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30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吃我的。保证让你们胃口大开。”
  韩宝来的做法确实不同凡响。他把大条的黄鳝切成鳝鱼片,中小条的紫苏炒盘龙鳝鱼;鳅鱼用炭火烤制出来,然后红油煮鳅鱼;田螺剁成喝螺,本来要用清水生两三天才能做菜,可是韩宝来有办法把盖子撬开,刷洗干净。蚌壳的做法更绝了,从中间一刀下去,生生地把肉剜了下来,往滚汤一汆,马上起锅,比海鲜还鲜。
  做事的时候没人来,可是吃的时候,韩宝来发现其她五名村委干部全部到齐了,济济一圆桌,好在五大海碗菜,够大伙吃了。乡下有句俗语:人多就是多双筷子。吃的就是一个气氛,要是柳花明、骆雁两个人陪他吃,真不知道会吃出什么祸来。现在好了,人多眼杂,能出什么事?
  大伙边吃边赞不绝口:“鳝鱼片脆嫩,盘龙鳝鱼煎得金黄焦香十足,鳅鱼辣香,喝螺劲道,蚌壳肉鲜美无比。”
  柳花明的三岁儿子辣得小脸蛋红通通,直淌汗,喝着冷气,还大吃特吃。公公、婆婆更是不消说,哪辈子吃过这种菜?前生世修来的福,边吃边念叨过不停。
  韩宝来做了这么多菜,颇有感触,还是为她们做菜幸福。陈大妈一个劲地给韩宝来夹菜,陈老爹一个劲劝酒。乡下的吃喝风气盛行不衰,但这种气氛,也是人之常情。
  有好菜,有美酒,此乐何极!韩宝来酒量不知不觉在增加,他开始喝一碗有点晕,今晚喝完一碗,脸上只觉得很烫,全身热乎乎。一碗酒下去,一天的劳作,什么疲惫消失殆尽了。
  因为有一海碗喝螺,有功夫消磨时间,大伙是喝喝螺高手,喝得滋滋响;再加上大碗大碗的菜,众姐妹兴致特高。于是,贺玉娥提议猜枚。瑶族人猜枚,喜欢互相握一下手,叫声:“兄弟好”,然后再划拳。韩宝来可不敢握柳花明的手,乡下女子心灵手巧,比起城里妹子的手,少了几分白皙,但更多了几分纤巧、柔弱,还有藕嫩的皓腕,让你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上几口。平时多看几眼,你都觉得害臊,现在要握一握。

  韩宝来伸出手可不敢主动去握,柳花明第一个出马,她也不敢大大方方握,也只是一触即收回,但她手的酥软、细滑,带有丝丝细汗,还有异性接触的一激灵,让人怦然心动。韩宝来先猜不过她们,后来他摆正了心态,竟然跟她平分秋色,两人各喝了半碗,总算过关。
  握着、握着,他们的手握得很自然了,猜得很疯。你七我八,大声吆喝。劳动之余,这便是最好的娱乐。贺玉娥的手最细嫩,汗津子也最多;杨玉婵的手腕上汗毛,不过手还是软绵绵的,娇弱无骨,她男人蒋晓勇是砌墙师傅,十分能干,脏活、重活、粗活他都包全了,可能滋养得好。何月姑是那种白骨精的手,看起来无肉,握着生痛,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读过初中,能算账。陈小花是削葱指,又白嫩又圆实,她老是害羞,现在脸红得搽了胭脂一般嫣红。骆雁的手略有点黑糙,正应了那句话,骄傲的孔雀长着两着丑陋的脚,她的皮肤有点粗嘎,并不代表她脸蛋不俊,肌肤不水嫩。骆雁老公是包工头,一个家的重担落在她的肩头,当然手糙了点。不过,握着还是不想松开,热乎、有暖流。

  吴小凤的手指灵巧,袖子卷了上去。胳膊上端的肩膀露得恰到好处。羽绒衣服是米黄色,光泽柔和。她抬起手腕,那连着圆润的肩膀的脊背有些隆起。肩膀的弧形和脊背的隆起,划出了弛缓的波浪。从后面稍微斜望去,从肩膀的弧形沿着细长脖颈的肌肤,用梳拢上去的后项发,划出鲜明的界限,黑发仿佛在肩膀的弧形上落下了光的投影。吴小凤轻轻地握住他的手。韩宝来看到吴小凤的指甲修剪得非常漂亮,乡下女子不会涂指甲油。指甲修剪着合适。吴小凤的手一挨近他便舒展开来,那又短又宽而且又薄又透着红光的手掌,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形状美,与他自己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韩宝来脑子里浮现诸如内侧斜纹闪光的贝壳、妩媚凝香的玫瑰花瓣等,手掌比又脆又小的贝壳和又薄又小的花瓣,显得更加透明清澈。而且令人感到是一种朴素的美感。她每日每夜真诚地磨练着素朴之美,渗透到对她的敬重里。

  韩宝来虽然心情舒畅,多喝了几杯,可是也不胜酒力,感觉头晕乎乎地。起身要告辞,可是这帮女将怎么可能放走她们的主将,团团将他围住,硬是不放他走。
  原来,老人家喝几杯酒,酒力上冲,加上白天的劳作,眼皮子粘乎乎地,显得神倦意懒,都离席回家安睡了。韩宝来酒兴也发作了,说话舌头大了:“姐、姐妹们,今晚到、到此为止吧。明、明天还、还要继续完成耕田任务。我、我教、教你们开、开旋、旋耕机。”
  “你现在教啊。”柳花明喝了几杯酒,脸红得跟烧红的铁板似的,泛着红光,手拽着韩宝来的一只胳膊肘儿,头发痒痒地触在他脸庞上,气息暖暖地熏染着他。
  吴小凤白天还斯斯文文,现在酒兴上来了,猴在韩宝来身上,妖里妖气地噘着小嘴说:“宝来,再划一会儿嘛。你连输三拳,我帮你喝一杯。好不好嘛?”
  贺玉娥抓住他的手,脑袋在空中晃荡,眼睛火辣辣地乜斜着他:“兄弟好!五魁首、八匹马……”韩宝来嘴里含糊不清,他都没喊出口就输了。贺玉娥一只手攀着他脖子,一只手灌他酒。
  韩宝来起身想突然围出去,可是平时很乖的七个女人,现在变成了一群盘丝洞里的妖精。一半是借着酒风,一半是积聚心头的情愫,韩宝来酒醉心里明,他要突围,他脚步趔趄,撞在哪都是软绵绵,摸在哪都是滑腻腻,意识里窜起熊熊火焰,烧得他晕头转向。七个女人歪歪扭扭,跟韩宝来拉拉扯扯,嗲声嗲气撒着娇:“再喝一碗嘛。再划最后一次嘛。要嘛。最后一次,来嘛……”
  划完这次,永远还有最后一次。韩宝来被灌了一碗又一碗,灌得他眼前分不清东南西北,产生幻觉。后来,感觉陈汝慧过来,拉着他腾空而起,在云端里飘啊飘,一会儿她隐在云端,一会儿她从祥云中露出脸向他招手。他脚下有火箭动力直冲过去……一会儿跳出一个狰狞的妖精,全身披甲,青面獠牙,张着血盆大口,手持招魂幡,一摇旗子,天昏地暗……吓得韩宝来大喊:“陈汝慧救我!陈汝慧救我!”

  第二天,天麻麻亮的时候醒过来,堂屋里的炉火熄了,冷得大伙瑟缩成一团,挤成一个孵鸡窝。她们清醒过来赶紧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一声不作,拢拢头发走了。没人理睬韩宝来,韩宝来清醒过来,他感觉头昏目眩,但还是强撑着回村委睡觉去了。
  韩宝来睡醒过来,日上三竿,也没一个叫醒他。他起来洗漱,对着镜子梳了梳乱发,喷了一些摩丝,梳了一个后翘的发型,戴好眼镜方开门出来。略有卷曲的浓密黑发,向后倒梳,呈波浪形滑向脑际,衬出他五官的清秀白净,戴上眼镜,更显得书卷气十足。
  七个女人早等他了。瞟了他一眼,粉脸显得沉静,都低垂了下了头,像是犯了错。
  韩宝来看桌子上放着一碗面,面上盖着荷包蛋,还有酸辣子鳝鱼片,肯定是昨晚吃剩下的。韩宝来喝罗喝罗吃了一个一干二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