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630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他与他们的关系搞得太深,而他本身又是全国人大代表,同时身价有近千亿,富可敌国,在这种情形之下,谁不给他面子?

  只是当前他隐隐约约感到季远大可能有些不妙,这种情况季远大本人也有可能预感到了,不然,他为什么马上将他儿子季帅给送出国呢?
  季帅就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如果没有季远大,他狗屁都不是,但是仅仅是因为有季远大这个老爹,通过他,赚了不少的钱,现在把季帅送出国,大概可能是因为他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敢再让季帅在外面胡来了,所以才让他出了国。
  如果季远大有什么不测,胡永利感到对他会影响很大,必竟他与季远大的关系太深,如果季远大翻了船,他恐怕不保啊!
  胡永利一想到这个事情,便是感到有些担心,因此他便开始想着甩开季远大,与季远大划清界限,但是这种界限却不是那么好划的,俗话说的好,上了贼船就不容易下来了。
  胡永利想了一想,想到最后,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季远大出了事,无非是会有人过来找他问话,了解他与季远大之间有没有进行权钱交易。
  而实际上他与季远大之间没有什么权钱的交易,他只是与季帅之间有生意往来,如果只是这样,就纪委也拿他没办法啊!
  季远大的事情很多,这是他的一个猜测,只是与他之间没有什么金钱上的往来,与季帅之间的关系是维系他与季远大之间关系的一人纽带。
  而季远大只所以不要他的钱,是因为季远大也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想着将来做封疆大吏呢,因此他刚来到江夏的时候还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的。而从那时起,他们两人就是有了接触,季远大帮他的忙,是为了让他的企业成长,然后好让他做出政绩来,同时如果将来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假手他来帮忙,所以,并没有收取他的钱财。
  但是到了现在,季远大也是感到自己仕途无望了,反正封疆大吏是做不成了,眼看着儿子季帅又不成才,所以才纵容季帅去与他合作赚钱,慢慢地就传出了季远大一些负面的消息。
  胡永利与季远大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即使让他与季远大划清界限,他也没法划得清,两个人的成长路线其实是一致的,十年前,季远大只是一名常务副市长,而如今则是成了市长,而十年前,永利公司的年产值不过才几个亿,而现在却是有几百亿了。
  两人一起成长,一个在商,一个从政,两人配合默契,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出事,那将都是一个灾难,胡永利心里没有底,他想了半天,渐渐有了一个想法,只是不知季远大会不会同意。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前往随江市
  胡永利约见了季远大,两个人坐在了永利公司食堂的一个豪华包间里,长久以来,两人经常在这里饮酒作乐,把酒言欢,但是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人。
  看到季远大壮硕的身材坐在那里,胡永利略显瘦小的身材显得更加瘦小了,给季远大倒了一杯茶水,他笑了笑道:“远大,你好像老了。”
  季远大看了他一眼,也是笑了一下道:“你好像比我还老吧!”
  胡永利道:“我老了,我还有儿子接班,你老了,季帅没法接你的班啊!”
  季远大的表情一怔,即而说道:“你说的没错,你这是私营企业,而我这是国家公器,他那个臭小子哪能继承,我是党的干部,听从党的命令而已。”
  胡永利叹口气道:“远大,你现在对党还是比较忠诚的,时刻不忘记自己是党的干部。”
  季远大呵呵一笑道:“那是自然了,没有党,哪有我的今天,我要知道感恩啊,你说是不是?”

  胡永利想了想说:“可是外面有不少你的负面传闻了,你没有觉察到吗?”
  季远大猛然问了一句道:“我有什么负面的传闻?”
  事情往往是当局者迷,季远大真的不太清楚自己有什么负面传闻,但是他知道自己让人给告过,无非是举报他而已。
  胡永利道:“你在江夏这么多年,即使我不清楚你的为人,但是别人不清楚,你老是在这个位子不动,我看杨书记对你也有看法,有关你的负面传闻,当然还是围绕你有贪腐方面的,我是知道你的,但是别人不知道,我建议你离开现在的位子,把自己中意的人推上来,这样对你比较好。”
  一听到胡永利这个话,季远大默然无语,胡永利的问题非常尖锐,可以说是点中了他的要穴,他一心想着当上江夏市的一把手,而不是在市长这个位子上黯然离场,现在让他离开市长这个位子,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老.胡,你会在这个位子干多久?会干一辈了吧?”季远大问向胡永利。
  胡永利笑了一下道:“我也不可能干一辈子,年龄不绕人啊,但我与你不同,你那是国家公器,换了谁都能干,所以你现一定要选出接班人,不要再干下去了,不然盯上你的太多,及时退下来的好。”
  季远大一听,昂然直言道:“我坐得直,立得正,还怕他们盯上吗,老.胡,你不要害怕,即使有什么事也不会连累到你的,你一个民营企业家,谁也没法对付你,你说是不是?”
  胡永利一听,心里一震,看来季远大决心要对抗到底了,季远大是那种非常倔强的人,性格非常强势,能成事,但也能坏事,这是李步刚对他的一个评价,这也是李步刚不敢让他接手江夏市委书记的原因之一,现在季远大依然没有改变这个脾气。
  感到自己无法说服季远大,胡永利只好放弃道:“远大啊,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主要是为你考虑,万事也要有一个退路,千万不能把弓拉得太满,那样容易折的。”
  “老.胡,你今天就是想要我说这个的?是不是奉了谁的命令?老杨的?”季远大蓦然站了起来,看向胡永利道。
  季远大怀疑胡永利受着杨国昌的指使过来向他劝退,因为杨国昌虽然与他同为江夏官员,但是他在,杨国昌工作起来非常不顺手,早有想让他离开江夏之意,李步刚在的时候,他没法发话,现在李步刚不在了,他便想着要动他了。

  一看到季远大误会了,胡永利马上说道:“老季,你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我找你来是我自己的主意,与其他人无关,更与杨书记无关,你千万不要多想,如果是这样,那等我的话没有说。”
  看到胡永利退缩的样子,季远大总算是息了怒,不再提起这事,看了胡永利一眼道:“你今后少在我面前提这些事,我自己心里有数,明天,你跟我再去京城一趟,见一见老爷子。”
  胡永利一听忙答应道:“好,我陪你去,我们还是好弟兄,相信我,我这是一切为你好。”
  日期:2017-01-07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