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17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你走吧。”林煜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想在看到你,我怕我忍不住会揍你。”
  师姬向来不是一个吃亏的人,而且有她这一身实力,也不允许有任何人欺负她,她本来就要走,但林煜的这句话,让她猛的回过头。
  下一秒,林煜就感觉到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向自己涌来,这股寒气和黎影的真气一样,几乎是同出一辙,那种阴冷的气息让他毛骨悚然。

  这是他的心魔,极寒真气给他留下的阴影,恐怕只有找到了当年伤他的那个人,才能真正的解决。
  林煜右手向前一抓,一双冰冷滑腻的小手被他抓个正着,这双手很凉,而且从这双手中,有一股真气向自己的体内不时的袭来。
  很熟悉,很惊惧的感觉,虽然当年自己中极寒真气的时候还是个婴儿,但是无数次梦中的经历,就如同是亲身感受一般。
  好在,林煜已经不是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他抓着对方的手,太玄心骤现,圆转不休的太玄心,就好像是一个阴阳鱼一般在林煜的体内急速的转动。
  一股暖流从林煜的手中涌出,直入师姬的手中,太玄心经独有的真气,是一切阴寒气息的无上克星,尽管林煜的手只是握着她的手,并没有对师姬施展出来什么手段。

  但是师姬却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就好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她猛的向后一步移出,然后微喝一声,她的身形急速的后撤。
  后撤的同时,她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手从林煜的右手中抽了出来,她一连退了数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当她抬起自己的右掌时,只见整只右掌鲜血如血。
  太玄气,刚烈无比,正是克制极寒真气的无上克星,所以刚才阴阳两气交汇,师姬猝不及防之下,这才吃了一个大亏。
  她冷冷的盯着林煜,身上一股寒意如同冰层一般的炸裂而开,她已经把自己的极寒真气提到了极限,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一把出鞘的剑,冷的让人感觉到心惊。
  “你师父是谁?”林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我师父,我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了。”似乎是感觉到了林煜身上的杀机缓缓的消失,师姬紧绷的气息,也缓和了下来,她淡淡的说。
  “十年。”林煜笑了笑道:“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吗?你师父又是什么人?”
  “对不起,无可奉行。”师姬冷冷的说。
  “你不说,我问皇甫红去。”林煜道。
  “她也不会说。”师姬盯着林煜道:“她会遵守她的诺言的。”

  林煜看着师姬,师姬也瞪着一双眼盯着林煜,她是一个不服输的女人,性子极倔,良久,林煜才摇摇头,他已经基本确定,伤自己的那个人,和这个女人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惜,这个女人和她的真气一样,冷的像是一块冰似的,林煜觉得,想从她的嘴里问出来点东西,恐怕比登天还要难。
  而林煜也不想为难这个女人,因为毕竟这与她没有一点关系,自己受伤的时候,她恐怕还没有出生,仇恨归仇恨,但林煜觉得,这不能嫁接到她的身上。
  “你走吧。”林煜叹了一口气道:“这与你,没有关系。”
  “而且你练的这个极寒真气,是有一个漏洞的,如果你在一定的年限内,突破不了这个极寒,你会死,另外你的真气有点岔子,回头你去找我,我给你一个方子,你照着吃就行。”

  “你说什么?”师姬微微的一愣,她有些没有明白林煜话。
  “你的月事,是不是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来了?”林煜道:“你是不是每天晚上小腹寒凉?而且真气有不受控制,从丹田里四处游蹿的感觉?”
  第1188章 你怎么知道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师姬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她练功时候出现的问题,因为师父十年不见,走的时候师父只给她留下了一份极寒真气的功法。
  所以林煜一提到这些,她就不自由主的一惊,她不明白林煜是怎么知道她身上的状况的。
  “我是中医。”林煜笑了笑道:“所以你身上有些情况,我能看出来……回去吧。”
  林煜说着,转身就要离开,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师父是谁?”师姬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小时候,准确说是刚出生的时候,还没有满月。”林煜笑了笑道:“可能是因为立场不合,也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有一个人,用极寒真气,伤了我。”
  “半个月的我。”林煜笑了,他用手比划着:“我只有这么长,我生下来的时候,有些弱小,那时候,甚至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师姬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她突然有些可怜起来眼前这个男人了,身为极寒真气的唯一传人,她清楚极寒真气到底有多厉害,她更清楚,这种功法,并不能导致人立马死去。

  而是会诱发人体的各种不适,最好的结果,是痛苦三天三夜之后才死去,但是现在,死,是一种解脱。
  最可怕的是,中了极寒真气之后,反而好好的活着,那样的话,会有更大的痛苦在等着他,因为那会诱发他的六浮绝脉,让一个人遭受阴冷交错的痛苦之后在死去。
  半个月,还没有满月的一个婴儿,这些东西,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而且诱发六浮绝脉,活不过六岁,这六岁当中,每天都会在极度煎熬中度过。
  但是林煜是怎么熬过来的?他是怎么安然无恙的活到这么大,而且还练就这一身实力非凡的修为的?
  他承受过多少痛苦,这是师姬无法想像的,她看着林煜,嘴唇嚅动了数下,但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张开口。
  因为她知道,极寒真气,一向是单脉相传的,而以林煜的年纪,在他未满月的时候,传承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师父。
  师姬简直有些无法想像,自己那个看起来十分和善的师父,为什么会有这么阴损狠厉的一面,面对一个刚刚出手的婴儿,她居然会用上极寒真气。
  “当年的事情,我并不知情。”师姬叹了一口气道:“抱歉,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而我的师父,已经有十年没有露过面了,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

  “但是我想我师父,对于这件事情,一定是心怀愧疚的,或许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问清楚,当年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她会对一个初生的婴儿,下如此狠手。”师姬道。
  “呵呵,或许是吧,或许是她有苦衷,或许她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我觉得,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没有理由对一个初生的婴儿下此狠手。”林煜笑了。
  他边笑边摇头道:“这件事情,一直困扰着我,二十多年了,你知道我做过多少恶梦?你知道每次我在梦中,都能感受到那种冰冷刺骨的感受,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日期:2017-05-2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