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42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相持不下的情况下,陈浒开始吓懵了,现在看黑屠宰场围了一大帮兄弟上来给他解围,他壮胆了,开始讨价还价:“兄弟,开个价。咱们在外面混口饭吃,还不是为了几个钱?兄弟,我知道你们丨警丨察也不容易。不是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你看今天这个场面,你想把我带走,那是不可能的。你要我的命,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兄弟,咱们交个朋友。坐下来,咱们什么都好谈。”
  大胡子也换了一副笑脸:“兄弟,咱们都不容易。其实这事吗?不瞒你说,我们也是有人罩着的。不然怎么敢开场子?兄弟,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开个价。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算不定,凭我的关系,你一定会生财有道,升迁有方。”
  韩宝来明白他现在唯一的办法拖延时间,等派出所的干警赶过来才能解决问题,凭他一介书生,要不是一把假枪,还有他戴着头盔,可能早就露馅了。他知道他不能多说话,他故意不说话,枪乱指,枪指向哪里,哪里吓得神经质地一哆嗦。普通人对枪的畏惧,也是对死神的畏惧。谁都知道,只要一扣扳机,他就要与世长辞了,与父母兄弟阴阳两隔了。
  陈浒反而当起了和事佬:“兄弟,你看你,该买台车了,现在的房价噌噌往上涨,兄弟买房子要钱吧?听兄弟说话还是血气方刚,估计还没成家,成家没房没车没票子,那也是很危险的。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兄弟收起枪,咱们做兄弟,每个月,我们都给你孝敬银子。有我们的,决不少你一个子。兄弟,何必把事做绝?生财有道。兄弟,你拿着金饭碗,可要会搞这个啊。”

  陈浒做着手势,韩宝来枪指向他额头,他还是打了一个寒颤;陈浒谄媚地笑着:“兄弟,我已经放弃了抵抗。你没有理由开枪吧?你不会向手无寸铁的百姓开枪吧?兄弟,你身入虎穴,还不是为了钱?当英雄,英雄能当钱使吗?”
  韩宝来故意沉默不语。这时候沉默是金啊,对方以为他心动了,他可以借机赢得宝贵的时间。
  韩宝来看上去似有心动,但又枪指众人。众人慑于枪的威力,慑于对死神的恐惧,真是进退维谷。直到一声地动山摇的暴喝:“不许动!丨警丨察!”
  荷枪实弹的丨警丨察四面围上来,他们看着戴头盔的“战神”,还不明白他是虚张声势!韩宝来也不想让陈浒看出来是他,他考虑要是这家伙坐几年牢出来挟私报复,对他开展工作是不利的!这是韩宝来的高明之处。他最终没有露面。最后还是由一名警官开着陈浒的农用车送到村口。韩宝来一手牵着大水牯牛,一手推着摩托车往山寨的栈道走。
  家里可闹翻了天。听说,韩村官把牛送了回家,哇,全村寨的男女老少潮水般地围了上来,简直是看英雄凯旋归来。
  陈老爹一见自己家的宝贝,抱着牛头,又是拍抚它的鼻子、嘴,又是自言自语,还哼哼唧唧哭了起来。吴小凤这时候才抓着了魂,抱着衣服,举着一个火把,满头满脸是汗;一见她家的大水牯牛,大步流星奔向“牛魔王”,先拍了个遍,看它有没有伤。要不是人多势众,真想扑进韩宝来的怀中哭个痛快!她咬着嘴唇,面色粉红,如醉酒一般,眼光现在多了一份温润,他只穿了桃红的羊毛衫,尽管还是穿得有点多,但足以看出她玉琢的细颈,海拔高的胸,楚楚细腰,这要是到了夏天,穿上单衫,那不是清秀灵巧一个小凤仙!

  “喂,你看什么发呆?”柳花明嗔怪地推了一把韩宝来,韩宝来才知道自己有点失态,眼光怎么老是盯着吴小凤不放。这是下意识,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的人看着还流口水呢,“垂涎三尺”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韩宝来解嘲地笑出了声音,吴小凤打了他一粉拳:“你笑什么?人家急都急死了。它跑哪儿去了?怎么在你手中?”
  韩宝来说话得注意分寸,怕伤了陈浒家人的心,陈浒可是妻儿老小一大家子人呐。他故意打哑谜:“你不会怀疑是我故意搞恶作剧吧?”
  何月姑没等吴小凤说话,一翻眼皮,两手叉腰,瞪圆了大眼睛,强出头:“哼,你不说谁干的好事情。现在又是你一个人把牛牵了回家,你肯定脱不了干系!”

  刘老爹忙呵责他儿媳妇:“月姑,你说话要用脑子!怀疑谁,也不能怀疑到村官头上。或许这个贼,跟上回一样,看村官骑着摩托车过来了。丢下牛,就跑得没影了。村官势单力薄怎么去抓这个贼?”
  韩宝来看刘老爹如此维护他,内心一热:“老爹,这牛啊,是派出所的同志帮我们送过来的。真不是我的功劳。这个盗牛贼真是胆大妄为,派出所的同志知道是熟人作案,也知道我们村寨的情况。他这回千算万算,没算到派出所同志给他蹲守了一周了,没想到他还不死心,顶风作案,被逮了个正着。”
  韩宝来说这话是让陈浒家属不要有任何报复思想,他自食其果;不过,村里人思想一般比较狭隘,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而且睚眦必报。韩宝来从小在乡下长大,素来知道乡民朴素的冤仇。你要是洋洋得意,说出自己怎么智擒陈浒,怎么捣毁黑屠宰场,那他结下的梁子可大了!
  “谁啊?谁这么缺德?是不是我们寨的?按照我们寨的规矩,要是偷自家人的东西,可要按族规处置,重则浸猪笼,轻则脊杖四十。”陈小花怒不可遏,她家也经常用失窃鸡鸭、狗。
  韩宝来冲着越围越多的群众说:“乡亲们,这次牛让派出所的同志找回来了。难保下次还会出现失窃事件。怎么办?我想,我们还是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我想成立一个联防队。我来村寨时间不久,连续出现失窃的事情。看来,我们不能等着窃贼来偷,我们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年富力强的,可以报名参加联防队员。”
  陈泼皮陈浩南马上高叫:“韩主任,联防队员有工资吗?”
  韩宝来一点不含糊:“有工资。鉴于村委的财力,暂时定为村委干部的一半。全勤一百,保证全村平安无事,平安奖二百。”
  “我参加一个!”陈泼皮的声音比谁都大,这一算,坐在家里就能拿八百块一个月,村委干部他做不了,做个联防队员也好啊!
  “我参加一个!”
  “我参加一个!”
  顿时,下面砸开了锅,争先恐后要当联防队员,举手的人虽说是四十、五十、六十开外的中老年人,但都认为自己老当益壮。韩宝来扫了一眼过去,估计有两百多号人!这是村寨当前的主力军。这批人以五六十年代的大叔、大伯、大爷占主体。
  韩宝来有点犯难,吴小凤献计:“韩村官,我们村寨常年都搞竞技活动,明天不是栽油菜秧苗的日子。哪家栽培得快,栽得好,我们村委干部就评他当联防队员。你看要得不?”
  村民们还没有等韩村官点头,他们齐声高呼:“要得!要得!”
  虽说栽培油菜秧苗与选拔联防队员有点不沾边,但民心可用,韩宝来只得同意:“好吧。我就请村委干部当评委。我们这次选十名联防队员。那么没选上的也是预备队员,如果有立功表现,也顺理成章地加盟我们的联防队。好不好?”
  日期:2016-10-30 09: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