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34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推着韩宝来坐头把交椅子,韩宝来吓了一跳,他可能比陈博大十来岁,比其他人,他最年轻。他马上推老支书刘老爹坐,刘老爹说自己是本家,主人不能坐首席,首席给客人坐的。韩宝来郑重其事地说道:“两位老爹请上坐,这些天,两位老爹像过去干革命一样风风火火支持我的工作,我心中充满无限敬意。两老请上坐!有两老坐镇才压得住阵脚,不然人心难齐啊!两老就是耍龙头的,我们只配跟着两老舞动起来。龙头耍不好,龙就舞不起来。两位前辈说是不是这个理?”

  姚文广、陈建功看韩宝来的脸色行事,韩宝来是张书记的人,迟早要主政一方,他俩怎么肯放过如此好的结交机会?
  “刘叔、陈叔请上坐吧。请客不如顺客。小韩以后要当自己家里一样,要吃什么、喝什么,你都当自己家一样,有什么拿什么,不要客气。听说,我家玉娥还当了村支书,小韩,你还要多调教她一下,不然会拖你的后腿。玉娥,你以后要无条件地听从韩主任的安排,小韩的衣服,你应该包了。”陈建功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就拿我老婆当自己老婆使唤,韩宝来可不敢看贺玉娥,他已经“使唤”了一回,他知道此刻两人目光相对,贺玉娥脸一红,不是真相大白了?

  韩宝来不动声色地笑道:“嫂子事情繁忙,又放牛、又养羊,还养了一群鹅。我不过忙了村里的事情,回到村委会就是睡大觉,洗点衣服算什么。这可不敢麻烦嫂子。”
  贺玉娥瞪了陈建功一眼,脸颊绯红,赌气似地说:“我可不是专门侍候人的。”
  姚文广吓了一大跳,这句话可是大出原则!要是他老婆敢对上级领导说这样的话,他当着领导的面一个大耳瓜子扇过去。韩宝来会影响他的仕途啊!
  韩宝来平静地说:“是啊,嫂子,村委的工作千头万绪,回到家还要忙家务。我的事,不用你操半点心的。忙不过来,我可以帮你的忙的。我小时候也是在乡下长大,做农活也在行。”

  陈建功差点被老婆的话气得半死,真是没素质的娘们,他当时虎下脸来:“玉娥,韩主任的衣服给你洗,是你的荣耀。我告诉你,以后韩主任调走了,还说起你,乡下有位大嫂曾经给我洗过衣服。念着你的好,你一辈子都受用不尽。”
  贺玉娥反应极快:“好,我们每天当韩村官菩萨一样供着,早上一炷香,晚上一炷香。”
  说完,她自己扑哧乐了。可把陈建功和姚文广吓坏了,这不是一句讽刺的话吗?真怕韩主任恼怒万分。没想到韩宝来一笑置之:“大嫂才是菩萨心肠。我知道你是有口无心的。今天这一餐会不会吃掉陈大哥一个月的工资?我应该出份子钱啊。乡下打平伙,都要出份子钱的。”
  陈建功忙说道:“小韩,说这话就见外了。只要小韩不嫌弃,弄点吃的,那是不在话下。就是怕我和老姚的手艺太差,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土里土气,不合您的口味。”
  “那你不早说。我知道找一个人做,一定合他的口味。”贺玉娥抿嘴一笑,吓得韩宝来忙说:“嫂子是不是回家说我做的一鱼十二吃?那是花哨动作,糊弄那些高雅人士的。我可是喜欢这种大碗菜,味道浓郁。”
  姚文广也诚心相邀:“我家在栖霞岭村,比小香河村要富裕得多。我们村可以说没有没盖楼的。你看小香河村有几栋楼?还是一些土砖楼子。连这个乡长大人,住的还是红砖瓦房。韩主任,邀个日子,到我家看看,我非得让你得满意,喝得满意,还玩得满意。”
  贺玉娥冷笑道:“姚书记,可不兴挖我们小香河的墙根。”
  姚文广哈哈大笑:“小贺,吃餐饭,就把你们小香河的人挖走了?唉,说明你们还没留住小韩的心。”
  韩宝来说:“吃饭免了。以后请书记、乡长大人多给我们小香河村一点支持,我感激不尽了。”
  “听到没有?我们小香河村,他是我们小香河村的人了。”贺玉娥双眸顾盼有神,姚文广鱼泡眼偷偷地瞄了好几眼,咽了好几泡口水。
  “这就对了。”陈建功颇为得意,“小韩,来吃吃这个。你看这个是什么肉?”
  嘿,还玩神秘主主义。韩宝来看样子像香肠,切成椭圆形的一片片,炒得油亮,还有青椒、蒜香味。他嚼了嚼,肉质滑嫩,有点黏牙,还有一股莫名的鲜味。
  “嫂子,这是你熏的火腿肠?”韩宝来一句话,把全桌的人笑喷了,贺玉娥拿筷子要敲他,脸红得发烫。
  韩宝来被笑懵了,他知道陈建功故意拿这道菜来提高宴会气氛。韩宝来又嚼了一片,还是没吃出这是什么火腿肠,他傻不隆冬地问陈建功:“大哥,这不是火腿肠?”
  姚文广来劲了:“韩主任,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这里有个风俗,一定要做十碗荤菜。没想到小陈做完了菜,数来数去,就是九个碗。他一急,就自宫了,把自己的命根子切下来做了一道菜。你没看,小贺很恨你吗?唉,就是这个原因。小贺以后怎么办?这宝贝让我们韩主任当菜吃了。”
  姚文广的笑语挨了贺玉娥几记粉拳,他痛得呲牙咧嘴,但很受用,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韩宝来猜了**分,看这肉片的口径,肯定是牛的命根子。原来,乡下人认为吃什么补什么,那么吃了牛鞭子当然补肾了。这东西还卖得贵,只有有头有脸的人,屠宰师傅才特意留给他。你想想看,一个乡一天能卖一头牛就差不多了,一天也就一根牛鞭,那是供不应求!
  第二个菜,韩宝来认识,不过有这么大一碗鸡睾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看起来像一碗雪白的鼓胀胀的混饨,你咬一口,里面粉嫩如蛋黄,没有任何腥臊味。没想到乡干部把这些东西当奇珍。第三个菜是土蜂蛋。土蜂蛋更好吃了,一口咬下去,里面还有一股香喷喷的汁。第四个菜是老鳖,炖到功夫了,汤汁都膏黏了。姚文广特意将脖子夹给他吃,原来脖子肉是味道最鲜美,吃起来比田鸡肉嫩滑。第五道菜是毛鸭蛋。看起来是一只只未出壳的雏鸭。其实是开孵户的师傅,先用灯光照出那些孵化不了的蛋,有经验的师傅知道这些蛋即使孵化出来也进不了黄,于是给打出来到市面上卖毛蛋,也叫黄蛋。据说是一种高级滋补品。用菜子油煎得焦香,蛋黄特硬实好吃,相当于吃一种烤香的鲍鱼;那雏鸭可以带骨吃了。当然城里人是不敢吃的,好在韩宝来小时候也吃过,觉得一点不恶心。第六道菜是油炸猪崽虫。这虫子炸得金黄金黄的,这是从一种藤里弄出来的。你看那藤有虫洞,你砍下来,然后掰开,里面就有一条一条猪崽虫。油炸出来,味道特鲜美。第七道才是酸椒炒麂子肉。第八道是炖野猪肚。第九道山蘑菇炖野稚。第十道烤果子狸。还有四样蔬菜,四样酸菜。好在八仙桌面宽,有空间给你铺陈,一个菜都不用撤下去。

  韩宝来本不善饮酒。姚文广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小韩,这不是酒,这是山药瑶王酒,里面有二十四种中草药,喝了这种药酒——不说什么祛湿明目,滋阴壮阳。你看我们,常年喝这种瑶王酒,根本不用医生开药方,听说你来这里,身体有恙。嗨,今天你要是喝了这种酒。我保证你,身体绝对扛得住。”
  陈建功也说:“你看,我们村的百岁老人都喝,不说这酒长生不老,起码是长寿酒。”
  陈抟老爹也说:“是啊,小韩,这酒无伤无害,喝下去舒筋活络,放心喝。不是山外面那些酒精勾兑的酒,喝了伤身体。”
  “一碗老酒,一天的威风。”吴小凤抿着嘴笑着说,“主人家弄了这么菜,你不喝,肯定过意不去。主人家还以为你不给面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