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4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玉婵是负责点灰的,她心痛地说:“韩村官,你慢点。不要以为你现在做得兴起,保证你今晚胳膊生痛,拿筷子都钻心地疼。”
  吴小凤是负责栽种的,她看韩宝来锄头抡得很节奏,嚓嚓嚓,就打一排穴眼,她也拾起腰,抿唇笑着说:“韩村官,做活靠的是耐心。不是一分钟、两分钟,而是一整天,从早忙到黑。不是你那样,恨不得开着车子跑,这可不是你的旋耕机。你真要慢慢来,挖一会儿,吸一支烟,然后挖一阵子,喝一口水,不急不缓地来。”
  韩宝来岂有不知,农民日出而作,日落后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披星戴月,其中的甘苦,他小时候就知道了。看妈妈在田间劳作,他就忍不住下田学着妈妈的样子干活。不过,他上学之后,很少侍弄庄稼,在他的记忆中,做农活还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韩宝来嘴硬:“我还没脱衣服呢。我可是长跑运动员,耐力好着呢。”
  韩宝来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只当是在健身房做耐力训练。种了一亩田,韩宝来脱得只剩下运动背心,嗬,肌肉真不错,要不是戴着一副眼镜,你还真不能少看他是一介书生。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是当年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现在体育锻炼,也能让他们长体力。
  吴小凤抓起他宽大的手掌,翻过来一看,扑哧笑出了声音;韩宝来看自己的手掌,原来,掌根出现了一个个红窝,只要再磨下去,可能要起水泡,再磨下去的,肯定要磨脱皮。

  骆雁心疼他:“你别逞强了。你不行。你浇水吧。”
  韩宝来还咬牙硬撑,他满不在乎地说:“男人不能说不行。看我的。”
  韩宝来的话,让她们相对着吃吃地笑过不停。他鼓起干劲,又干了起来,看他力道不减嚓嚓嚓干了一气。直到把栽种的丢下一大段,他得意地吸起了烟。原来,并不是饭后一支烟胜过活神仙,而是劳作间息一支烟胜过活神仙。他美美地吸上一阵,嚓嚓嚓地又干了起来,将她们甩得远远地,停下来,喝口水。打穴眼要比栽秧子快很多,还不用弯腰,当然要轻松自在一些,不过,她们六个人是很有秩序地轮换着的,一个人挑秧苗,一个人挑草木灰,一个人挑水,一个人抓草木灰,一个人栽种,一个人浇水。这样,可以减缓干活的单调,还可以让局部器官都到适当的休息。比如栽种的,你要长时间躬着腰,你可以浇一阵子水,也可以挑一担水,也可以抓一阵草木灰,也可以挑一挑子秧苗。

  表面上,韩宝来跑得快,但他的活是力气活,而且是机械地重复,扛着锄头休工的时候,才知道骨酥腿打颤了,全身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跟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差不多。今天中餐是在柳花明家吃饭。柳花明还有一个快百岁的老爷子。他准备好了几味草药。韩宝来一进屋,他就开始磨那些草药汁,然后跟米浆、红糖合在一起,这便是山里的一种擂茶。
  柳花明端了一碗给韩宝来,老爷子还健朗,说话口齿略有点含糊:“韩长官,辛苦了一天,喝一碗解解乏,活血生津的。”
  韩宝来看着碗里的绿汁,相当稠黏。柳花明甜沙沙地说:“韩村官,喝吧。你看,我爷爷快一百岁了。他的长寿秘诀,就是每天要喝擂茶。”
  韩宝来尝了一口,入口是一股浓郁的草药香,还有清凉味、蔗糖的甜,略有一点苦涩味儿。
  “喝吧。趁热喝。”柳花明怕他喝不下去,像是给儿子卡卡下命令,儿子才肯喝完它。韩宝来感觉真不错,特别是出了汗之后,每个毛孔有一股暖意,然后是舒畅。

  柳花明的婆婆很能干。做了十个菜,不全是大海碗,有几个金边瓷碗。用金边瓷碗盛的都是美味佳肴:什么冬笋炒腊肉,什么干蘑菇炒猪肉丸子,什么韭黄炒酸鱼。
  吃饭的时候,韩宝来洗手才知道香皂沤手了,原来他手长了水泡,水泡噌破了,皮也就破了。现在香皂水直浸入肌肤,岂有不痛之理。拿筷子的时候,相当不自然,他要使暗劲,咬着牙才能挟起一块肉。
  陈老爹抓起韩宝来的双手一看,心痛得眼含热泪,难过地说:“孩子,难为你了。”
  柳花明采了几味草药来,她嚼得满嘴流绿汁,然后直接敷在伤口上,一股清凉直沁进肌肤,感觉清爽了许多。下午,韩宝来就受到了特殊优待,他要么浇水,要么就挑担。其实,挑担水还挺重的。这水是特别合成的,有粪便,加了少许尿素。这样浇下去,苗子长得快。做农活的人是感觉不到臭味的,怪不得他们住的山寨周围都是猪圈、羊棚、牛栏、鸡窝、鸭笼、鹅舍,还有树皮壳苫的茅厕,真的是臭熏熏的。你要是没在乡下过惯的话是难以适应的。你一不小心可能踩到鸡屎。走在野地里,随处可以见到羊粪、牛粪。牛喜欢下到牛滚塘,全身裹上泥浆,可以预防牛蚊的叮咬,牛背上沾满粪便、泥浆。走一路,路边的树枝上挂满了黑乎乎的泥浆,你一路走过去,白衬衫变成花衬衫。庄稼人是不闻其臭的。种庄稼的时候,就要跟粪便打交道。不是说庄稼一枝花,全面靠粪当家。现代农业可以使用化肥,但人的嘴巴就是挑食,化肥催生出来的蔬菜,就是没有农家有机肥种出来的味儿足,化肥种出来的水淡味。

  韩宝来累得够呛。下午才知道两条腿、两只胳膊不听使唤。张书记说,干农活要有干农活的样儿,这话可能也是她干农**验出来的,因为她当年也做过三年知青。
  村委六位女干部,加上韩宝来,一共七员大将,一天才种了二十来亩,要把一百一十亩种完,起码也得五天。晚上,韩宝来选择在陈抟老爷子家吃晚饭,吴小凤半天没通知。
  韩宝来很奇怪老爷子怎么还不打电话接他吃饭?看看夜色加浓,贺玉娥和陈汝慧两家的事情,现在可是熟门熟路了,大伙分头收家畜家禽,眼看要告一段落,可是他的晚餐还没有着落。吴小凤低着头,嘟哝着说:“我忘了。我们一起在陈汝慧家吃,我们准备菜啊。反正要照料大妈,还有晓萍、晓东。”
  韩宝来铁青着脸说:“别说了。你们陪陈大妈吃,我还是去陈老爷子家。因为我排了日程。”他另有想法,不仅是派饭那么简单,还是串门,还是深入基层,了解家家户户的生存状况。
  柳花明脸色骤变:“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老爷子都不愿意在家里多呆一会儿,他吃了饭就走东家串西家。你跑过去凑什么热闹?”
  原来,陈抟老爷子的儿子、儿媳在南方打工,现在得了一种不治之症,只是在家苦挨日子。不过,陈小斌自幼跟着祖父习得中草药、针灸,他现在每天钻研中草药,想靠祖宗留下的秘方治愈他和他的妻子张咪的绝症。他闭门谢客,不是在山上挖草药,便是在家里针灸、熏蒸、按摩,搞得家里药味刺鼻。
  韩宝来知道她们不可理喻,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陈抟老爷子,老爷子一看是韩村官的电话,说话有点颤:“小韩,有事吗?”
  “老爷子,忘了跟您老说了。村委今晚安排我到您家吃饭,我怕你们现在已经吃了,或者没做我的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