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7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
  河佛愣了一下,说什么?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没听错,我在跟你服软——屈胖三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对于我来说,胜过这世间的无数,如果你将他的神魂还回来,我可以放弃对华族的插手,然后离开这里,从此之后,华族的一切事务,都与我无关,如何?”
  河佛这个时候终于听懂了。
  他没有想到刚才表现得如此疯狂的我,居然会服软。

  不过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让他放人,这家伙完全就是一脸懵逼,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我没有抓你朋友啊?”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事实上,这件事情,河佛长老应该是躺枪了,他的确是不知道,这家伙满脑门的心思,估计就是放在了去搞不落长老遗孀的事情上了,关于后面的事情,他或许有一些安排,但并没有得到回馈。
  我看向了另外一位被擒住的长老,莫离。
  我对着他,说了同样的话。
  松涛是他的客卿,也是他交待出来的法阵布置者,即便河佛长老不知道,他也应该知晓一些的。
  然而听到了我的服软,寞离长老却是想要拿捏一下,沉吟一番,然后说道:“你今日让我如此受辱,让我有何颜面,再面对族人?”
  我点头,说那寞离长老打算如何?

  寞离长老冷然说道:“你既然如此关心于他,那便自断双手,若如此,我来做主,放你们离开……”
  唰!
  止戈剑再一次出现,这一次它挥出去的剑锋,落在了寞离长老的左手之上。
  三秒钟之后,伴随着寞离长老惨叫声一起出现的,是与兔六一般无二的白骨手掌,上面还有血污的黑色,以及一些筋肉之类的玩意。

  随着兔六的叫声一起出现的,是兔六的笑声。
  这家伙有点儿崩溃了,性格也偏激,瞧见高高在上的寞离长老被我如法炮制,顿时就疯狂大笑了起来,而松涛则伸手过来,拦住了安的香肩,将她往后拉扯过去。
  图兰上前,挡在了安的面前,表达忠心。
  我将寞离长老的左手手掌削成白骨之后,认真地看着他,说你说自断双手,右手是否还要断?
  寞离长老又气又恼,激愤莫名地说道:“蠢货,我说的是你自断双手……”
  我一愣,笑了,说你蠢,还是我蠢?
  瞧见我扬起了剑来,寞离长老慌忙说道:“我蠢,我蠢,别弄了。”
  我眉头一掀,说放人。

  寞离长老慌忙忍着疼,脸上的肌肉几乎都扭曲了,不过还是深吸气,朝着松涛说道:“松涛,放了那孩子吧,不然我们真的就要完了。”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被松涛搂住肩膀的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推开了他的手。
  安问松涛,说屈胖三在你的手中?
  松涛一脸茫然,说怎么可能,我今天一直都在听涛阁闭关修行,都未曾出去过,要不是你叫人过来通知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事儿……
  安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谁的话,而这个时候寞离长老瞧见我又举起了手中的止戈剑来,顿时就急了。
  他冲着松涛大声喊道:“哎,哎,松涛你别这样啊,真不把我们的小命看在眼里?”
  松涛皱眉,说寞离长老,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虽然我现如今已经脱离了你的麾下,不再担当客卿一职,但对于您当初的提携之恩,却一直都记于心中,只不过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如何放人……
  寞离长老顿时就急了,大声吼道:“你撒谎,你个龟儿子,不是你让人递信过来,说陆言他们肯定会去找兔六,让图兰半路掉包,然后把人送到陷空失灵阵中去的么?”
  松涛抵死不认,反而冷笑道:“寞离长老,刀剑面前,生死关头,当真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么?”
  寞离长老说你什么意思?

  松涛说您好歹也是华族长老,位高权重,就算是死,也得有尊严和气度,给我们这些后辈一些瞻仰的气节,而不是屈从于外人的淫威……
  他冷笑着说出这些话来,寞离长老顿时就是脑子一炸。
  十指连心,手掌被削成白骨的感觉,简直是糟透了,兔六崩溃,他又何尝不痛苦?
  被疼痛困扰的寞离长老也从老狐狸变成了一个受伤的老头儿来,愤怒地说道:“松涛,你别以为我不敢揭露你的老底——你根本就不是骊风一族的人,你……”
  他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间从我们的身后,浮现出了一个黑色影子来。

  一点锋芒浮动,却是刺向了寞离长老的后心窝子处。
  快!
  好快的剑。
  倘若不是大虚空术那种瞬间而动的手段,让我有了最为敏感的炁场感应,还真的会被那玩意得了手。

  然而此刻……
  我的止戈剑一转,然后挡住了那一击,随后我长剑一递,扎入了那玩意的身上去。
  止戈剑上,雷光浮动,那玩意吱呀一声,不断颤动,却是化作一股恶臭烟雾,挥散而去。
  瞧见这个,寞离长老愤怒地吼道:“松涛,你个龟儿子,居然敢动用暗影侍来杀我灭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根本就不是松涛,也不是百里鬼行松熊的儿子,你是白狼王,夜先生的徒弟,也是轩辕野的帮手……”
  “住嘴!”
  一直都显得十分淡定的松涛终于恼羞成怒了,他凭空一抓,却有一把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随后松涛没有任何犹豫,也顾不得别的什么,径直朝着寞离长老冲来。
  我看得出来,被莫离在安的面前揭穿一切,这让他很愤怒。
  而就在松涛出动的一瞬间,我也迎了上去。

  我今夜所做的一切,就是此时此刻,在松涛被揭穿真面目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阻拦和帮手的情况下,与他决斗。
  男人,用剑说话。
  铛!
  止戈剑与火焰长剑陡然相撞,发出了我与松涛、哦,错了,应该是白狼王对话的第一声。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之后,我那种诸般意志加于身的巅峰状态早已退却,而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让自己达到那样的兴奋点,所以此刻的我,单纯就只是我自己而已。
  而即便如此,我也有着强大的自信心。
  因为除了意志、思维和信心之外,我与刚才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
  无论是手中的法器,还是身上的修为,都是一般无二的。
  既然之前的我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内将河佛长老、寞离长老给双双擒下,此时此刻,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长剑交击的一瞬间,我与白狼王之间的战斗也打响了。

  而在那一瞬间,我也感觉得到白狼王的强大。
  我不知晓那位夜先生到底是谁,是沈老总,或者什么传奇人物,但我面前的这位白狼王,绝对是一位顶级强者,他与寞离长老、河佛长老这样的华族高层有着很明显地不同,那就是他对于战斗的理解,绝对远远超出他们。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与我一般,常年在战斗第一线中徘徊的人。
  他挥剑之时所释放出来的杀气让我胆寒。
  日期:2016-10-2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