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6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他妈城管这么横!”,人群中话音随着一个硕大的西红柿甩了出来。
  苍狼一伸手就接住了不知从什么地方偷袭的西红柿,一下子火了:“谁他妈砸的!活腻味了是不是!”
  苍狼不屑的神情和嚣张态度一下子引发了苦大仇深的菜贩们的同仇敌忾之心,不知谁煽动了一句,“老少爷们,砸***!”。
  随即爆发出了一个谁也想像不到的场面,只见从四面八方向苍狼站身的地方飞来一层层黑影,西红柿、萝卜、白菜帮、土豆、茄子、胡萝卜、葱头铺天盖地地砸了过来,一位卖鸡蛋的老太太一边砸一边念念有词:“这二鬼子,叫你扣我家车、叫你扣我家鸡蛋、叫你欺负乡下人!”。

  老太太砸了几个鸡蛋又突然省悟自己砸出好几块钱,又开始心疼了,马上作拿定主意,在地上拾了些剩下的烂菜又加入砸人行列。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把苍狼砸蒙了,在身上挨了无数下之后,年青人火冒三丈,腾腾腾几步上前,抓住一个准备扔萝卜的就要开打,可定睛一看,却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一脸风尘配着花白的头发,这一拳就可愣生生地刹住了车。
  萝卜老头瞅着空就抱住了头,顺势滚到地上,嚎起来了:救命呀!城管打人!救命呀!城管打人了!
  这下可弄得苍狼哭笑不得,骂了一句转过身来,看着渐渐围起了圈子,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越来越多,菜贩们逮了个势,看他一个人,倒也都不忙着走了,把年青人围在中间,冷不丁还有人砸过来一两个蔬菜品种,倒是被苍狼轻松躲过了。
  不过看样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苍狼的身上已经看不出服装的颜色,红的西红柿、绿的菜叶、黑的泥、黄白的鸡蛋,整个成了一幅广告画!
  “**,你***还想动手怎么地!!”,苍狼一时怒发冲冠,脚尖一挑,地上的半块板砖仿佛长了眼睛一样跳起来,被他直接伸出左手抓在手里,然后只见他右手握拳,钵儿大的拳头直接砸在左手的板砖上,板砖应声碎成了几块,年青人把手的碎了的砖块往周围人群的脚下一扔,吓得围着他的一干商贩忙不迭地往后退。
  这个苍狼估计是遭了无端被砸,心里也是惹起了真火,他瞪着眼,横着一根指头指着众人,很嚣张、很火大地:“***,你们砸呀!你们打呀!”
  不过他的手指却少了一根,那是当年被颜永剁掉的。
  看得真切的一干商贩一下子停住了手,仿佛一下子被施了魔法似的定身在那里,个别人被定身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未扔出的菜,围了一圈的商贩们倒也真被他一手空手碎砖的表演给震住,要知道,那半拉红砖可是久经考验的,垫在五百斤的车盘下都压不烂,大伙隐隐觉得似乎那里有些不对劲,往常城管欺软怕硬的特征是非常明显的,碰上菜农扎堆,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么横的小子倒是少见。
  “今天你们***谁也别走,今天谁砸的,都给老子站出来,赔老子衣服、赔医药费,是不是看我好欺负,………找不出人来,我他妈把你们这伙土鳖挨个打!信不信我他妈把你们这群王八蛋打趴下…………”

  正僵持着,远处已经传来了“叽喔叽喔”的警报车的声音,派出所离这里只有三公里不到的路程,估计有晨练的看客已经是提前报案了,而且在这周围打架闹事、拦路抢小姐的案子是经常发生,这里的民警也跟煅练了不少,他们的反应不是一般地快。
  “散开、散开!谁在这里弄事!”四名派出所民警提着警棍分开人群,一名好像是带头的民警一下子看见了正在人群中心嚣张地发表演说的苍狼,指着他叫道:“苍狼,怎么又是你,把他给我铐起来!”
  身边两名民警马上从裤腰里抽出手铐,上前扭住苍狼,这次苍狼倒也没拒捕,更没有反抗,反而是很配合的戴上了手铐。
  “嗨!不对!”,苍狼一下反应过来,心里骂自己,经常被抓,戴手铐都他妈戴习惯了,人家来了还没解释就自己戴上了,这不犯贱吗?

  “王所副,不对,今天我可什么都干,我他妈是受害者!这群卖菜的欺负我!”,苍狼对着领头的民警叫嚷起来。
  “苍狼,你是个什么逑货我还不知道!”被称为王所副的民警一看是他倒也放心下来,毕竟不是恶性案件,点了根烟,说道:“你说他们欺负你,谁信呀,你让群众们看看你是个什么德性,看看谁是坏人谁是好人!”,然后看着苍狼,一脸嘲笑。
  苍狼这才省悟,看看周围的人,除了还赖在地上的老头早看清了,旁边的除了四五十岁的大叔就是大婶,偶而有几个年青的,明显地看上去是一脸风吹日晒的痕迹,不用猜都知道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相比铐着的苍狼,瞪着一双牛眼,扎着头发,头发上还流着红的西红柿、黄的鸡蛋,胳膊袖子上隐隐约约还是看到半个纹身,要说他不是地痞、不是流氓、不是坏分子,估计说破了大天都没有相信。

  “我…………我他妈咋这么倒霉!”,就民警看到自己刚才的表现,苍狼估计自己黑锅是背定了,有气无力地说:“王所副,这次我真是冤枉的。” 。
  “少来这一套,你那次不说自己是冤枉的!带走。…………人群散了、散了啊,那个谁,你们几个,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什么什么不想去,不去也不行,协助办案是公民义务…………其他人都散了啊!” 王副所长一派大将风度,指挥若定。
  王所副做了些工作,让围观的人群都散开了。一位民警拉开警车后盖,苍狼很配合地自己就上去了,民警顺势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苍狼心里正火在着呢,骂道:“你他妈踹谁你!”
  “嘿,让你小子嘴硬,等会收拾你………大早上也不让人消停!”民警看上去倒不是生气的样子,似乎和被抓的苍狼非常熟悉,倒不介意,谑笑着啪的一声扣下了后盖。

  苍狼就稀里糊涂的坐上了警车,一路很拉风的到了派出所院子,车门打开后,苍狼直接跳下来,这个刷着白石灰墙的院子对他来说比自己住的地方还要熟悉,他把两手伸到民警面前,踢他屁股的民警像以往一样,给他打开铐子,一脸坏笑,边说着:“老规矩,自己去住单间!”
  苍狼接过钥匙,自已走进派出所所谓的单间,也就是拘留室,像往常一样,他知道派出所一般都是把他做为最后一名录口供的,以往进来,起码要关上一天,直到有人来交罚款才放人,久而久之,派出所里大大小小都认识这位活宝了,都知道每月他都要定时来几回给所里送钱,而且认罪态度不是一般地好,见了民警男的叫哥女的称姐,没皮没脸,打他也不怕、骂他还笑,整个一个无赖相,谁也拿他没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