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5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传统文人定义的美人,大抵都是带着三分病态的。
  最为突出,自然是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叶青竹的气质,清冷,强大,人长得漂亮,那是真漂亮,但气质清冷,那也是真冷,就差在脸上刻上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了。
  即便以陆羽滚刀肉混不吝的性格,有时候,也能感觉到这种从她骨子里散发而出的凛冽寒意。
  但此刻的她,因为身上伤势,便少了几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而添了几分惹人怜惜的柔弱。
  她竟然露出这样难得一见一面,自然就显得格外动人心魄。

  陆羽即便自己也是身受重伤,看着她的样子,也是心生怜惜,同时也是心旌荡漾。
  男人嘛。
  人类最伟大的性学家弗洛伊德不是说过么,若一个男人,连美色都没有办法让他提起精神,那他离死也就不远了。
  哪怕还剩最后一口气,都要用在女人肚皮上,这才是男人的本性。
  不信?
  古往今来,因为纵情声色,死于女人白花花肚皮上的男人,那可不比稻田里的蝗虫少多少。
  陆羽倒不至于在现在这种状态,还想这叶青竹来一发。
  那就不是作死,而是找死了。
  但欣赏欣赏,还是可以的嘛。
  “你想跟我说什么?”
  叶青竹白了陆羽一眼。

  陆羽想了想,笑道:“还是不说了吧。”
  “去你的,本来我还不想听呢,不过现在你还必须说了。”叶青竹没好气道。
  “那天晚上——”
  陆羽嘿嘿一笑。
  “哪天晚上?”
  “明知故问。”陆羽翻了翻白眼,他搓着手,“我就是想问问,咳咳,你一言不合就把我给上了,这事儿怎么算也不是我的锅吧。讲道理的话,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啊?”

  陆羽说的极为认真。
  表情甚至称得上严肃。
  叶青竹满脸黑线的同时,脸颊更加红了。
  “喂,你还委屈了?”
  陆羽没好气看着她,“失身的人,可是我啊。就算你比我厉害,把我吃干抹净,不打算对我负责,你怎么的,也该给我个说法吧。毕竟人家亲亲白白的身子,又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陆羽说的一本正经,表情变得愈发严肃。
  叶青竹咬着嘴唇,开始四处张望。
  “你在干嘛?”陆羽疑惑道。
  “找兵器。”叶青竹说。
  “你找兵器干嘛,哎呀,你放心吧,小爷布置的疑阵,那帮棒槌,哪有那么容易识破,没有三个钟头,那群棒槌,可绝对找不过来。”陆羽更加疑惑道。
  “陆羽,”叶青竹说,“我突然觉得,不用等那帮日本人来杀我们了,本小姐要跟你同归于尽。”
  “不至于吧?”陆羽张大嘴巴,“大姐,大不了我吃点亏,不要你负责了,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一言不合就要跟我殉情,我有点接受不了哇。”

  “你——”
  叶青竹杏眼含嗔,陆羽左手却一把握住插在她肚子上的匕首刀柄,倏地一下,便将这把匕首给拔了出来。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陆羽右手拇指和中指早就夹住了一枚银针,无比准确的扎进她胸口某处穴位,顿时狂涌的鲜血就止住了,只有细密的血珠还在缓缓沁出。
  “啊——唔——”
  叶青竹吃痛,就要惨哼,陆羽连忙用手将她的嘴巴死死捂着。
  “大姐,别太兴奋,你叫的太大声,吓坏了小朋友怎么办……不对,这里没有小朋友,但吓坏了花花草草什么的,也是不好的嘛。”
  陆羽满脸揶揄浅笑道。
  他当然不是怕叶青竹的叫声会吓坏花花草草,而是怕引来追兵。
  “呜呜——”

  叶青竹挣扎着,眼神三分愤怒三分委屈三分凶狠的看着陆羽。
  “喂,看着我干嘛,眼神还那么凶,讲道理嘛,我已经拔出来了。没你想的那么疼吧。”陆羽正色道。
  从肚子上拔刀这种事情,其实跟拔牙差不多,讲究的是长痛不如短痛,陆羽起先跟她插科打诨,其实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等他突然拔出匕首的时候,她不会觉得那么疼。
  两滴眼泪从叶青竹脸颊滑落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欺骗的委屈,还是单纯因为肉体忍受的剧烈疼痛。
  陆羽虽然已经用银针制住了她体内的某些穴位,尽量麻痹了她的神经系统,但毕竟没有任何麻药,哪可能不疼。
  “乖,很快就不疼了。”
  陆羽撇撇嘴,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帮她擦拭掉眼角的泪痕。
  “接着,我得帮你把你身上的伤口缝合。”陆羽继续说。
  其实在来赴樱花之约前,陆羽就打定了要打游击战的主意,也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必要的处理伤口的工具,如缝合伤口的针线,强效消炎药,包括药用纱布之类的,都是随身携带了一些的。
  甚至还带了一些吗啡和麻丨醉丨药。
  只是在刚才大战的时候,遗失掉了。
  “疼不疼?”叶青竹连忙问。
  “放心吧,不会多疼,顶多比被蚊子咬疼一点。”陆羽解释道。
  “你不会骗我吧?”

  “你知道的,我从不骗人。”陆羽正色道。
  “嗯。”
  叶青竹点点头。
  然后陆羽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喂——你干嘛!”
  叶青竹吓了一跳。
  陆羽耸耸肩,用无比嫌弃的眼神看着叶青竹,“大姐,你是不是傻啊,我要帮你缝合你肚子上的伤口,不脱你衣服,怎么帮你缝合?就算我是传说中的妇科圣手,啊呸,杏林圣手,你也不能这么强人所难嘛。”
  “脱、脱衣服——那……那怎么行!”
  叶青竹小脸绯红一片。
  “有什么不行?”陆羽撇撇嘴,“哎呀,老夫老妻了,不要害羞嘛,人家又不是没看过。”
  “不行,就是不行!”
  叶青竹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

  “哎呀,听话。”陆羽只得软言细语安慰她,“你害羞,我可以理解。不过事急从权嘛。再说了,我真全都看过了。还是你……你主动给我看的。”
  “你——姓陆的,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叶青竹怒不可遏,怒气值显然已经蓄满了。
  当然,其中大半部分怒气,恐怕都是因为羞怯转换过来的。

  日期:2016-10-30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