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5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没有报项部长的名字,但如果项瑾他们在这里买了房子,里面不过十来幢别墅,一个项字,就足以让他们清楚了。
  果然,男子听到项瑾这个名字后,想了一下,道:“你们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男子转身去打电话,另一个则站在车边,防备着。
  过了一会,男子过来,一边拿着手机,一边问梁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梁健。”
  名字对上了号,又核对了身份证,在登记证上签了字,还留了张照片,才终于被放行。车子开进去没多远,就被人引到了停车场。然后便是步行。湖很大,沿着湖边,风吹在身上,很冷。此时,这里已经黑了。暖黄的灯光在树枝的掩映下,没了那种暖暖的感觉,反倒多了几许阴森。
  梁健走得很快,仿佛走慢一点,那个正在房子里的人儿就会没了。
  终于到了。阿姨已经等在门口,看到梁健,脸上依然是掩不住的惊讶,问:“你怎么过来了?”
  梁健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项瑾怎么样,还好吗?”
  阿姨看了一眼梁健,道:“不太好。她和首长今天早上的飞机飞美国了,你不知道吗?”

  梁健蓦地僵住,呆愣地看着阿姨,不知如何反应。
  “他们没通知你?”阿姨皱了皱眉头,说道。说完后,许是察觉出一些什么,脸上掠过一些复杂的神色,勉强笑了笑,立即换了话题:“你还没吃晚饭吧?正好,我正打算做,快点进屋吧,这山里一到晚上就特别冷,不过空气是真好。”
  梁健木然地跟着阿姨进屋,站在玄关处,看着屋内似曾相识的摆设和装饰,梁健忽然没了走进去的勇气。
  “怎么不进来?”阿姨转过身来看着站着不动的他,疑惑道。
  梁健回过神,扯了扯嘴角,苦涩说道:“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不进来了。您多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阿姨愣住。

  梁健往外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事,又扭过身,阿姨还没回过神。
  “项瑾他们去多久?”梁健问。
  阿姨想了一下,摇头道:“不是很清楚。他们没说。不过,应该不会很快。”
  梁健点点头,勉强笑着,道:“知道了。那我走了,您保重。”
  梁健说完就走。他的步子比来时更快,像是在逃。
  终于,走出那木制的篱笆门。他扶着篱笆,喘着粗气,像是溺水的人,艰难的呼吸着。忽然,听到背后阿姨喊他:“梁健,你等等!”
  他吃力地直起身子,看到阿姨快步跑出来,手里拿着一样东西。
  “这个是项瑾让我寄给你的。我这两天忙着打扫卫生,都没来得及出去,就一直没寄。正好你来,就不用寄了。”说着,就将一个A4纸大小的文件袋,递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看着那个文件袋,心忽然像是被一只手给攥紧了,一瞬间,连呼吸都不敢了。
  阿姨见他不动,看着文件袋发呆,有些不解,看了看他有看了看文件袋,问:“怎么了?这上头有什么东西吗?”说完,又仔细将这文件袋前前后后地检查了一遍,道:“没东西呀!”
  梁健回神,努力压抑住心底泛起的浓重恐慌,接过文件袋,道:“没事。谢谢阿姨,那我先走了。”
  他走得更快,这一次,是真的在逃。
  回到车内,小五看到他这么快回来,不由惊讶,问:“怎么了?”梁健没说话,盯着那个文件袋许久才勉强冷静下来,抬头对小五说道:“开车,回太和。”
  小五又是一惊,但后视镜中看梁健脸色不对,便又瞄了一眼放在梁健膝盖上的文件袋。然后默默地启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
  回去的时候,速度慢了许多。回到太和,已是深夜。梁健拿着那个文件袋,始终都是没有勇气打开,最后将它放进了抽屉里。
  刚将东西放好,忽然听到楼下有人在喊着火了,快来灭火。梁健心里惊了一下,冲到窗户边朝下看去,楼下的花园里,某处地方,有明亮的火光正在风中摇曳,有火星子不断地被吹上天空,然后湮灭在黑暗之中。
  虽然那人喊得起劲,不过,火其实不大。花园里大多植物都是常青的,又经常有人打扫,可燃物比较少。梁健看着火很快就被灭了。过了一会,去楼下洗完澡的小五上来了,梁健也就是随口问了一句:“刚才楼下起火,你看到了吗?”
  小五回答:“刚才上来的时候,听到服务员在说,好像是有人在那边烧纸,风把火星子吹了开去,正好吹到了旁边的垃圾堆上,就烧起来了!不过,东西少,火势不大,没出什么问题。”
  梁健听完小五的话,皱了皱眉头,问:“你刚才说起火的原因是什么?”
  小五看了他一眼,道:“有人在下面烧纸。”说着,顿了顿,才继续:“好像今天是陈青的头七。”
  所谓头七,就是人死后的第七天。以前的人迷信,相信人在死后的第七天,魂是会回来的。所以,以前的人对头七这个日子很重视,有钱的都会大肆操办,请些和尚道士念经什么的,希望让死者魂灵早些投胎,投生个好人家,来世安安稳稳,富富贵贵。没钱的,也会在这个日子里,多烧些纸钱,只求他在下面的日子不要太难过。现在虽然经济好了,人的思想也比以前要进步了,但这些东西,还是有人记着的。

  梁健想到了卧室里保险柜中锁着的那个袖扣,还有那个U盘,心情瞬间就变得很差。他看了眼小五,总觉得他刚才说的话,似乎是在暗示他什么。
  梁健知道小五对于他放弃追查陈青的案子心里肯定有些意见。但有些事,梁健没办法跟小五解释。他烦躁地扭身进了卧室。
  夜,从未这般的漫长。梁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反复的浮现一些人,一些事,搅得他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梁健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走到洗手间前的镜子上看了看自己,镜子中的自己,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凌乱的头发,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浓重的眼袋,还有满脸的烦恼。
  梁健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却又没办法将自己心中烦扰了多日的心魔给驱除掉。冷水扑在脸上,彻骨地寒冷像是刀割一样,毫不留情地凌迟着他的皮肤,刺痛瞬间让他清醒了不少。
  洗手间外,吕萍推开了门走进来,将早餐一样一样地放在桌上,整理好后,站在餐车旁,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些犹豫神色。
  梁健出来的时候,她还站在那。梁健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她,之前她都是送了早餐过来摆好后就会离开,等梁健他们走了,她再来收拾的。梁健问:“有事?”
  吕萍低着头,双手绞在身前,喻示着她的不安紧张和犹豫。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没关系。”梁健鼓励了她一句,她才支支吾吾地开口:“梁书记,她们都说小青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是真的吗?”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忽然抬头看着梁健,那双眼睛里的光,竟让梁健有那么一瞬间不敢直视。
  日期:2016-06-26 09: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