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9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韬的表情告诉他,这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起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是不应该值得开心的。
  有点儿被踢开的意思。
  “猎头……”
  陈韬说道,“你的提干命令早就下来了,我一直压着,希望你能多积攒点经验。现在看来,军事方面的经验是积攒起来了,思想上的毛病也积攒起来。你到军校好好学学怎样来当一名合格的军人。”

  说完,陈韬就站了起来,“就这样吧,演习一结束,我就把你送到军校去。”
  看见陈韬要走,李牧急忙追了两步,急声说,“猎头,我还不想离开猎人突击队,我也不能离开猎人突击队!”
  陈韬站住脚步,回过身来问道,“为什么?”
  “我还没待够,况且,我的根在猎人突击队,我宁愿不上军校不提干,也不想离开。”李牧坚决地说道。
  “原来猎人突击队在你心里这么重要,我还以为它只是你的一块跳板。”陈韬的讽刺意味十足,“你身上的功劳那是一堆一堆的,打个把干部不算什么,顶多就挨个处分不是,怎么着也不会影响你的前途。军校一上,两年后就是新锐军官了,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猎头你就别挤兑我了,我知道错了。”李牧不傻,如果还不明白什么意思,那就真的该死了。
  “我在实事求是地跟你讲事实。”陈韬表情严肃,声音非常的沉重,“我跟你说过,你是天生的纯粹的军人,你身上有别人没有的特质,也许是天生的,也许是后天环境赋予的。现在看来,我看错了,归根结底,你最终还是为了自己。也无可厚非,鸟为食亡,你为自己的前途,人之常情。”
  “陈韬!”李牧怒了,爆发出来,“你在说什么!我将个人利益放在集体利益之上了吗?你凭什么给我下这样的定论?!”

  “你-他-妈-的骨子里跟那些一心往上爬的人有个卵子区别?!”陈韬终于爆发出来了,指着李牧的鼻子怒斥,“为丁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将纪律置之不顾对干部动手!李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动手打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有没友想过会给猎人突击队这个集体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想过吗?你-他-妈-的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是我看走了眼!”
  陈韬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深深地触动了李牧,他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事情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立了一些功劳沾沾自得,以为天底下就老子第二了。”陈韬手指戳着李牧身上的迷彩服,“你要知道你身上穿的是什么!李牧你好好想想,你配穿这身军装吗!”
  “好好想想,想明白了留下,想不明白,离开猎人突击队。”
  陈韬失望地看了李牧一眼,转身快步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了表情呆滞的李牧。
  他无力地坐下去,有措手不及,有迷茫疑惑,也有惶恐不安。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错了吗,错了,可是错在哪?
  不应该动手?还是不应该打干部?
  但,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动手,应该怎么做?
  迷茫,疑惑,以至于脑袋逐渐一片空白。
  他到了军旅生涯中最关键的时刻,想通了,他还是陈韬口中那个天生的纯粹军人,想不通,就沦为庸俗。几百万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庸俗平凡,而不再是失去了他,就失去了一颗亮眼的星星。
  倘若是别人,杜晓帆也好赵一云也罢,或者是猎人突击队的其他任何一个人,陈韬都不会这般大动肝火甚至上升到要对这个人失望的程度。
  但李牧他不是别人,他是陈韬这么多年来最为看重的一个兵,有无限潜力像一团火燃起红色军人时代的有无限潜力的兵。浑浊的如今,难得得正是李牧这样的纯粹,一如孩童般天真无暇晶莹剔透的眼神那般难得。
  以小见大,在陈韬眼里,他可以对任何参与斗殴的兵进行简单的口头批评,但是对李牧,这个已经潜移默化地成长为了猎人突击队的灵魂的兵,如果不从根源上解决掉他的思想问题,整支部队都会受到影响。
  因此,李牧若是过不了这关,等着他的,绝对是调离猎人突击队,绝对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李牧双手抱着脑袋放在大腿上,双目无神盯着地板……
  “陈参谋,我们首长有请。”
  陈韬在走廊里看见齐少将身边那位中校参谋迎面走来,含笑请着。点了点头,陈韬随着中校参谋再一次回到了齐少将的办公室。
  挥了挥手,齐少将让中校参谋出去,随即站了起来,“陈参谋,请坐。”
  “谢谢首长!”陈韬挺了挺胸脯,找位置坐下。
  齐少将拉了把椅子在他侧面坐下,摆出更加轻松的谈话态势。显然,齐少将是决定退步了,毕竟如果闹到军区上面去,两个大军区你来我往地为几个兵打架的事情各执一词,太惹人笑话了。
  “陈参谋,我仔细询问了当事人,核实了一下当时的情况。”齐少将斟酌着开口说道,“双方各执一词,第十三突击队说你们先动的手,你们说他们先动的手,得,都说自己有理。”
  陈韬笑了笑正要说话,齐少将抬手摆了摆手,说道,“再纠结这些问题没有必要了。你也知道,上级是决定对抗演习继续进行的,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影响了后面的演习,得不偿失啊!地方公丨安丨机关今天就会结束搜山,咱们是可以在后天继续展开演习。”
  “首长您说得很对,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搞得大家那么不愉快。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嘛,精力旺盛,我看啊,就让他们把精力留着用在演习场上,比什么都强。”陈韬就不犹豫了,马上表态。
  “对嘛!孰轻孰重,战士们分不清楚,你们这些当干部的是可以拎得清楚的嘛!”齐少将配合着手势说道。
  “首长教训得是,以后啊,我这边是会加强思想教育的。兄弟部队嘛,下死手,这事儿是真做得太过分了。嗨,我那几个兵您也知道,刚从西北那边过来,西北的情况您也知道,一时半会下手没个轻重。”陈韬抱歉地说道。
  齐少将抽了抽嘴角,说,“理解理解。第十三突击队这些战士啊,下手也不知道个轻重。对了,你的部队没有什么事吧?”
  “鼻青脸肿那是有的,不过问题不大,谢谢首长关心。”陈韬笑着说。
  “好!”齐少将也就不跟一上校阴阳怪气地说话了,多丢份,他说,“我看啊,报告呢,咱们就不要递上去了,首长们军务繁忙,拿这点小事情去添乱,可不适合。”
  “是的首长,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刚才已经狠狠地批评了李牧同志,他不在的时候,他是猎人突击队的负责人,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他难逃其责。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他反省不到位,我就把他调离。这样的兵啊,我是伺候不起了!”陈韬呵呵笑着说。
  齐少将一听,却是笑不出来了,他问道,“李牧?说的可是在西北连续立下两次一等功的那名战士?”
  “正是此人。”陈韬点头。
  日期:2016-06-2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