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房间却是好看多了,李啾啾把兵都组织起来坐好,认真地学习内务条例,自己也看着,但从他阴沉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并不在条令条例上面。
  齐少将从两个房间前面走过,透过窗户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场面,看到猎人突击队那乱糟糟的场景时,当下心里冷笑:“什么狗屁重点改革试验部队,最基本的纪律性都没有!”
  眼不见心不烦,他回办公室去,开始头疼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
  关猎人突击队的房间里,各个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脸上有悔过的神情。开玩笑,老子们可是跟恐怖分子干过仗干-死过境外雇佣兵的人,就这点破事还能把老子们怎么的。关吧,没两天就得放出去,第十三特战旅还得给咱道歉。这就是猎人们的想法。
  石磊眼珠子转动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慢慢地说道,“打架的时候,好像有一个人没有动手。”
  说着,目光就飘向了金焕明。
  其余人经过这么一提醒就都想起来了,都盯着金焕明看,林雨看过去的目光最吓人。本来这俩就有矛盾,后来李牧帮林雨参合进去,矛盾更大了,到现在都释怀不了。
  金焕明冷冷地说,“是我,我没动手,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是不是猎人突击队的一分子?”石磊慢慢站起来质问道。
  冷眼望着石磊,金焕明冷笑着说,“石磊你不用给我上纲上线,我不跟你们一起违反纪律就不是猎人突击队的一分子了?”

  这话听得大家都摇头笑,用带着同情意味的目光看着金焕明。
  赵一云沉声说道,语气很缓和,“老金,你这话就真的不对了。咱们是一个集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评先进了大家都有份,有功劳了大家也都有份,没理由犯纪律了你就跳出去,是这个道理吧?”
  “呵呵。”金焕明冷笑更深,站起来盯着赵一云说,“你什么意思?说我蹭你们功劳了是吧?赵一云你搞清楚,上次我的个人三等功是我自己挣来的。跟你们有半毛线关系吗?别给我套帽子!”
  杜晓帆忍不住了,他说道,“集体一等功你有份吧?有份就别说了。这个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大家都动手了,你没动手,这不显得咱们猎人突击队心不齐吗?叫人看笑话。”

  “我就纳了闷了,你们哪来的一堆歪理。我保持冷静不参与斗殴就是心不齐了就不团结了?”金焕明瞪着眼睛看其他人。
  林雨扯着嘴角,开始动气了,他是懒得和这种人废话。
  耿帅起身拍了拍屁股,缓缓地说道,“金焕明,大家这么说没别的意思,都是出于维护集体团结。你在连部待的时间长了,但是你也经过新兵连啊,难道连一人犯错全体受罚的道理都不懂?这么说吧,就算你不动手,你以为处分下来就会绕开你一个人?”
  “他显然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太傻太天真。”石磊扯着嘴角说,“我告诉你金焕明,就算是斗殴,今天这事也是集体行为。你把自己放到一边,你想什么呢,这不明显的不把自己当成猎人突击队的一员!”
  金焕明冷笑着,“我不跟你们争辩,功过是非上级自有定论。你们好好反省自己吧,看看你们身上还有没有兵样!”

  慢慢的,背对着他们的李牧站了起来。
  众人都不说话了,目光落在了李牧的后背上。
  金焕明的心情顿时有些紧张,李牧给他的压力就像是大自然中老虎给其他弱势动物的压力一样,由不得你不紧张。
  缓缓转过身,李牧的目光落在金焕明脸上,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追究你不动手的事情,至于你该不该动手,你慢慢想。”
  金焕明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不让其表现出来,努力地作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好让自己看上去是和李牧处于同等的地位,但在弱肉强食的部队里,靠装是装不出漂亮-逼来的。
  “我只想知道,当你听到咱们的功劳被第十三特战旅堂而皇之地摘了桃子之后,你心里在想什么。”李牧盯着金焕明的眼睛问。

  金焕明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这一次对抗之前,李牧他们外出执行任务他看家,时间一长他便形成了一个思维惯性,将自己和李牧等人区分开来。功劳是李牧他们的,跟自己没关系。既然跟自己没关系,那么自己何必关心是被摘了还是被谁摘了。
  “你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集体中的一员,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但你一直讲自己孤立起来。如果是因为你我的私人恩怨,那么我只能说,我高看了你。如果是你的思想没有到位,那么你很有必要放下你以前在连部养成的高人一等的臭架子,好好的听听别人的话!”
  李牧的话一句一字地切入了金焕明的心里,他感觉自己完全透明了,心里那点想法全都被看透了。
  金焕明涨红了脸,怨恨地盯着李牧,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还击,也没有那个还击的底气。
  “是个爷们,就不要藏着捏着,你要是觉得待在猎人突击队不痛快,你可以申请调离,但是你一天在这个集体,你就有集体意识!要知道什么是集体荣誉!”
  李牧义正词严地说道,盯着金焕明,“猎头不在我就是指挥员!因此你也需要知道,什么叫做服从命令!”
  金焕明从来没有被李牧这样训过,此时他才猛然意识到,现如今自己和李牧不管是地位还是气势上,都已经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了。

  挨训,那是必然的!
  “李牧!出来!”
  门被打开,外面有个上尉在喊李牧的名字。李牧转过身,顿了顿,起步走出去。门重新关上,上尉带着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把李牧带走。
  众人急忙挤到窗户那边去看,七嘴八舌地说:“怎么把班长带走了?啊?”
  “是不是要单独关起来?不能够吧?”
  “看这个样子似乎挺严重的。不会是那个少将发飚了吧?”
  上尉把李牧带进了一间屋子,却是会议室,看得出是镇政府开会用的会议室,没准这座办公楼这一层都被部队征用了。

  “进去吧。”上尉站在门口,指了指里面。
  李牧扫了他一眼,走进去。
  “看好了。”上尉对那两名全副武装的兵说。
  “是!”
  俩兵就在门口分别左右一站,就站起了携枪带弹的双岗来。李牧一看这架势,也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要严重,这个时候才开始脑子转起来,赶紧的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地回忆一遍。
  他打量着墙壁斑驳的会议室,在离党旗最远的位置坐下,慢慢回忆着。

  此时,齐少将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和陈韬说话,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陈韬总部高参的身份让齐少将不得不有所顾忌,又是东南军区那边部队改革建设的红人,因此齐少将没有自己出处理决定,而是把陈韬请了过来商量着来。
  “首长,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表示遗憾,实在是对不住兄弟部队啊,那帮小混蛋下手太重了。”陈韬满脸歉意,主动说道。
  日期:2016-06-26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