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995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的不错,看来发丘一门的风水堪舆之术你已经吃透了,黄泉水牢确实不例外,生门就在主墓室,而且释放那些囚犯的关键之处就在生门,”
  我母亲沉声说道:“只不过,要释放那些囚犯的话,却是要钉死生门的,就是说彻彻底底的破坏掉生门,这样一来,黄泉水牢里面的机关就会全部失效了,囚禁着那些囚犯的禁神符文……也就完蛋了,这座黄泉水牢,就算是彻彻底底被破掉了,那生门所在的位置离我们不远,但是却得淌着杀阵走过去,很难,”
  说此一顿,我母亲深深看了我一眼:“你确定要释放那些囚犯,”
  “我确定,”

  我点头:“反正,这黄泉水牢里面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乱了,酆都大帝豢养的蛇人、还有他的亲兵,现在都在闹腾着,咱们要想出去还真是个问题,不如让这潭子浑水再浑浊一点,直接把这里面的所有机关破坏掉,再把那些被囚禁的修炼者放出来,让他们三方互相伤害吧,咱们就在这主墓室里面安安稳稳的等着,只等外面的动乱平了再出去,”
  “我草,好主意,”
  老白当时就插嘴了,一个劲儿的在旁边笑,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猥琐味道,对着我竖着大拇指说:“够卑鄙,我喜欢,”
  “也是个主意,就是造成的杀伤太大,有干天和,”
  我母亲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轻声道:“也罢,就按照你说的来做吧,反正这黄泉水牢在这里存在了这么多年,给我造成的痛苦也很大,说是维护秩序,其实里面也是罪恶,毁了也好,总之酆都大帝已经不在了,这黄泉水牢也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你们跟我来吧,那杀阵虽然危险,但我还是有法子破掉的,”
  说完,我母亲就准备走,

  结果,就在这时候,沉默了一路的罗莎忽然开口了,声音很低,如果不是这个时候我们没人说话的话,恐怕我还听不到她的声音:“小天,要出去,你们出去吧,我就不出去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她,只见她瑟缩在角落里,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哀伤还是什么,
  于是,我明白了,她终究还是受了太大的伤害,不愿意再涉足人世间了,
  骑木驴啊……对一个女性的伤害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我觉得这里就挺好的,或许,也只有在这里才是安宁的,”

  罗莎看我不说话,只当我是在犹豫,于是连忙又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寻短见的,我只是需要沉淀,需要避世让我自己变得足够的强大起来,我觉得在这里给你的妻子做一个守墓扶棺人也是不错的,所以,我就不出去了,还是继续在这里吧,”
  “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我略一沉吟,就同意,缓缓说道:“如果可以,我建议你到花木兰所在的那个墓室里去修炼,那里的环境和格局已经被我改变了,阴气龙盘虎踞,时光也在那里改变了,如果在那里修炼的话,精进速度说是一日千里都是不假的,”
  “谢谢你,”

  罗莎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才终于说道:“或许,当初我选择青衣,是错的,”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青衣……
  我与他之间,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天生注定,谁也没办法去改变太多,只能说是命运将我们推到了那个节骨眼儿上,
  “那么,再见,两年后,我会重新回到这里,希望那个时候你能成为一个全新的你,”
  我很认真的和罗莎说道:“承诺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此次之后,阴间所有鬼王……荡然不存,一个不剩,”

  罗莎终于是笑了,笑容璀璨,对着我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了,
  我也再没有说太多,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作为朋友,我只能去帮助她,却不能为她做什么决定,同样对着她挥了挥手,就跟着我母亲一起离开了主墓室,直奔生门而去,
  主墓室外,杀阵光华璀璨,看上去非常美丽,但却很致命,一不小心走错地方,八极诛仙阵狂暴起来,最后只有被磨灭的下场,
  我母亲显然是非常熟悉这八极诛仙阵的,从主墓室里出来,一步就站在了生门之上,步伐非常的稳健,都没有犹豫过一下,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生门之上,那条?色的通道无声无息之间就出现了,绵延向远方,

  沿着生门所在的?色通道原路返回,最终能直抵主墓室墓门所在的位置,我们可以重新回到酆都大帝当初开辟出来的豢养蛇人的那条通道,
  很显然,那不是我们的路,
  不过,这路是我母亲带的,我们也就不置喙了,在她身后安安静静的等候着,
  我母亲也不说话,站在门口轻轻闭上了眼睛,但是双手却并不闲着,不断在胸口活动着,大拇指飞快在其他四根手指的指关节变幻着……
  这分明就是相门的掐算之法,算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占卜之术,我母亲怎么还懂这个,
  是了,我这老妈似乎剽悍了些,以前我还和青衣没有走到对立的时候,他曾经和我说起过,我母亲十岁修道,师承百家,养蛊、养鬼、养尸,无所不能,每半年就要换一位老师,而且在这半年之内,她肯定是将那位老师的所有本事都学会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十九岁养出一只蛊王,二十岁证道天师,二十二岁的时候,也就是我刚刚出生的那一年,证道大天师,以刚入大天师的修为与我爷爷在华山之巅大战一夜,凌晨之际输了一招,让我爷爷都服气,于是她有了魔女的名号,号称九段之中唯一一个能与葛中华叫板的奇才,

  这么说来,她会掐算之法也没什么说不过去了,毕竟曾经师承百家,
  只是,她到底在掐算什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足足过了将近一分钟左右,我母亲才终于又一次睁开了双眼,目光朝自己右手所在的方向看去,沉?了一下,道:“走这边,”
  说着,抬脚就准备走,
  “等等……”

  鬼府散人忙一把拽住了我母亲,看着我母亲,面色有些阴沉不定:“你要入八极诛仙阵,”
  “不入阵,怎破阵,”
  我母亲一扬眉,看着鬼府散人的时候嘴角微微挑起,带着些戏谑味道的问鬼府散人:“怎么,你怕了,”
  “当然怕,”
  鬼府散人撇了撇嘴,理直气壮的说道:“好不容易得了一会儿自由,一转眼交代了不亏,”
  “有什么亏得,”

  我母亲轻笑一声:“你觉得咱们在这?泉水牢里面被囚禁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算是活人,你好歹也是个武人,苟且偷生了那么久,被酆都大帝镇压了那么久,难道就不想破掉酆都大帝留下来的?泉水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