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9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少将有些不太明白。
  还没来得及多想,他的那位中校参谋就脚步匆匆地出现在门口:“报告!”
  “进来。”齐少将暂定和陈韬的交谈。
  中校参谋扫了陈韬一眼,走到齐少将身边,附耳说了几句,齐少将原本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沉的神情。
  报告完毕之后,中校参谋便脚步匆匆地离去。
  陈韬心里也是无奈得很,他知道中校参谋汇报的是什么情况,他比中校参谋要更早知道,因此他过来之前是去禁闭室看过的。
  “陈韬同志,本来我打算和你商量着解决这件事情,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言不合闹点矛盾动了手,家常便饭。”齐少将似乎在忍着火气,“赔礼道歉事情也就算了,用不着形成报告上递,毕竟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总体局面总是得不偿失的。”
  齐少将的话锋突然一转,声音沉了不少,“但是!我刚刚接到报告,第十三特战旅有两个兵被打断了肋骨。同志哥,你的人下手可真够黑的!”
  陈韬也就不必藏着掖着了,苦笑地低了低头,非常的惭愧。方才他就是经过禁闭室的时候,看到了第十三特战旅的人正在组织人员将两名受伤的兵抬出来送医院去,一问才知道,肋骨被打断了。
  所以上来陈韬就放低了姿态主动道歉,再去纠结谁占理谁不占理没意义了,因为你把人打伤了。打架斗殴在部队里,可大可小。一旦打起来,也就没什么哪一方绝对正确这一说。话是这么说,但通常占绝对道理的一方,是享有主动权的。

  但有一个底线,你别把人打伤了,像肋骨都打断掉了,这就超出了底线。再怎么说都是战友,用对付敌人的手段对付战友,这种行为,给你上纲上线你也是要吃补了兜着走的。
  陈韬是知道自己手下那几个兵是什么德行,几个月来他这个队长当爹当妈的,军事训练搞得呼啦啦的,思想方面就有所顾及不到了,也就造成了兵们纪律性下降,什么都敢做这种作风。二来因为过去几个月猎人突击队高频率地主动或者被动地参加了计划军事行动和突发实战行动,高频率的实战之下,是高度绷紧的神经线,也就成为了罔顾纪律的因素之一。
  “太过分了同志哥!战友啊,怎么可以下死手呢!”齐少将越想越气,拍着桌子愤愤地说道。就这他还是极力控制着情绪,否则估计能给陈韬骂个狗血喷头。
  本来看见李啾啾被陈韬的人打的那一幕,齐少将心里就很不舒服了,这下听到有两个兵被打断了肋骨,那个气啊,就更别说了。
  “首长,意外情况谁也把控不了。我了解过了,起因是有人将剿灭制枪团伙的功劳安在了第十三突击队头上。我当时在现场,是我的人突击了制枪工厂,所有的犯罪分子都是我的人击毙和拿下的,包括后来袭击我猎虎小组的五个犯罪分子,也都是我的人拿下的。”
  没有别的办法,陈韬只能把重点转移到别的地方,当然是要转移到这里来,难道陈韬对这样的摘桃子行为就不会生气?甚至于说如果当时陈韬在场,没准还会默许李牧他们上去干第十三突击队!
  缓了缓语气,陈韬继续说,“第十三突击队是在战斗结束之后才抵达的现场,可能那位连长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具体情况,但我不敢在首长面前颠倒是非,请首长明察。”
  齐少将有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出了,情况他早就知道了,陈韬这么说,明显的是给他一个台阶下来。

  “陈韬同志,现在不是功劳的问题,该你们的没人抢。军区的工作组今晚就能到,会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齐少将显然也是愿意让陈韬带着走的,他一句话就把焦点给拽了过来,“现在咱们要说的是这起斗殴事件,是你们猎人突击队先动的手,这个事实是没有错的吧?”
  先动手的一方明显要受到更多的责备,小孩子打架也这样。
  “首长,据我了解,先动手的是第十三突击队一位叫做张伟的战士。”陈韬毫不迟疑地说道,绝对不能让坐实了首先动手这个事实,否则打官司打到JWZX那边也是猎人突击队没理。
  齐少将愣了一下,非常的不满,“小陈同志,你这是在说我颠倒是非呢,还是你在颠倒是非?”
  陈韬忙说,“没有没有,首长您误会了,我了解到的情况的确如此,并不敢有半句假话。”
  “行了!”齐少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样扯下去是扯不出个结果来,他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行了你出去吧!”
  陈韬眉头跳了跳,站起来,说道,“首长,我会按照规定把今天的事情向上级报告,希望首长能给我们猎人突击队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当然,首长刚才您也说了,功劳事实清晰,该谁的就是谁的。首长,我先去忙了。”
  敬礼离开办公室,陈韬走向会议室。
  办公室里,齐少将差不多要气出内伤来了,陈韬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白了——他要向军区报告这件事情,哪个军区,自然是东南军区。
  这下就有好戏看了,齐少将顿时觉得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吱呀地,会议室那漆面斑驳的门被推开,陈韬走进来。
  李牧连忙站起来,“猎头。”

  扫了他一眼,陈韬走过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李牧赶紧的走过去面前站好。
  陈韬上下打量着李牧,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一直看得李牧心里发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牧是浑身不得劲了,他苦着脸说,“猎头,你倒是说话呀,这么看着我怪瘆人的。”
  陈韬却是指了指椅子,“坐。”
  “啊?哦!是!”李牧乖乖地坐下。
  拿出烟来叼上一根,李牧连忙取出打火机上前要替陈韬点烟,却被陈韬拨开,他自己点燃了香烟抽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来的时候,他才缓缓说道,“打得爽吗?”
  李牧拿不准陈韬什么意思,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问你打得爽不爽,把人家两个兵的肋骨都打断了。”陈韬又问。
  “肋骨断了?”李牧惊讶一下,“也太不扛揍了吧,也没怎么打啊怎么肋骨就断了。”
  “咱们的人有伤吗?”陈韬问。

  李牧此时基本肯定陈韬不会发火了,当下赶紧的汇报,“猎头你放心吧,我都检查过了,都是些淤青红肿,小伤。”
  “嗯,这一仗算是赢了。”陈韬点头给出了肯定的态度。
  李牧顿时就裂开嘴笑了,这才正常,打架是一码处分是一码事,你要是打赢了,一切好说,打输了,对不起,处分完你你还得找机会打回来必须得打赢。
  “对抗演习还会继续搞。”陈韬换了个话题。
  李牧顿时惊喜起来,“太好了!这下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教训十三旅那帮臭不要脸的了。”
  陈韬却是像是没听见李牧的话一样,自顾缓缓说自己的话,“打完演习,距离驻训结束也就没几天了。你上军校去吧。”
  眉头猛地皱起来,李牧好半天没回过神来,“上军校?”

  日期:2016-06-27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