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3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啊!”村民们欢声雷动,他们可不服老,一听说有这等好评事,搞一搞巡逻就可以领工资,还可以立功受奖,再说村里确实需要保卫起来,否则这帮摸鸡贼、偷狗贼、盗羊贼、窃牛贼无法无天了!
  吴小凤牵着自己家的“牛魔王”回家,那神情比老公回家还要兴奋!
  韩宝来推着自己的摩托车回了村委办公室,他刚关上门,发现屋里有人,他吓了一大跳。屋里坐着一个少丨妇丨,体态微丰,用手帕掩面哭哭啼啼。一见韩宝来“咚”地跪了下去:“韩村官,救救我家短命的、挨千刀的!平时我劝他要行善,他鬼迷心窍,把钱看得比他命还要紧!韩村官,我知道他千不该、万不该偷村主任家的牛,他罪该万死!韩村官,你念在他上有老、下有少,他要是被判个十年八年,我这么一大家子怎么养得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求韩村官帮我求求情。你要是救了他这回,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说着,她拉住韩村官的手不放,说实话,这个女人虽然三十出头,还是细皮嫩白;她是陈浒的第二任妻子,叫莫小桃,人称水蜜桃,掐一下都会流水。陈浒在村里开娱乐馆,开小超市,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当然把个女人养得颇有富态。你瞧她金耳环、金戒指、玉手镯,一身狐皮大衣,里面穿着羊绒衫,还翻着绣花衬衫领子,颈脖子雪白,还有双下巴。
  “陈嫂,陈嫂,你先起来说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估计是以教育为主,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爱财没错,但要正当经营,勤劳致富;千万不要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你不能掠夺别人的财富,养肥自己。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家的痛苦之上。”韩宝来手给她攥着,这娘们肉乎乎地,有温度、有肉感,痒酥酥地。
  莫小桃吸着鼻子说:“韩村官,你不知道,这畜生不是人呢。他对我,不是打,就是骂的。他的前任妻子就是受不了他的虐待,才离家出走的。你看我——”
  莫小桃说罢,拉起手袖,可以看得见掐的紫淤,只是她的手臂太丰满,袖子撸不上去。于是,她脱了外套,韩宝来忙拉住她,一边劝她:“大嫂,家丑不可外扬。算了,算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他性子犟,脾气暴。你忍辱负重,吃了很多苦。”
  可是莫小桃推不动韩宝来,她抓住他的手往高耸的部位按,吓得韩宝来一缩手,她唏哩哗啦脱了一地。没想到她脱衣服的速度还相当快,拉下外套,拉光了裤子……吓得韩宝来要夺门逃走。可是莫小桃早把守了门,嗲声嗲气地说:“韩村官,你可要给小桃做主啊!”
  韩宝来偏过脸去,哪里敢看她。莫小桃不着一丝一缕,为了救老公,她哪里顾得上屋里逼人的寒气。
  “韩村官,你看呀。你看这里是不是他掐的?”莫小桃抓住韩宝来的手就往她身上按,韩宝来神经质地缩回手,全身打摆子似的,说话结结巴巴:“大嫂,大嫂,天气冷。你把衣服穿好。别冻坏了。这是派出所的事情,我怎么帮得上忙?你找错人了。”

  莫小桃还有一招,她看韩宝来背过身去,她掏出手机,然后抓过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按,另一手对着拍摄。韩宝来注意到她在拍,吓得额头直冒汗,一把抓过她的手机,赶紧删掉她手机中的图片。可是,这当儿,莫小桃解除了他的武装。韩宝来忙说:“大、大嫂,我帮你,我帮你。我怕你了。我一定找人,帮你保他出来。但你答应我,从此以后,他不能再胡作非为,违法乱纪,有了这一遭,就没有下一遭。”

  莫小桃嘴里含糊答应着,却并不停口,真是难分难解。
  莫小桃手臂上的伤看来是她自己掐的,她全身如剥了壳的熟鸡蛋,白白净净地,哪有半点伤痕。真是近墨者黑,莫小桃想出这一招救夫,传出去,可是天下奇谈。
  莫小桃可一举两得,一来救了老公,二来从此有了靠山当情人。以后在这个村,她还是红角儿。果然不出她所料,陈浒关了一个月就放了出来,但给韩宝来开展工作留下了无穷的后患,养虎为患,一点不假。
  第二天大清早,莫小桃临走,还留下了信物,那是她随身带的一个翡翠手镯。韩宝来醒过来,只有她的手镯、毛发、气味了,意思长来长往,后会有期。
  韩宝来知道吴小凤、何月姑都是人精,要是闻出什么味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赶紧收拾了一番。他正忙着搞卫生,陈小花端着一碗鸡蛋面进来了,一惊一乍地说:“哟,宝来,起这么早?这么勤快?搞起来卫生来了?”

  “嗯。我怎么感觉有跳蚤,咬得我一夜没睡好。所以我要搞一搞卫生,彻底地打扫一遍,然后喷一遍枪手。”
  “什么?你在房间里喷洒农药?这是有毒的,什么药?有点煤油味,还有点花香味。毒性大不大?”陈小花怕他乱使用农药。
  韩宝来笑出了声音,陈小花哪里见过“枪手”喷剂:“看清楚了。这是一种喷洒房间的喷雾除虫剂,这点毒性,可以忽略不计。”
  陈小花睫毛一扬,秋波脉脉:“我知道你笑我是乡巴佬不解风情,连这个也不懂。”
  “哟,大清早,两人就聊上了!”吴小凤一阵风走了进来,还带着香水味,这香水应该是她老公买给她的。

  “小凤姐,你说什么呢?我是给他送早餐的。谁知道他大清早就在这里搞卫生,还喷什么枪手?我可没见过枪手。小凤姐,你见过没有?”
  “见过啊,我见过他的枪——”吴小凤一脸的不正经,还大胆地去摸;慌得韩宝来打开她的手,板着脸说:“正经点。别老是开玩笑。”
  韩宝来说话底气明显不足,他昨晚做了亏心事。吴小凤白了他一眼,低声说:“又没别人。”
  “喂,什么气味?难闻死了!”柳花明、何月姑捂着鼻子走了进来,她们在卧室碍手碍脚,韩宝来推着她俩出来,关上了门,喷洒了一遍,自己退了出来,赶紧关紧门。
  外间就是办公室。韩宝来招呼她们签名,他呼啦呼啦吃完了一大碗面,味道当然不错。
  开完碰头会。韩宝来带着村干部把油菜苗分给十个村组,因为有评比,劳动的热情十分高涨。韩宝来带头示范:先打好穴眼,一把草木灰,然后一棵一棵栽,边栽边浇一箪水。真是天公作美。这是一个大阴天,估计要下雨了,这更遂人愿,种下去,下场雨的话,以后就省了浇水。
  韩宝来要带着村干部把村委要种的一百一十亩种上。其实种油菜便不是重活,男女老少都可以种。这是手脚活。手脚麻利地眨眼功夫种一排。韩宝来打穴眼。这活的难度不大,用锄头锋刃的一角,往泥土一勾就是一个穴眼。别看这么简单。这个穴眼,你要打得整齐,还要不深不浅,全看你的眼法、身法、步法。韩宝来开始慢腾腾地,后来熟练了,他有幼年功夫,小时候在家里做过农活,否则的话,一个城里人根本抡不开锄头。他不到一刻钟,锄头在他手中有如蜻蜓点水,一排一排勾出穴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