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7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返回办公室,手机上突然传来震动,接起来一看,是一个短信,上面写着:“华市长,我是唐可可啊,您在忙吗?”
  华子建回了过去:“现在不忙,唐可可,你在做什么?”
  唐可可很快回了短信:“华书记,我在工地呢。”

  “是吗,那我一会过去看看,最近进度不错啊。”
  唐可可:“好,欢迎领导前来检查指导。”
  华子建本来也是准备要过去看看的,就叫上了彭秘书长和规划局的一个副局长,一起到了步行一条街工地视察,华子建见了唐可可之后,很详细的问了工程上的很多问题,又在唐可可的陪同下到处转了转。
  视察完毕,唐可可就邀请了华子建和彭秘书长,办公室刘主任等几人一起吃饭,也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华子建和唐可可早在洋河县的时候都很熟悉的,就不见外了,说:“那行吧,我们简单的吃一点,也不用你唐总请了,刘主任办一下。”
  唐可可也不客气,谁出钱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都已经算不上一个什么问题了,只要大家在一起坐坐,多交流,多沟通,那就成了。

  车子停稳后,服务生迅地拉开车门,一行人进了酒店,唐可可就对华子建说:“华市长,要不我把我们萧总也叫来吧。”
  华子建眉头一皱,打个哈哈说:“算了,算了,我们随便吃点,让萧总过来就不成敬意了,改天吧,改天有合适的机会,我亲自邀请他。”
  唐可可微微一笑,客气的说:“行,那就这样定了。”但唐可可的心里很是明白,这不过是华子建的一句客气话而已,让他直接给萧博翰打电话,那只怕要到猴年马月之后了,但既然华子建不想见萧博翰,自己也不能太勉强。
  旁边的一个规划局副局长就不明就里的说:“市长,那要不我们就好好的整一桌子,这个萧总人挺不错的,我们一起喝过酒。”
  华子建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的说:“奥,看来王局长的酒量不错啊,那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
  这个副局长忙说:“那里那里,我那是市长你的对手。不过.......。”
  他刚说到这里,唐可可怕他又要提前萧博翰来,赶忙就叉开了话题说:“局长,对了,这项目后面还有一点事情我倒要好好给你汇报一下。”
  局长忙点头说:“什么事情,你说,你说。”

  对于一个市长都如此重视的人,局长肯定不敢轻易的慢待了。
  唐可可就随便找了几个小问题,把这话带了过去,几个人聊着就到了酒店的包间。
  等华子建坐定之后,这唐可可也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笑着说道:“咱们今天要好好的喝几杯。”
  华子建瞅了唐可可一眼说:“就你那酒量,我看算了吧,还记得那次在洋河县吧,自己喝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要是那次不是和我在一起,我不送你回去,估计你都能睡在人家摊子上。”

  “市长,你怎么能这样揭人家老底呢,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华子建呵呵呵的小了起来,想到那次真的很有意思,自己差点让人家当成了嫖客敲诈一番,最后是唐可可帮自己解的围,后来自己带唐可可吃饭,她喝醉了,自己差一点点就没控制住,要是那次和唐可可有了关系,不知道现在自己还能不能和她胸怀坦荡的坐在一起喝酒呢?其他这几个人一看,哎呦,这华子建和唐可可如此熟悉,都暗自诧异,纷纷的对唐可可献起了殷勤。
  华子建带头提议:“来来,干一杯。”
  大家都停住了开玩笑的话,举起玻璃杯相迎,唐可可其实酒量也不错,当下也不推脱,就和华子建干了三杯。

  一会的时间,唐可可 脸色红彤彤的,一双眼睛也水汪汪,在华子建脸上瞥来瞥去。华子建一哂:“不是吧,唐大小姐,这就有点不行了?”
  唐可可忙即说道:“还早的很,你不是怕了吧?”
  华子建笑道:“嘿嘿,就你?”
  唐可可望着华子建,嘻嘻地笑:“那我们继续。”“继续就继续。”
  几个人就大喝起来了,这个副局长也是今天兴奋的有点过头了,难得和市长一起吃饭喝酒,高兴啊,就在旁边说:“哎呀,我看唐总倒是和我们市长将遇良才,棋逢敌手啊,真是难得的一对。”

  这样的酒话是他们这些人经常说的,在酒桌上,只要有女的在,特别是漂亮女的在,他们总是希望给自己的领导来个拖,牵个线。
  第三百零一章:一代枭雄
  但唐可可一听这话,就想到当初几次华子建差一点点和自己就那个啥了的事情,有一次最惊险,华子建那玩意就差一寸就进自己洞了,可惜后来华子建收住了,不过那都是往事,现在想来唐可可顿时又羞红了脸,将脑袋别过一边,不敢去看华子建,嘴里却不吭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华子建哈哈一笑,端起酒杯把玩着,并不急着喝,随即说道:“你王局长啊,一天嘴里乱说,小心唐总一会反击。”

  唐可可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眼珠子却滴溜溜地乱转起来,站起来给华子建亲斟满了一杯,正想说话。
  没想到刘主任却先帮她打击了这个局长一下,揭起局长的老底,说他还是攒了几十年的老处男。
  唐可可便抖了下胸脯,魅了局长一眼皮,娇滴滴的说:“真的假的,怪可怜的,现在处男可是稀有动物,要珍惜呢。”
  一下子局长不知是臊的还是骚的,唰一下脸变成了刚出锅的红烧肉。

  唐可可问他:“脸怎么红了?热气顶的还是*劲冲的?”
  这局长未作正面回答,闷头吸烟说:“你这话有语病。问的是一回事。”
  大家就轰然大笑了一阵......。
  饭后彭秘书长提议打了几圈麻将,唐可可不打,就坐在华子建身边助战,指指点点宛若对此很有研究,华子建也不时的问唐可可:“打那张好?”
  唐可可盘桓了半天,像做出个重要决定般的抽出一张,常玩麻将的都知道,从一个简单的摸牌打牌的动作,遂能判断出牌技如何。华子建接过来笑笑打了出去。
  如打错了,华子建就怪麻将不讲理。如凑巧打对了,华子建咻地挺身扭头伸出拇指指向唐可可赞道:“能能。”

  随后迅速恢复原状。一惊一乍的把在座的几位麻友折腾的极是惆怅,一晚上成了华子建个人专场。
  华子建对棋牌类这些东西无所不精,小手指头都能摸出是什么牌来,今天听唐可可的指挥,不过是为哄唐可可开心,不至冷落了唐可可而已。
  华子建边打着,边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看的一本书,是蒋介石的侍卫写的回忆录,书中有段回忆,是美国大使赫尔利和蒋氏夫妇下国际象棋。
  日期:2016-06-2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