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5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月光下,霍家驹的嘴角慢慢地翘了起来,道:“你说的是太和市的有些人,还是省里的有些人?”
  梁健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他刚才说的人,在太和市也有一个。梁健顿时明白,不能再跟霍家驹打哑谜了。便开门见山直接说道:“我认为罗贯中罗副省长已经不适合目前的位置了,而且,据我了解,罗副省长有多次违法违纪的行为。这样的人,作为西陵省的副省长,而且主管西陵省的经济,实在太不安全了!”
  霍家驹对于梁健所说,并没有露出些许激动的神情,依然平静,目光甚至都没看梁健一眼,道:“你刚才说他有违法违纪的行为,有证据吗?”
  梁健有些犹豫。霍家驹此刻的平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但转念想到,霍家驹可以说是自己唯一的选择,现在不搏一把,恐怕就没机会了。
  想着,便将自己有录音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霍家驹终于有些动容,他皱着眉头盯着梁健,问:“你手上真的有录音?”
  梁健点头,然后问霍家驹:“前段时间意外死亡的接待办主任倪秀云同志,你知道吗?”
  提到倪秀云,霍家驹看着梁健的目光有些奇怪。梁健猜他可能听到一些什么,倪秀云将自己的财产一半都留给了梁健,这件事,应该不是什么秘密。霍家驹知道也不奇怪。
  “跟她有关?”霍家驹问。
  梁健点头:“我怀疑倪秀云的死跟他有关?”
  霍家驹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忽问:“你是想为她报仇吧?”
  梁健迟疑了一下回答:“有这个原因,但也不是全部。”
  霍家驹沉默了一会,问他:“你说他跟倪秀云的死有关,有证据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霍家驹再次沉默。这次沉默得比较久。
  “你的钩子在动。”再次开口说话,却是这句话。梁健回过神,往自己的鱼线看去,鱼线在颤动,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散开来。

  梁健忙去收鱼钩,收上来,却发现是空的,上面的鱼饵也没了。这时,霍家驹在旁边淡淡说道:“你动作慢了。”
  梁健看着在凛冽空气里左右晃动的空鱼钩,不在意的笑了一下,他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钓鱼,能不能钓上来,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可是,似乎霍家驹并不这么想。
  “这收杆,也是要讲究时机的。”霍家驹说道。
  梁健一边拿了鱼饵重新往鱼钩上套,一边接过话:“我觉得,现在时机正好。”
  霍家驹盯着自己身前的湖面,抿着嘴,不接话。梁健笑了一下,甩手将鱼线甩进湖中,看着鱼钩慢慢下沉,湖面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月光下泛出粼粼的波光。
  “您在西陵省四年了吧?”梁健随意问道。
  七八秒的寂静后,听到霍家驹略沉的声音:“还有一个月,就四年了。”
  梁健抬眼,将目光投向湖对面的青山,月光下,那庞大的山体就好像一只蹲着的巨兽,正静默地注视着他们。
  “您难道就甘心?”梁健忽地转头问他。
  月光下,梁健明显看到霍家驹拿着鱼竿的手抖了一下,鱼线入湖面的地方,有几圈涟漪散开。
  一会后,霍家驹忽然张嘴打了个哈欠,就站起了身。梁健眉头微微一皱,听得他说到:“有点累了。今天就这样吧。”
  梁健坐在那里没动,目光看着霍家驹放在原处没收起来的那根鱼竿,心里头琢磨着,这位被架在空中近四年的省长大人心里到底在犹豫什么?
  在梁健看来,他没有犹豫的理由。
  不远处火堆亮着,小叶坐在旁边正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霍家驹走过去,将坐在一起的小杨叫了起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小杨就走开了,霍家驹在小叶旁边坐了下来。两人不知聊了什么,没多久,小叶的笑声就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凛冽的山风中,显得特别的清脆欢快。
  梁健坐在火光照不到的湖边,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时不时被山风吹皱的湖面,脑子里的思绪愈飘愈远。
  他想起了很多事,很多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其中最多的是陆媛。想到以前,跟陆媛离婚前,陆媛父亲说的那番话。
  在陆媛和他的父亲眼里,曾经的他就是一个窝囊废。他们嫌他不思进取,不懂变通,自私而又固执。梁健不知道,她和她的父亲如今又是怎样评价自己。可对于梁健来说,这多年前的评价,对于如今的自己来说,似乎依旧很合适。
  梁健望着黑黑的湖面,叹了一声。声音刚落地,刚还稳定如山的鱼线忽然动了一下。梁健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还真是在动。梁健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刚才脑袋里那些纷乱的思绪也都瞬间抛到了脑后,想着之前霍家驹说的收杆要讲究时机,梁健在心底里琢磨了几秒钟的什么时机最好后,最终决定管他娘的什么时机,先收了再说!

  鱼线的另一头像是抓在了一个壮年男子的手里,正和梁健玩着拔河对抗。梁健咬紧牙关,脸都涨红了,费了老大的力气也没将这鱼线收回来。正准备喊人,沈连清倒是主动走了过来,一看情况,忙帮着梁健一起使劲将这鱼线往上收。
  收得差不多的,一条足有近一米长的大鱼忽然跃出水面,飞溅的水花在月光下,折射出熠熠的光辉。
  大鱼在空中依旧不放弃地挣扎着,水花溅了梁健和沈连清两人一身。小五和那位司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都走了过来,四个人费了一番折腾才将这大鱼放在了一个并不适合它的鱼箱里。
  许是动静大了点,原本已经进帐篷休息的霍家驹也走了出来,走到小五和司机抬过去的鱼箱旁边,看了一眼,惊呼了一声:“这么大一条?”
  梁健听到声音,一边拿了毛巾擦了擦满身的水,一边笑道:“这山里估计来钓鱼的人少,这鱼在这湖里应该有些年头了。”

  霍家驹又打量了几眼,道:“这么大的鱼还是比较少见的。”说着,忽然话锋一转,道:“它活这么大也不容易,把它放了吧。”说完,转头看梁健,问:“你没意见吧?”
  梁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就愣这一下,霍家驹又问:“你不会舍不得吧?”梁健这下反应过来了,忙回答:“怎么会?您说放了,那就放了吧。”说完,就让小五和司机重新抬回去,把鱼给放到湖里。
  霍家驹在后面说:“佛家有句话,叫做万物有灵。这鱼能长这么大,说不定已经有灵性了,我们带回去,也不过就是满足个口腹之欲,有点可惜,还不如放了它,当做个善事。”

  “您信佛?”梁健有些诧异地问。其实,当官的,信佛信道的不少。而且,越是官当得大的,越是对这种东西相信。不过,霍家驹信佛这一点,梁健之前并未听说过,所以有些惊讶。
  霍家驹笑了笑,道:“家里内人比较信这个。”
  梁健正要接话,去放生的小五和司机走了回来。霍家驹对着走过来的司机说道:“既然这条放了,其他几条也放了吧。”
  日期:2016-06-2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