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2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屠德隆此刻早已顾不得自己身为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说肩负的职责和任务,明知道第二天上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召开,他却还是不管不顾的嘱咐司机送自己去找老县长贾仁贵。
  贾仁贵的办公室里,看到屠德隆哀哀凄凄的一张脸摆在面前,贾仁贵忍不住先发了一通脾气。
  他有些斥责的口气对屠德隆说,你说你整天在开发区里到底是怎么混事的,好端端的,非要跟秦书凯治气把手里的地盘都给别人划走了不说,竟然还要弄出人命的事情来。你是不是觉的这些年,手里赚到的钱足够你折腾了,没事找事弄点刺激来呀?
  屠德隆这次是过来求人办事的,嘴里哪敢说出半句反驳的话,再说他也了解自己主子的脾气秉性,他既然还有心力教训自己,就是心里仍然想要管自己的事情,若是他连骂都不肯骂了,只怕他心里已经不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
  贾仁贵在红河县当县长的时候,生意就已经遍及到普安市的诸多角落,现在到了邻县当年县委书记后,更是把触角伸到了省城一些地方,做生意难免要遇上黑道白道的一些事情,贾仁贵的手底下类似于秦书凯一样,也有一批长期养着的自己人,这帮人马平常那些小打小闹的事情,贾仁贵从来不让他们出面解决,除非是遇上了迫不得己的情况下,他才会调动豢养的一帮涉黑人员。

  屠德隆希望贾仁贵让帮自己查出屠德勤的行踪,眼下屠德勤既然是在湖州市的地盘上失踪的,那也就只能想办法联系湖州市的黑道老大蒋耀东试试看了。
  虽然说,心里已经决定帮屠德隆一把,毕竟屠德勤是屠家五虎之一,贾仁贵的心里也明白,这么长时间以来,就凭着屠德隆一个人在开发区当领导的关系,想要把那么多的工程干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屠家五虎对于自己每年钱袋子的收入也算是有些贡献的,尤其是屠德勤和屠得虎开的建筑公司,没有他们兄弟俩的公司做耳目,很多事情操作起来难度就要大多了。
  贾仁贵并没有直接回答屠德隆,自己到底要不要帮他这个忙,而是问他,开发区项目上的事情进行的顺利吗?
  今年上半年,自从开发区东边的地势被重新规划后,一些原本准备开工的新项目不得不被逼着暂停了下来,这让贾仁贵心里特别不痛快,这一下子,少说也损失了上百万呢?那可是白花花的真金白银啊。
  屠德隆听到这儿,就汇报说,原本一切都比较顺利,只是最近,那个秦书凯像是疯狗一般,四处咬人,谁要是不中他的意思,他立马就能想出花招来让别人不得好过,这做工程上的事情原本就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人抢到了承包权,别人就没戏,这种馅饼,没人愿意分着吃,依我看,只要那个秦书凯不撒手,咱们开发区一些项目以后要是想要按照之前的程序操作,难度可是大了许多。
  贾仁贵若有所思的瞧着屠德隆,屠德隆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他了解屠德隆的个性,屠德隆是个特别不适合当面撒谎的官员,只要一撒谎,他的两只眼睛就不敢直视别人。

  而此时,屠德隆的嘴里说着关于对秦书凯的诸多不满的话,两眼正是盯着地面的。
  贾仁贵轻轻的咳了一下嗓子说,对于秦书凯,我背后也有所了解,此人尽管年轻,能量却挺足,这样一个风头正盛的人,你没必要跟他硬碰硬,依照我的了解,他倒也并不是莽撞的人,要是在开发区的诸多事情上跟你为难的话,你也要多想想自身原因。
  屠德隆显然没想到贾仁贵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不是明摆着站在秦书凯的立场说话吗?这倒是奇怪了,难不成贾仁贵宁可不信自己的话,却要胳膊肘往外拐?
  屠德隆这个级别的官员,考虑问题的高度自然要比贾仁贵稍微低些,在贾仁贵的心里,只要能赚到钱,一切都好办,到底跟谁合作赚钱,尽管也需要考虑合作对象的方方面面,总还是“利”字当头。
  屠德隆是自己手下的一条狗,能为自己挣来财富,秦书凯也有可能是自己以后的合作对象,只要他的目标跟自己时候一样的,大家不过都是为了求财罢了,什么立场,什么态度的,在利益面前都显的不太重要了。
  贾仁贵一副教训的口气说,屠德隆,你们兄弟的眼光很有问题,为了跟秦书凯斗气,竟然闹到这种地步,你自己认为到底值不值得呢?你也知道这个屠得虎失踪,屠德勤不敢出面,这样的事情你考虑过吗?
  屠德隆听出贾仁贵话里的意思,他心里已经在责怪自己最近烦他的事情有些多了。
  屠德隆心说,狗日的,你不是当事人,你自然不明白那种受气的滋味,想想屠家五虎之前在红河县有多风光,若不是因为秦书凯的刁难,又怎么会导致屠德勤流亡在外,屠得虎至今生死不明?这里头的仇怨岂是你贾仁贵一个外人能明白的?

  尽管心里对贾仁贵的话不太感冒,表面上,屠德隆却还是堆着笑对贾仁贵说了一句,老领导教训的有道理。
  贾仁贵顾虑到红河县的开发区还有诸多工程在屠德隆的手里撰着,这种时候,为了这点小事跟他翻脸显然是不妥当的,于是对屠德隆说,你先回去吧,你弟弟屠德勤的事情我会派人打听的,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不能把重心全都放在这些家长里短的争来斗去上,一定要集中精力先把那些项目建设加快速度,争取早日完工。
  屠德隆从贾仁贵的话里听出了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只怕开发区那些工程真的完结了,自己哪里还有跟贾仁贵谈条件的资本呢?这个贾仁贵那是利益在前啊,其他的都是假的。
  屠德隆忍住心里的不痛快,满脸堆笑的对老领导表示感谢后,对贾仁贵说,老领导,现在开发区那边局面比较复杂,秦书凯这个人是铁了心不让咱们有好日子过,该是咱们做的工程,他都要来插一手,让咱们在好几个项目上都有不小的损失呢?
  贾仁贵听了这话倒是一愣,凡是涉及到跟钱有关的问题,他必定是相当上心的,屠德隆也正是摸准了这一点,所以在贾仁贵面前给秦书凯上眼药水的时候,尽量往严重里头说,反正贾仁贵对于开发区诸多项目的具体情况有不会去一一实地了解,开发区的情况,还不是自己怎么汇报,他就怎么听着。
  贾仁贵不由皱起了眉头,要是秦书凯这样的飞扬跋扈欺负人,那他可就太不应该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各自有自己的财路就好,为什么你秦书凯要挡我的财路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