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33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小凤看韩宝来费那么大劲讲解,她是水浇鸭背,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她是记不住半句的。不过,她看韩宝来操纵了几次,犁了一圈,她便自告奋勇地说:“韩村官,我试试。”
  虽然跟韩宝来打得火热,但田畻上站满了父老乡亲,她敢放肆吗?韩宝来停了机,她也不敢直接坐在他大腿上,而是中规中矩地从稻田绕过去。吴小凤坐上去,发现手脚不知道干什么了。韩宝来指挥她,开启马达,这是动力系统。进入第一步挂接旋耕机……驾驶拖拉机,拖拉机在吴小凤手中跑了起来!吴小凤那个兴奋劲,让她的心嘭嘭欢跳,再加上田畻上的父老乡亲齐声叫好。
  吴小凤一兴奋,转弯的时候,本来随弯倒弯,她没到弯度打了一把,打多了角度;旋耕机向田畻上的父老乡亲冲去,吓得韩宝来呼地一声上去猛拉了一把。不过抓在吴小凤手上,吴小凤没感觉——乡亲们颇有微词。给男人抓了一把,竟然手都不缩回来。真是不知廉耻。有的说,哼,别看她平时那么一本正经,正是风华月貌的年纪,男人不在身边,早就熬不住了。咱们的村官可是百里挑一的人才。有的说,咱们的村官可就比董永有福份。有的问,董永都享神仙福,咱们村官哪有神仙福享?那人说,你懂个屁。董永只娶一个七仙女,咱们村官拥有全套七仙女……

  吴小凤受了惊吓,再不敢心猿意马了,开得中规中矩。韩宝来发出什么指令,她都能正确执行。然后嘱咐她要注意人身安全:“作业中遇到旋耕机因缠草停车时,不可用脚蹬踏强迫旋转,否则容易把脚绞伤。正确的方法是:把动力输出轴的手柄搬到空挡位置,然后用长柄工具清除杂草。 旋耕机工作时,机后面和机上面禁止站人,以防止发生意外事故。”
  吴小凤开得差不多了,就教贺玉娥。贺玉娥学得慢一点,韩宝来不时要停醒她,有时要抓住她的手正确操作,不过贺玉娥还是胆怯地缩手了。她的口碑不错。老乡们就看一点,判断这个女人正不正派。杨玉婵学的时候,也知道缩手,不让韩宝来抓住手。何月姑、柳花明、陈小花、骆雁都没缩手,据此推断,也都是水性杨花之人。
  一个上午的辛勤耕耘,七个女村委干部都学得差不多了,其实跟开拖拉机差不多。不过,这也是技术活,会开并不等于技术熟练。韩宝来还不能放心她们单独驾驶,他要在副驾驶座上把关,一旦操作失误,他也迅速纠正。
  村委要种的是一百一十多亩抛荒的田,先把它犁完了。再搞互助组,给那些没劳力犁的农户犁,当然农户要出柴油。
  中午是在贺玉娥家里吃的饭,因为乡丨党丨委书记、乡长都在他家吃饭。韩宝来脚都踢不掉要与他们碰个面。

  乡丨党丨委书记姚书记、乡长陈建功亲自主厨,他俩下厨要尽地主之谊。老支书刘老爹特别关照韩宝来出汗没有。韩宝来像是他的子孩子难为难情地说:“没呢。坐在副驾驶座上,只有喝西北风的份。哪里会出汗?”
  刘老爹还真不放心地伸手进去,摸了摸他的背,真没有出汗。他才放心陪着韩宝来去陈建功家做客。
  嗬,堂屋里摆着八仙桌,一个十三、四岁的初中生在摆筷子,桌子上摆满了菜,热气腾腾,菜香弥漫整个屋子。陈乡长、姚书记两人还端着大碗的菜从厨房里冒了出来,大冷天,胖嘟嘟的脸上还布满汗星子,书记、乡长两人肥瘦搭配,一个圆大脑袋,一个削尖了的脑袋。可能怕坐不下,贺玉娥只请了吴小凤做陪。再加上两个老干部老支书刘老爹和陈抟老爹。刚好坐满一桌。
  陈乡长、姚书记与韩宝来早就认识,他们在县委、县政府开会,韩宝来是跟在张玉屏县长屁股后面,现在张玉屏升了县委书记,韩宝来便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姚书记肉乎乎的手在身上擦了擦,紧紧握着韩宝来的手摇了又摇,目光如炬,半天才说出一句话:“韩主任,让你吃苦头了。我们没尽到地主之谊,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韩宝来忙说道:“我可不敢惊动你们的大驾。今天搞得这么隆重,要是张书记知道了,我屁股上要挨板子的。”
  “韩主任,这已经是够寒酸的了!你看,没有一样是上档次的。我就是在墟集上转了一圈,没买到啥新鲜东西。这年头,好东西不能落地,一落地被贩子收购了。贩子精得很,嗅觉比猎狗还灵敏。”陈建功说话很爽朗。

  “我要不叫你们乡长、书记大人了。你也别叫主任了。我现在是村官,是你们的下属。我们还是随乡入俗。我叫你陈大哥,姚叔吧。”韩宝来看姚书记起码四十开外了,应该是叔叔辈了。
  陈建功笑道:“好好。不过,你不能叫他姚叔,他是九零后呢。”
  姚文广推了陈建功一把:“什么九零后?我跟你家陈博还同学呢?”
  陈建功忙说:“革命人永远年轻。你永远有一颗火热发烫的心,办事雷厉风行有效率,说话风风火火有热忱,接待群众和和气气有威望。”

  姚文广这被陈建功捧得屁股眼里都是酸的,不禁开怀大笑:“小韩才年轻,养女当嫁小韩。你看小韩,一张明星脸,要高度有高度,要风度有风度,要学历有学历。”
  韩宝来知道官场就兴互相吹吹捧捧,他一到官场就显得威风八面:“你们是前辈,我得虚心向前辈学习。没去拜你们的山头就蹲点了,你们别见怪。我原意就不想惊动前辈,我想埋头苦干,踏踏实实干活。”
  姚文广竖起大拇指:“了不起啊,小韩!我要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按照常规思维,派到这样一个最偏僻、最贫穷的一个山区搞点,肯定要派车送进来。到了地方,肯定要找乡政府带路。你打破了常规,简车轻从,一个人就干了起来。我俩给张书记问起来,一头雾水,什么小韩已经入住小香河村了?我俩一点消息都没有?真不知从何说起。”
  “姚叔别见怪。可能给我添麻烦了。小香河村本来就是她多年来一直蹲点的村,我跟她来过几回,我熟悉路,所以就不麻烦你们了。”韩宝来神秘地笑道,“你俩不知道就对了。你俩知道的话,可能我还要挨批。知道为什么吗?”

  两人大吃了一惊,官场深如海,他俩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两人给憋出汗来了,有时候拍马屁真会拍到马脚上。没想到,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怪不得张书记当时频频点头,脸上并无责备之意,原来其中还有潜规则。
  小韩看他俩憨厚可笑,不禁笑道:“没什么的。张书记的本意是怕我被你们架起来,走走过场。这次,我非得抓出一点成绩来不可,否则真要打屁股。还望两位父母官多多支持。”
  “哦,”两人若有所悟,“明白了。上面要将小香河村打造成我县的样榜村。这是小香村的光荣啊!也是我乡的光荣!韩主任,小韩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