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35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想不到,他不喝酒是不给面子,韩宝来被众人说得左右不是,只好听凭贺玉娥给他倒了满满一碗,韩宝来天真地说:“我就喝干这碗,行不行?”
  贺玉娥抿着嘴笑了笑:“别说没志气的话。你是男子汉,别说你还不如我们女流之辈。”
  陈建功说道:“这样吧。我们陪你的酒,我们喝两碗,你喝一碗。陪长辈,小韩,你自己看着办。”
  这已经当他是天王老子一样待了。按规矩,他要先敬两位长辈的酒,再跟主人家、同桌的酒友对饮,他数一数,六碗酒!
  韩宝来过不了酒关,他喝了第一碗,感觉心跳在加速,血液全涨到了脸上,头颅变得混沌、沉重。他喝第二碗酒的时候,脸上火辣辣地烫,说话舌头变得笨拙。喝第三碗的时候眼前景物有点飘摇,他们的说笑声,隔了山谷传过来,眼前的一切都有点失真。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一看电话,又是陈汝慧打来的,韩宝来可不敢当着大伙的面接,他站起来的时候几乎给绊倒,好在他强打起十二分精神。
  韩宝来不敢叫她名字,只是说:“喂,有事吗?”
  “宝来,我怕——我——我——真的——熬、不、行、了。我、好、痛——”陈汝慧说话的声音气若游丝,像是垂死挣扎发出的声音。
  “陈汝慧,你坚持住!我马上来,你可不能吓我!我马上过来!”
  陈汝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家子人可怎么办?屋子的人大概听到了音信,虽然避着他们,可他们正屏气凝神地听着呢。
  韩宝来看他们围了上来:“快,陈汝慧出事了!”
  “韩村官,她能出啥事?你看她演戏——”吴小凤没好气地说。
  “别瞎猜!这回是真的,我听得出,她说话声音都变了,肯定是熬不过,她最后想到求助。我得马上去看看。你们继续喝吧。”韩宝来态度坚决,不容置疑。领导带了头,谁还有心思喝酒,那是不想混了。因此一屋子人手忙脚乱齐奔陈汝慧的家。这么多人风风火火赶来,连土狗都懒得叫唤了。
  韩宝来叫门叫得很急,开门的是陈晓萍,吓得样子呆头呆脑地,机械一般开了门,站在原地白眼看着大伙。韩宝来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孩子,没事的。有叔叔呢。还有好多的爷爷、伯伯。不会有事的。”

  陈汝慧痛得滚在塑料拼图上,陈晓东一个劲地叫着妈。吴小凤和贺玉娥看是真的,真不是演戏,两人这才上心。赶紧给她掐人中,给她冲一杯糖水,可是她家又没有白砂糖,只能喝白开水。
  不一会儿,刘艳梅匆匆背着药箱来了,赶紧给她打了止痛针。陈汝慧稍稍缓过神来,刘艳梅才给她听诊。她先说是腹痛,手按着右腹,一会儿往小腹上按,一会儿往腹面腔上面按,仿佛有一个孙悟空在她肚子里翻筋斗、鲤鱼打挺、竖蜻蜓、乌龙绞柱,折腾得她六佛出世。
  刘艳梅压一下松开,松开又压一下,陈汝慧叫她用力压着,压着好受一些,松开又隐隐作痛;要久了,疼痛还能转移到别的地方痛。痛得很诡奇。
  刘艳梅初步诊断是急性阑尾炎,她尚不能确诊,只能打一些消炎针,然后去乡卫生院确诊。
  陈建功看看陈寡妇的伤痛有所缓解,撺掇韩宝来:“小韩,走,饭要吃好。估计吊一瓶盐水应该没有大碍了。”
  韩宝来看陈汝慧面色和顺了,低声问她:“现在好些了吗?”
  “没那么痛了。”陈汝慧双皮大眼往上一翻,看起来有神彩了。
  “吃饭没有?”
  陈汝慧摇了摇头。韩宝来看看表,什么?快到下午两点钟了还没吃饭。哪有不饿出病来的?韩宝来用商量的语气:“陈大哥,要不弄几个菜过来。我帮她煮饭,让老人、小孩子跟我们一起吃吧。”

  吴小凤傻眼了,韩村官明显偏袒陈寡妇,她痛了一下,好像他掉了魂似的,现在要把菜肴全搬到这里来,真是岂有此理!可是,陈建功、姚文广在领导面前比叭儿狗还听话,哪敢违抗领导意旨,连称好好,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男人们做了主,她还能说什么。于是,大伙过去,把一桌吃剩下的美味佳肴全搬了过来。
  韩宝来先给老人家盛了饭菜进去,扶她起来坐着吃,老人虽然人躺在床上,外面的动静她听得分明。她看起来,还是像修为极高的大德高僧,但眼角分明湿润了,喃喃地说了一句:“菩萨保佑。善人终究有善报。”
  韩宝来宽慰着老人家:“大妈,汝慧不按时吃饭睡觉,可能得的是阑尾炎,城里人常得这种病。看看吊完这瓶盐水情况怎么样,要是还痛得厉害。要到卫生院复诊,实在不行,到县医院切除就行了。很小的手术,比过去结扎的手术还要简单。”
  大妈抬起疑虑的眼光,儿媳做手术,谁来照顾这一家子?韩宝来从老人阴沉的脸,紧锁的愁眉,他读懂了她的心思:“大妈,你放心吧。家里的事,我会照顾你们的。我没时间来,我也会安排人过来照顾你们的。”
  大妈相信这个戴眼镜的村官,哆嗦着说:“给你添麻烦了。”
  韩宝来忙说:“大妈,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就是把党的光明和温暖带给千家万户。”
  “好。好。好。”大妈深为感动。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颗向善的心灵,现在吴小凤和贺玉娥照顾着两个孩子吃饭,看两个孩子狼吞虎咽,她俩慢慢体会到陈汝慧的不容易,韩宝来的良苦用心。乡长、书记更不用说了,他俩也是干农村工作出身的,现在正好要表现一下给领导看,他俩帮着劈柴担水,忙得不亦乐乎。
  韩宝来看她家院墙挺大的,后面是竹山,长满了毛竹,虽然是冬季,但显得青郁郁的。她家筑在半山腰上,采用了大量的石材建筑,山上最不缺的就是石头。环境相当幽雅,两头翘的瓦愣浮起在四合的古树当中,古树团着草垛,直堆到枝桠当中,屋前就是篱笆菜园子。“白云生处有人家”,用这句诗形容她的家,更是再恰当不过了。怪不得陈汝慧不想离开这个家。
  庭院很大,陈汝慧在跨院里养了五头黑山羊,黑山羊是放在后山上自由吃草,两头猪是圈养的,一群鸡放在庭院外啄食小虫子,一群鸭放到了小香河;开西侧门出来,就是牛栏,阉水牯牛长毛的“居处”,长毛也不愁草料,它爱吃竹叶,竹叶很高,可以压下来给它吃,它就不会乱走。开东侧门出来,便是一个水塘,还有一摊亮汪汪的水,水塘岸边便是菜园子,隐隐可以看到青翠的蔬菜。
  盐水吊了两瓶,陈汝慧能下地走动,但还是用手压着右侧小腹,明显是治标不治本。韩宝来当即立断,送她到县医院院看看。陈汝慧弓着眉毛,想着家里忙不完的农活,她能离开吗?

  “乡卫生院,不行吗?”
  “肯定不行。刘医师给你打了消炎针,作用不大。看来,只有摘除阑尾了,虽说这是一个小手术,乡卫生院条件还是差了一些。”韩宝来可不看好乡卫生院的医疗技术。
  陈建功说:“韩主任,我派车送你们到县医院。玉娥,小凤,你们村委会干部负责安排陈家妹子的家庭。”
  “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叫韩主任去呢?我去。”贺玉娥怕韩宝来怕犯错误。
  “对!玉娥姐去照顾陈姐再合适不过了。家里的事交给我们,一定会让你们放心。”吴小凤深表赞同,她敢打保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