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丨警丨察一起看去,那苍狼正在惊慌失措的边跑边回头看,几个丨警丨察就不在耽误,一起往那个小巷追了过去。
  鬼手吸口气,先不管苍狼,赶忙离开了小巷,返回去了。
  这苍狼那里跑的掉,没跑多长时间,他就跑到了小巷的尽头,无路可走了,几个丨警丨察喘着气,也都一起放慢了脚步,一个领头的丨警丨察说:“你跑啊,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
  苍狼睁大了双目,很奇怪的看着丨警丨察说:“你们是丨警丨察啊,天啊,我还以为是要账的,怎么你们就不喊一声。”
  那带头的丨警丨察摇摇头,很不屑的说:“你装,你就装吧,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大早上就干起了入室盗窃吗,你跑的也很麻溜啊,让我们追你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过你跑的过我们吗。”
  苍狼很不解的看看他们,说:“跟我了一早上,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才刚刚从派出所出来几分钟的时间,你们这一早上追我从何谈起?”
  “你小子就装吧。”丨警丨察也都走到了苍狼的身边,但他们很奇怪的是苍狼身上怎么乱七八糟的像是挂了很多蔬菜一样,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不过管他呢,先拷上在说,一个丨警丨察就拿出了铐子,咔嚓的一声,拷住了苍狼,苍狼心里一点都不紧张,***,拷吧,拷吧,一会还得给大爷松开,大爷今天是不怕的,有证人,刚从派出所出来的,你们总不能说我有分身术吧,谁知道你们跟了一早上的那人是谁呢。
  苍狼就被几个丨警丨察逮走了。
  这面鬼手已经是安全的融入到了人流中,再走一会,就看到了一辆出租车,鬼手抬手挡住,上车简单的说了声:“进城......。”
  当萧博翰踏进唐可可在恒道总部办公室的时候,听到唐可可在眉飞色舞,张牙舞爪的对雷刚几人说着过去自己想亲的故事:“那是个帅哥啊,一米八,身材酷似大卫,打电话给我,说下午想跟我见一面,我答应了。不过,当时就感觉此男不太照顾女方的想法,你不知道姐是否有时间就直接杀过来了,这太独断**,扣10分。我到了地方,丫在车里坐着不带动的,打了个进车手势,姐心下不爽,扣20分,还是上车了。然后他说找个地方喝咖啡吧,谁爱喝咖啡了、谁爱喝咖啡了?!扣10分,找来找去找不到,他说,你们难道不出来喝咖啡吗?姐不爱喝,当然不喝了,谁还费事记那些地址。让你多嘴,再扣10分,不给你及格。终于,还是没找到,于是进了KFC,他开门先让我进,嗯,这还行。找了个地方喝红茶就聊起来了,姐就发挥了侃劲儿跟他天南海北的聊,权当遇见一免费牛郎打发时间么,聊完了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从此哇哈哈,相忘于江湖。”

  萧博翰接口笑着说:“一口一个姐啊姐的。现在中年妇女都在装纯情如初,小丫头都喜欢自称老娘。两头不靠的‘姐’不离口。”
  见萧博翰来了,雷刚几人就呵呵呵的笑着离开了,唐可可呲牙就笑,两颗小虎牙蕴含着温柔一刀的杀意,像是逮住一只撞在树上的兔子,颠着小脑袋问萧博翰:“妞,又来看朕了?你没事就往我这跑,是不是看上我了?”
  萧博翰扫视了一眼唐可可的办公桌,桌上文件本簿如纵横交错的梯田,俨然就是国家总理的文案。说道,“是啊是啊,我为你神魂颠倒。”
  唐可可顺杆便爬,“要追也拿出点诚意来啊,姐这样大美女追的人可多了。”
  “多?谁?例如呢?”萧博翰惜字如金。
  唐可可无比自得,却作漫不经心:“例如雷刚啊,他一见我就脸红,说话也结巴,看我会低头,还会偷瞄我,我喊声小刚子,他三秒中之内就会出现。典型的春心徜徉加暗恋。”
  “雷刚啊,他有女人麻痹症,见谁都哆嗦。”萧博翰说道:“他不算,除了他还有旁人没?”
  “太多了,姐天生丽质难自弃。”唐可可很确定的说:“你,我就不说了。还有那个秦寒水啊,他经常利用职务之便,意图对姐进行性骚扰。当个经理,还想搞外遇,我可是良家妇女,我迷死他。被我摧残几回,如今见了我那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温柔的跟个小羊羔一样。”
  一边说一边拿起自己的杯子,拈了些茶注满开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还有苍狼他们几个,一天到晚粘着我,崇拜我,对我言听计从,说晚上睡不着觉,要给我讲故事听,应该是被姐的无双美貌和绝世才华给彻底征服了。”

  萧博翰只能做出信服的姿态:“明白了,你是公司一姐。是个男人就为你倾倒,你一出门交通堵塞,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要一睹芳容。”
  唐可可装不懂,点点脑袋,笑纳了萧博翰的反语,举杯喝了几口茶,润了嗓子又添了活力,再出狂言,言辞斩钉截铁:“如花美眷,一直被人迷恋。”
  萧博翰模仿电影中的语气:“这么拽?”
  唐可可会配合,一拍桌子,叫道:“正是。”
  萧博翰笑不可仰,在很大程度上,幽默需要双方的配合,有一个没有幽默细胞,另一个的单口相声也很难说得下去。
  这样说了一会,萧博翰就想到了过去自己和唐可可的那些风流韵事,相对而言,萧博翰乐于提高别人回床率,更倾向于带有情感心理的浪漫,这会让人更激动,从而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心理上的满足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满足独占欲。
  如果男人只是单纯的生理发泄,那么五龙抱柱、自力更生好了。又或者在菜市场买块肉,墙壁上打个洞,想怎么玩怎么玩,比女人听话多了,还用费尽心思的去找女人做什么。
  所以萧博翰还是挺喜欢唐可可的,但最近这次回来之后,萧博翰明显的感觉到了唐可可和自己有了一定程度的疏远,当然了,这种疏远别人看不出来,也不是工作和感情上的,是一种萧博翰自己能体会的,很微妙的感觉。
  两人见面后,唐可可再也没有了场日对自己特比眷恋的那种眼神了,也有意无意之间的在回避着和自己上床的可能,就像那天和过酒之后,她并没有想过去那样送自己回去,并且,几乎她晚上再也没有到自己住的地方去过。
  这许许多多的变化只有萧博翰自己能体会。
  表现在女人这事上,萧博翰是量小气大,喜欢吃独食,牙刷与女人,他又怎能与人共用?哪怕弃之不顾毁掉、烂掉,也不想他人沾唇、染指。 但对唐可可就不一样了,萧博翰心里一直也是期盼着唐可可有一个好的归属,这一点,自己是绝难办到,自己可以给她钱,给她权利,给她荣誉和骄傲,但名分这哥问题,萧博翰也曾今多次自问自己,恐怕自己很难接受唐可可作为妻子的名义出现,因为在萧博翰根深蒂固的观念里,他对妻子的要求很高的,高的到了唐可可无法逾越的程度。

  日期:2016-06-2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