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想起了蛇灵,我忽然记起当时老蛊婆称蛇灵为“龙蛊”,我思索一下,问杨仕龙道,“不知这两大祖蛊。除了麒麟蛊之外,另一种祖蛊是什么?”
  杨仕龙给的答案,正跟我想的一样,就是龙蛊!
  难道蛇灵也是祖蛊?可它本体是蛇,跟杨仕龙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心里很是疑问,不过我也再问龙蛊的事,话题回归到了麒麟蛊上面。
  仔细思索了杨仕龙的话后,我又问他说,“既然麒麟蛊是随着中蛊之人修行增加而变化的。那这人若是停止修行的话,这麒麟蛊岂不是就无法增大了?更何况,一直到天师境界之后,中蛊之人才会化为麒麟蛊,古往今来,天师境界的修士总共才有多少,估计这完全成年的麒麟蛊,历史上也没几个真正养成的吧?”
  杨仕龙再次摇头,叹道。“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麒麟蛊是有期限的,每隔三年,若是中蛊之人境界没有提升,这麒麟蛊便会逐渐的发硬,进而从你身上脱离,寻找另一个宿体……你要知道,麒麟蛊种下之后,便与你血脉相连,根基甚至扎在你心脏之中。麒麟蛊脱落,便意味着你已经死去了。”
  这……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麒麟蛊完全无解?
  我脸色变的愈发差了。
  杨仕龙却又说道,“至于你说的第二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传闻之中,麒麟蛊尚未毒发之时,能不断优化中蛊之人的天赋,对修行实际上有很大的帮助……当然,帮助中蛊之人实际上就是帮助它自己而已。若是中蛊之人本就天赋不错,再加上麒麟蛊的帮助,到达天师之境想必还是有些希望的吧。”
  我更不理解了,“到达天师之境,中蛊之人不是就要死了吗?那为何还要费心费力的提升境界,到最后平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杨仕龙这时候才终于说出了第一个对我有利的消息。
  “传闻之中,麒麟蛊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在成为天师的一刻,用天师剑斩去身上的麒麟蛊,只是斩去之后,一身天师境界也会随之斩掉,能到达天师境界的人,本就年龄不小,失去一身境界之后,多半也活不久了。如此一来,解与未解,又有什么区别?先前我之所以说无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这只是我作为局外人的想法而已,若真是中了这种奇蛊,左右都是个死,总得找个死中求活的办法,也只能拼命的修炼了。”
  听他这么解释完,我心里已经近乎绝望,就像他说的那样,修行不修行,早晚都要面对死亡,至于死中求活。且不说修炼到天师境界有多难,就算到了那个境界,而且成功斩掉了麒麟蛊,最后无非也是苟延残喘而已,修行一辈子的功力全部都被麒麟蛊带走了,自己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这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我声音嘶哑低沉,难听到了极点,又问杨仕龙道,“杨会长。真的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吗?”
  杨仕龙沉默了一会儿,脸色带着略微的犹疑,这才又说道,“我以前听人说过,似乎未到天师境界之前,找到一个天师境界的前辈帮忙,利用天师剑,似乎也能一剑斩去这麒麟蛊,只是那样对天师境界的前辈修行也会有所影响。所以,这种方法也近乎不可能。除此之外,我再未听说过还有其他方法。”
  说完,他看向我的目光更加怜悯了。
  而我,也只能苦涩的笑了起来。
  天师境界的前辈,我连见都没见过一个,更别说还得让人家冒着影响自身修行的危险来帮我,这怎么可能?
  有这个方法,跟没这个方法。根本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杨仕龙又劝慰我了一些什么话,我根本就没听清,只是最后稀里糊涂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坐了下去。
  我茫然的抬头看着周围众人正在努力的进行龙气洗礼,我却忽然对修行没了兴趣。
  修行到最后,一身功力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这有什么意义?杨仕龙总得找个死中求活的法子,但我却不这么想,在死和生不如死之间,我宁愿选择死。
  可我不甘心啊,胖子还在火神庙里生死未卜呢,红影子跟我约好将来还要再见面呢,我父母也在家中,寄望我光宗耀祖呢,我怎能去死?

  一个人呆滞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心里那种万念俱灰的思想逐渐消散了,慢慢的。又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升腾了起来。
  大衍之数五十,尚有遁去的一,万事万物,怎会如此绝对?
  就如同我此时体内的道炁,杨仕龙他们能想象到我足有五条道炁光柱吗?
  他显然不能。
  更何况此时距离天师境界还远,就按杨仕龙说的三年为期,我至少也还有九年时间可以考虑解决这个问题。
  不光如此,根据我的推测,红影子跟我约定的是识曜之时与我相见,红影子的境界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她肯定也能帮我。
  既然如此,我何必现在就心灰意冷?
  杨仕龙不是说,这麒麟蛊随着修行的增长而变化吗?我倒要看看,我这五条道炁光柱进阶点穴阶段,这麒麟蛊能变成什么样!
  如此一想,我摇头将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抛出去,深呼吸几口,念了几遍静心咒,让自己身心全部平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稳定体内的道炁。
  沉浸到修行中之后,一上午时间很快过去,到中午的时候,周围一阵巨大的欢呼声,让我从静谧的修行中清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
  我转头往四周一看,周围广东分会的几个人都在低声的欢呼着什么。询问了之后,先前在真龙脉那里被我帮助过的何博,开口告诉我说,“刚才杨副会长在主席台上宣布午时已过!”
  瞧着他兴奋的模样,我一下子还没明白过来,又问他了一遍,他才疑惑的说,“午时过了,张文非和许书刑还在进行龙气洗礼啊!”

  他这一说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
  龙气洗礼的过程持续的越长。开启的经脉就可能会越多,之前张文非就告诉过我,上一届雏凤会上,叶翩翩足足有了一天半夜的时间,才完成龙气洗礼的过程,让玄学会的雏凤初鸣日史无前例的进行到半夜才结束。
  而何博说的午时,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那就是只要能坚持到这个时候,就有可能开启一条完整的经脉,成为一脉地师!
  叶翩翩那种绝代天才我们不敢想,但一脉地师是一个分水岭,能到这个境界,就意味着你是天才,而到不了这个境界,在玄学一道上,终生基本上就不可能再有多大进展了。
  而此时,张文非和许书刑都没有醒过来,意味着今年我们广东分会有可能出现两个一脉地师!怪不得他们如此的兴奋。

  我心里倒是有些奇怪,张文非有一脉地师的天赋我不奇怪,毕竟出身名门,他师兄张坎文传说就是超过一脉的天赋。可许书刑居然也有可能到达一脉天赋,这就有些喜出望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