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996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想,而且,我也不是说不干,囚禁了这么久,尊严落地,就现在这鬼样子,我也不想就这么存在着,不用你说这一次出来我也得轰轰烈烈一把,只不过自由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舍不得啊,刚要雄起就嗝屁,岂不冤,”
  鬼府散人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以听你的,但是,你总得告诉我入阵以后怎么办,”
  “怎么办,一直走,找到死门,八极诛仙阵的死门,就是整个?泉水牢的生门,”

  我母亲看着迷蒙的彩光,淡淡说道:“?泉水牢有三个格局,
  其一,?泉水牢镇在阴龙水脉的龙颈上,压住了龙抬头,再以九曲十八弯之势引导?泉?水,最终形成了阴间,这是大格局,
  其二,?泉水牢自身的墓室设计环环相扣,十分考究,机关陷阱无数,聚集阴煞之气,这是中格局,
  其三,主墓室布下八极诛仙阵,防止主墓室被突破,这是小格局,

  三个格局犹如棺椁,一层套着一层,这也是酆都大帝的高明之处,
  这一次,咱们不破大格局,不影响阴间,也不破小格局,八极诛仙阵也破不了,只破中格局,也就是这?泉水牢本身的机关陷阱,放出囚禁在这里的囚犯,
  事实上,也只有这中格局是最容易破掉的,酆都大帝阴险就是阴险在了这地方,他把中格局的生门藏在了小格局的死门上,
  也就是说,要想找到?泉水牢的生门,咱们就必须冲进八极诛仙阵的死门里才行,
  在这中间,咱们要经过惊门、伤门,然后才会抵达死门,”

  “惊、伤、死,三凶门全走,”
  鬼府散人脸色变了:“千古第一绝阵八极诛仙阵啊,多少神闯不过去,咱们去闯不说,还专挑着三凶门走,你是嫌命长,”
  “也没那么夸张,咱们只需要对付死门里的情况就可以了,”
  我母亲摇了摇头:“八极诛仙阵是根据八门生克而诞生的,可问题是,这并不是酆都大帝自己构造出来的,而是窃取的阵法,也就是说,他自己进来力量都会不断衰减,为了防止这一切,他当初在设计这阵法的时候,曾留下过一条给他自己走的用神路,其实很简单,就是掐算八门生克之术里用神所临的位置,这就是当初他给自己留的路,在那条路上,不会遭到阵法的袭击,那条路穿插经过八门,我们可以走他走过的那条路,这样就可以直抵死门,”

  “原来是这样,如果只是三凶门里的死门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鬼府散人摇头晃脑的说道:“不过我说,柳倾城,你挺了解这阵法啊,”
  “任何阵法都是智慧生物创造出来的,只要肯去琢磨,就没有什么完美无瑕的阵,”
  我母亲淡淡说道:“我在这里被关了那么久,没事情的时候就琢磨怎么离开这里,不断推演,到现在,虽然不敢拍着胸脯能布下八极诛仙阵,毕竟这阵法与境界沾边,不是我能触及的,但怎么在这阵中生存,我却是知道的,”
  鬼府散人对着我母亲竖了个大拇指,撇撇嘴道:“行,你厉害,我服,这回,我没问题了,”
  我母亲再没说话,一步就踏进了彩光中,我们剩下的人不敢耽搁,毕竟在这里全指着我母亲呢,凭我们自己哪里会掐算用神路,所以谁都不拖沓,生怕被丢下,我母亲也嘱咐了,要跟着她的步伐走,走错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丢了命也只能怪自个儿,
  杀阵中,彩光冲天,凛冽的气息弥漫,只能看见我母亲一步一个脚印的踩在彩光里,我们紧紧跟在后头,那滋味儿叫一个步步惊心,
  用神路和生门不一样,生门中,行走会留下?色的通道,可是用神路里我母亲走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我们只能凭着记忆压着她的脚印走,很费神,我母亲大概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掐算着,
  好在,这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卖命的买卖,也没人分神,还算顺利,
  这一路,入目之处,唯有璀璨的彩光,但是,四周的气息却很明显在一直变化着,
  最开始气息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阴森的气息,往骨子里渗,那应该是惊门的位置,
  后来,走过惊门,大概又走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气息一下子变得狂暴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伤门的位置,
  惊、伤二门,皆非人力所能对抗,我在亲身体会了那里的气息以后,心里头已经对死门有了敬畏之心了,这样的阵,如果是我自己去走,肯定完蛋,
  可我母亲却显得很镇定,自顾自的在前边走着,又走了大约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彩光中的气息又一次变了,

  这一次,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
  真要我说,只能说两个字危险,
  这里很危险,
  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来到这里以后,我几乎是浑身炸毛,说不出的难受,
  “到了,”
  我母亲终于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无尽的彩光,忽然问鬼府散人:“对了,你是先秦炼气士,好像对生死之道很有研究吧,”
  “略有研究,”
  鬼府散人大概以为我母亲是有问题要请教他,所以背负双手,看上去挺嘚瑟,说道:“也谈不上什么行家,但还是有所小成的,”

  “那就好,”
  我母亲特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说:“看来,这死门还真得你先来,”
  鬼府散人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
  我母亲笑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踹在了鬼府散人的屁股上,直接一脚就给鬼府散人踢进了死门里,这才笑眯眯的补充道:“就是你来开路,”
  我母亲的行为来的突然,而且着着实实充满了恶意,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征兆都不给,直接一脚把鬼府散人踢进了死门,动作非常麻利,弄的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一个个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平心而论,我作为她儿子都觉得她这手法有点不厚道了,未免太坑,好歹打一声招呼不是?
  现下,鬼府散人到底啥情况我也不知道,死门里面彩色光华冲天,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危险的气息弥漫四溢,甚至隐隐之间我已经闻到了一股子死亡的味道。
  或者应该说是死气!
  死门之中,死气的味道越来越重,那里几乎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片生命禁区,生人勿进!
  鬼府散人就在里面凄厉到极点的惨叫着,惨叫声堪称惊天动地四个字,同时也在不断咆哮着。
  “柳倾城,你坑我!”
  “我日你祖宗”
  “”
  他的咆哮声接连不绝的从彩光中喷薄出来,几乎是什么恶毒的话语都能冒出来,可见此时他到底是何等的震怒。哪里还有一个先秦炼气士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骂街的泼妇。
  日期:2017-01-07 1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