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楚天齐想起了一件事情,便迅速取出手机,手机上时间显示已经过了零点。
  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楚天齐发出了一条信息,内容是三个文字:“你在哪?”然后把手机抓在手里,静等着一会的振动响起。
  过了七、八分钟,手机没有一点反应,楚天齐弄亮屏幕,才发现屏幕上是“发送失败”四个字。于是,他赶忙按了“重发”提示。手机上面的图标不停的动着,但过了一会儿,还是出现了“发送失败”的字样。

  胜不骄,败不馁。在这个原则指导下,楚天齐多次按着“重发”提示。终于,在试了十多次后,第一次没有出现“发送失败”四字。
  车身的颠簸又重了一些,显得路况很是不好,车箱里的纸箱和袋子也来回晃动,有一个纸箱还撞到了楚天齐身上,所好里面的东西没有什么重量。
  过了足有二十分钟,手机才振动了一下。他打开手机一看,上面跳出了一行文字:“我刚下火车,正准备回单位。局长,您还没休息吗?”
  楚天齐马上回了信息:“厉剑,那辆二一二停在许兴桥南五十米左右,在环城路下面,一个民房的东墙外,你把他开回去。”
  信息发出不久,厉剑的回复就来了:“局长,您去执行任务了吗?告诉我方位,我去配合您。”
  “把车开回去就行。我正在经历一次有趣的旅行,暂时还不需要你配合,记着手机开机就可以了。”输入这些内容,楚天齐发送了出去。
  厉剑的信息很快过来:“明白,局长注意安全。”

  楚天齐迅速回了信息:“好的,放心。”
  又走了大约五、六分钟,楚天齐忽然感觉有光亮进入集装箱,便急忙扒着缝隙去看。透过窄缝,他看到外面出现了灯光,但却没有行人。仔细一分辨,那些灯光都嵌在顶子上,整个空间呈拱形状。
  山洞?这是楚天齐脑中闪过的第一印象,他想到了前年在省城的经历,想到了赴龙哥之约所经过的地下通道。只是不知现在所处的路段,是否有一些打手正等着自己。有打手也没什么,反正自己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也做好了一些必要的实战准备。
  打斗倒不是楚天齐最担心的,他现在反而在担心一件事。如果一会停车地点也是这么亮的话,或是被人发现集装箱被反锁着,那么自己就会在第一时间暴露,就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那么自己该如何应对呢?这样想着,楚天齐继续通过门上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情形。
  不多时,外面的灯光不见了,四周变的黑漆漆的。

  一处隐秘所在,四周黑黢黢。
  忽然,两束亮光划破黑幕,一辆开着大灯的集装箱车驶了进来。在大灯照射下,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挡车杆,挡车杆一直横着,没有要抬起的意思。挡车杆两边各有一个岗亭,很像是收费站的样子,但却没有任何代表收费站的文字或是牌子。
  到了挡车杆前,集装箱车停了下来。一个高鼻梁、大胡子男人从副驾驶位跳下汽车,走向那个岗亭。
  岗亭里出来两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男子手拿强光手电,另一人手里攥着一根黑胶皮棍。两人都面色冷竣,随着大胡子男人,直接走向车尾。
  来到车尾,拿胶皮棍的黑衣男子冲着大胡子男人一扬下巴,另一名黑衣男子扬起了手中的强光手电。
  明白对方的意思,大胡子拿出钥匙,去开集装箱门上的锁子。忽然他楞了,强光手电照射下,那把锁子根本没锁,而只是挂在门鼻上。
  “老四,你可够大意的,不怕你的宝贝丢了?”拿棍男子“嗤笑”一声。
  大胡子男人疑惑的说:“我记的锁住了呀。”说着,他举起手,把那把锁子取了下来。
  “锁住顶个屁用,你没见锁簧都丢了。”持手电男人冷哼一声,“老四,你小子就是抠,一把锁子能值几个钱?要是把货丢了,你就是哭也来不及了。”
  “对,就是,就是,回去我就换。”说着,大胡子男人打开了集装箱。
  “刷”的一下,强光手电照进箱体里面,一根胶皮棍在里面来回捅了几下,还在那些袋子上轻轻敲了敲。
  “走吧。”黑衣男子撤回棍子,对着大胡子道:“怪不得这么点货就跟上次份量差不多呢,原来装了这么多瓶子。”

  另一黑衣男子放下举着的强光手电,附合道:“我也奇怪,怎么就多了百十来斤呢?”
  “我绝不会随便夹带的,辛苦,辛苦。”大胡子男人说着,和那两人都握了握手。
  那两人松开手掌的同时,迅速把手掌握成拳状,掌中几张红票子被攥成团,抓在手中。
  集装箱车再次出发了,攀在车底的人在长头发上按了按,长嘘一口气,暗暗庆幸自己的机敏。刚才还好自己趁着黑暗,迅速从车箱转移到了车底,否则非被对方发现不可。他倒不担心无法脱身,他担心的是计划会因此落空,最起码要大打折扣。同时他也暗叫好险,由于刚才时间紧急,在转移过程中,把本已被自己做了手脚的锁簧弄丢了。看来有些事情必须万分谨慎,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长头发”一边心里做着盘算,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形。虽然倒挂在车底,但现在路面平整,车速又不快,而且他夜视极佳,还是看到了周边的一些景物。他发现,现在自己似乎进了一个工厂,但却是一个全封闭的工厂,不只四周封闭,就连顶子好像也封闭了,这处所在应该是在地下。就在不久前,他感觉到汽车像是在慢慢下坡,可能就是在向地下行驶。
  走了大约十多分钟,又是一声刹车响起,汽车停了下来。
  “长头发”再次在在自己长头发上按了两下,侧耳倾听着外面的情形。听声音又是有两个人出来,又是几乎和刚才相同的检查。
  外面响起了对话声,清晰的传入“长头发”耳中:
  “老四,快去吧,我们就等你呢,要不现在早睡二觉了。刚才阿黄还问你什么时候到,没准他现在都在库房睡着了。你快去快回,卸完货到这空车过磅,过完我们就休息了。”
  “几号库房?”
  “七号。”
  “最远那个?不过有十分钟也到了。”
  对话声、脚步声都没了,汽车再次启动。
  十分钟就到库房了?空车还要过磅?想到这两条信息,“长头发”意识到,现在必须得转移了。
  正想着转移,机会就来了。车速又慢了好多,听声音是在过减速带。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长头发”以一种快速身法移到车尾,然后双腿从车底探出,接着一缩脖,一个倒翻,人已倒着贴在集装箱门上。轻轻一跃到了地上,同时快速隐到了一处墙壁拐角处。
  日期:2017-05-2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