宝来虽然会搞花样,那是花里胡哨的东西,现在知道什么叫厨艺。其实讲究的是一种饮食文化,让人吃出一种文化的底蕴来。
  “陈大哥,好手艺啊!我的业余爱好也喜欢烹饪,今天吃了陈大哥做的菜,才知道什么是神厨了。”韩宝来边吃边啧啧称赞。
  张咪却接过话茬说:“你不觉得你是喝腊八粥?你看过《侠客行》善恶二使请江湖成名的掌门人物喝腊八粥。有不有那种感觉?”
  韩宝来可不入她的圈套,他绕开话题:“嫂子也是金迷?我可是百分之百的金迷!我最喜欢读他的武侠小说,什么《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笑傲江湖》……我有时间就读。我现在买了全套读。比上网玩游戏有意思多了。”
  “兄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我们神交已久啊!我是不折不扣的金迷!要是没有这些武侠小说,我闷都闷死了。它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基本上把我想象成他笔下的一个人物。你看,我像不像黄药师?”
  “呸——我知道你就怨我死!”张咪嘟着小嘴,气呼呼地说。
  陈小斌说:“没有我。你早就死了。我比黄药师还要灵啊!不瞒兄弟说,医院里的大夫说我俩顶多就是一年的活头,可是现在过去两年了,我们还活得好好地。说明什么?说明我就是黄药师。当然,我还有可能超越黄药师的能量和运气,因为他最终没有治好他的妻子。我嘛,嘿嘿,难说。”

  陈小斌挤弄着黑亮的大眼睛,颇为自信。张咪搂着陈小斌的肩,噙着泪花,颤抖着、啜泣着连连点头:“老公,我相信你。来,我敬你一杯酒。我的命是你给的。我这一辈子,撞了大霉运,但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好老公。”
  韩宝来举起酒杯,忙说:“好。兄弟我是一个幸运者,能亲眼见证奇迹,这是人生一大乐事。我提议,咱们干一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